大量甜品

故土沒法跟隨我意願,異國沒法消除我睏倦。|愛寫詩、喜歡香港的大陸學生 郵箱:zhangyanmeng4@gmail.com

“必须要有人”

發布於

懦夫们倒不是怕几位医生,他们怕的是知道真相的人民,怕的是传播真相的你我。

所以当有人说出“老子到处说”时,他们开动审查机器拼了命地屏蔽。


“老子到处说”,“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假的,全都是假的”这样的话语从普通人的口中传递出来,占据舆论。这是他们怕的,他们怕人人都开始说人话,他们怕自己控制的语言系统被人民解构、被夺走控制权。


人民不会忍太久,机器也不会每次奏效。


武汉的医生冒着压力也要接受采访,就像他们在最初的时刻被要求封口时的压力一样。艾医生可能已经做好准备,未来会被秋后算账。但她已经忍无可忍了。


还记得吗,记者收到艾医生同意采访的短信是三月一号凌晨五点,半小时后她的同事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医生去世,两天后眼科副主任梅仲明医生去世,而一个月前,同一科室的李文亮医生去世。


她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压力,非常严厉的斥责”,“那次谈话对我的打击很大、非常大”,“回来后我感觉整个人身心都垮了”,“后来所有的人再来问我,我就不能回答了”。但是这次她在一号凌晨五点给记者发了接受采访的短信。


毫无疑问她未来会继续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因为我们羸弱的最高位的法,既保护不了她,也保护不了健忘的人民。


人物把她的话,原话,“老子”都写出来了,在郝领导造访当地的消息发布前两小时。一个多小时内被全文转载,至少有几百万阅读量。不到两小时,原版被屏蔽。自此开始,朋友圈不断刷屏,各种语言和版本的文章重新被接力传播,而这已经超出了原文本身的意义,作为一种接力,它向永远慢一拍的审查机器抗议和蔑视,它表达了人民为了知道真相和传播真相的决心,这一次我们不会善罢甘休,忍惯了一如既往的审查,这一次忍无可忍。


在无所不在的审查面前,人民抱住想象力。


这一次我们有太多的忍无可忍,因为人性已经无法再被恐惧压抑,我们终究是会愤怒的人。


记住这些时刻,我们真正地成为一次人,愤怒,坚持说人话,说真话的时刻。


记住他们因为我们真正地成为一次人,愤怒,坚持说人话,说真话而恐惧的时刻。记住他们因为更大的恐惧而往每户人家送两名管控人员的时刻。


艾芬医生,已经准备好了“牺牲”,希望唤醒更多的沉默着的人。当她目睹身边最亲最敬业的同事因为谎言的代价而接连离开,她做出了无悔的选择。丧钟都是为我们鸣的。

􏱔􏵱 􏱢􏰄􏾏􏰧􏰹􏱼􏵴􏳴􏰏􏹇􏹈􏵱􏱢􏰄􏰏􏰶􏱳􏲶􏾐 􏹇􏹈􏵱􏱢􏰘􏰱􏰃􏴚􏾑􏰏


继续选择熟视无睹的人们可能已经无法得到原谅了。而必不会停止的灾难降临时,他们不会被豁免,不会被同情,更不会被拯救。


“没有人在任何场合跟我说表示抱歉这句话。”“但我依然觉得,这次的事情更加说明了每个人还是要坚持自己独立的思想,因为要有人站出来说真话,必须要有人,这个世界必须要有不同的声音,对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