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

汉人的恐维症

發布於

(繁體文本在分割線後)

看到了SCMP上面湖玛父母的报道,也看了BBC对再教育营的采访,对于新疆的这些所谓的再教育营,我本人感到荒谬而愤怒,虽然我也不知道我能做什么。

然而大多数的汉人,就算他们知道再教育营里发生了什么,可能他们仍然会支持北京政府。

对于维吾尔人及其他新疆少数民族的形象,汉人民间的甚至印象要比官方的宣传更为不堪。我小时候生活在南方沿海的一个小城市,有一些新疆少数民族卖羊肉串小吃。家里的长辈一直教导我不要接近那些摊档,因为这些新疆人很凶,会强买强卖讹诈顾客。时不时也会听到邻居讲哪里哪里有新疆人抢劫了,叫我们见到留胡子带小帽的人尽量躲远。

出现这种印象,我觉得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维人及其他新疆少数民族的相貌,跟其他地区的人比起来确实比较分明,所以真有一两个人做什么坏事可能会在旁观者的脑海里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一个维族人抢劫,路人很容易就记住那是个维族人。反过来如果是一个湖南人江西人四川人河南人干的,路人很难知道是哪里人。第二个因素,客观来说,可能在两少一宽的大政策下,地方警方对少数民族的抓捕和定罪时比较宽松,也就给一小部分的惯犯提供了很多空间。

在社交网络开始普及之后,有两个散播极广的事件,在汉人舆论中制造了对维人很不利的印象。一个是切糕事件,另一个是昆明火车站的砍人事件。当汉人在潜意识里逐渐把维人等同于潜在暴徒的时候,出于保护自身安全的自私的考量,很容易就会抱着宁可杀错不可犯过的心理。

我无意讨论造成这种恐维症究竟是谁对谁错。令人担心的是,目前在新疆的再教育营政策,虽然维持了表面的稳定,但在深层肯定在新疆的维人与汉人直接埋下了更深的对立和仇恨。一旦有一天,中共的暴力机器不再强势,新疆会否会像后共产时代的前南地区波斯尼亚科索沃一样,出现大规模的种族骚乱和相互屠杀?

最后提两个问题,看这篇文章的汉人也可以坦诚地讨论一下

  1. 在你成长过程中,有没有在家人朋友听到对维人不利的传言
  2. 假如你在街上遇到一群维人,你会不会有意识地避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到了SCMP上面湖瑪父母的報道,也看了BBC對再教育營的采訪,對於新疆的這些所謂的再教育營,我本人感到荒謬而憤怒,雖然我也不知道我能做什麽。

然而大多數的漢人,就算他們知道再教育營裏發生了什麽,可能他們仍然會支持北京政府。

對於維吾爾人及其他新疆少數民族的形象,漢人民間的印象甚至要比官方的宣傳更為不堪。我小時候生活在南方沿海的一個小城市,有一些新疆少數民族賣羊肉串小吃。家裏的長輩一直教導我不要接近那些攤檔,因為這些新疆人很兇,會強買強賣訛詐顧客。時不時也會聽到鄰居講哪裏哪裏有新疆人搶劫了,叫我們見到留胡子帶小帽的人盡量躲遠。

出現這種印象,我覺得可能有兩個原因。一個是維人及其他新疆少數民族的相貌,跟其他地區的人比起來確實比較分明,所以真有一兩個人做什麽壞事可能會在旁觀者的腦海裏留下比較深刻的印象。一個維族人搶劫,路人很容易就記住那是個維族人。反過來如果是一個湖南人江西人四川人河南人幹的,路人很難知道是哪裏人。第二個因素,客觀來說,可能在兩少一寬的大政策下,地方警方對少數民族的抓捕和定罪時比較寬松,也就給一小部分的慣犯提供了很多空間。

在社交網絡開始普及之後,有兩個散播極廣的事件,在漢人輿論中制造了對維人很不利的印象。一個是切糕事件,另一個是昆明火車站的砍人事件。當漢人在潛意識裏逐漸把維人等同於潛在暴徒的時候,出於保護自身安全的自私的考量,很容易就會抱著寧可殺錯不可犯過的心理。

我無意討論造成這種恐維癥究竟是誰對誰錯。令人擔心的是,目前在新疆的再教育營政策,雖然維持了表面的穩定,但在深層肯定在新疆的維人與漢人直接埋下了更深的對立和仇恨。一旦有一天,中共的暴力機器不再強勢,新疆會否會像後共產時代的前南地區波斯尼亞科索沃一樣,出現大規模的種族騷亂和相互屠殺?

最後提兩個問題,看這篇文章的漢人也可以坦誠地討論一下

  1. 在你成長過程中,有沒有在家人朋友聽到對維人不利的傳言
  2. 假如你在街上遇到一群維人,你會不會有意識地避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