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mpC

台灣人/00後假港仔 喜歡廣東歌和電子音樂 New Age入門者

恍若隔世-黃耀明的音樂與時代

發布於

不知不覺間,習慣了搭公車時把耳機開到最大聲,而音樂則是習慣了選擇黃耀明的歌,下一站天國、汕尾以南或罅隙。

盡是一些夢幻、或者說在俗世間幻想的歌,明知道是幻想、是半夢半醒,在音樂結束時,卻還是會有莫名的失落,時間、空間都停止了,掠過我身軀的只是我自己的呼吸。

音樂和時代的恍若隔世

恍若隔世,有人這樣形容他的歌和他的聲線。

2000,甚至2011、2018,離現在的香港和內地而言,都是恍若隔世,對明哥亦然。從馬照跑舞照跳盛世的醉生夢死、燈光糜爛,他會受邀參加內地傳媒大獎,到今天的一無所有、身處黑暗而無懼怕,他內地被封殺,在香港只有少數音樂人敢和他合作。

他的歌和他本人確實記載了時代。

回歸後的預言家,沒有失準

回到2000年,他的音樂給人恍若隔世的感覺,填充、愛的教育,看似帶著少少反烏托邦味道,實是反應時代甚至寓言。

「識得春和秋中 填夏與冬/但喜歡填不知道」(《填充》歌詞,2000,周耀輝作詞),除了表面上反應學生成為「考試機器」喪失思考能力,在回歸後的第三年推出,讓人聯想到《美麗新世界》裡對於階級的洗腦教育。而港版國安法後再聽,2000年時只是聯想過多的內容,居然成為了真切的恐懼。

「你教我要信奉神 那裡有教我怎去相信人」(愛的教育歌詞,2000,林夕填詞),2000年時可能是諷刺香港對於情慾方面的教育及態度過於保守,但今時今日再聽,一種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的情境浮現眼前,或者也可以說是內地和香港的情景。學校教育中,只教導如何相信那個掌控過去和未來的「神」,卻忽視了和自己一起生活的「人」。也或許明哥和林夕當時就是暗示本以為會是2047到來的時代的光景。

身上的世紀末氛圍和現時的末世紀

往1995年回歸前推出的越夜越美麗的大碟看,第一個創作反應世紀末氛圍的歌,《下世紀再嬉戲》、《天國近了》中的態度,醉生夢死、嬉戲到最後一秒,讓大眾在混亂中找到一種消極的逃避方法,因此讓他紅遍香港和台灣,成為媒體和頒獎禮的寵兒。

但到了2020年,他大概是這個時代最早發現末世紀事實並試圖去反抗的人之一(「不如我哋睇下可唔可以喺呢個法律之中搵到一啲罅隙去創作」),《自由之夏》中的那句「能令世界改變初衷不變/你我都未枉命中這一戰」(林夕作詞,2020),提醒了努力中的香港人不要灰心喪志,卻無人敢在媒體版面上讓它出現。

一次的世紀末和一次的末世紀發生在他身上的反應和媒體的態度,或許就足夠我們看清社會和政權帶來的現實。

小結

本人不才,就大時代方面現在大概只有本事寫出、分析出這些,但黃耀明的音樂絕不止如此,希望看到這篇文章各位,可以在聽他的音樂時多思考,一起找出末世的因應方法。

最後 香港人加油

氛圍

出借之後(二):時代那麽壞,名字那麽大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