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u

山中一日

發布於
修訂於

昨日與友人壹同去山裏走走。本是為了散心,穿梭在壹片片甘蔗田中,我的心中卻莫名驚惶,恐是臆想甚多,不能靜心體味寧靜自然的生機。

爬上山頭,站在壹株老槐樹下,能眺望到遠處半山腰的壹處村落。山的那頭,仍就是山,不過,相比於腳下的山,更添高大威嚴。雲南的山,是連綿不絕且不怒自威、令人敬畏的。

擡頭打量眼前的景色,這裏的天藍得極深,萬裏無雲,像隨時準備奔瀉而下的海水。山巒巍然,與天相接。與西北相比,這裏的山充滿生機。與黔相比,似乎又少了些精致的曲曲彎彎,透著點兒蒼老與浩茫。我木然佇立,打量著這山,靜聽著松濤鳥鳴。我對友人說,妳看,這樣的山確實只有水墨畫才能表達其悠然。友人莞爾,西方畫匠整日埋頭構思透視,中國古代文人墨客創作於遊山玩水間。

面對這莽莽群山,我腦海中竟怪異地浮現出朔風凜冽的塞外西北,殘陽映照下的那座道士塔。壹種沈重的氣壓籠罩全身,使我無端喟嘆。千百年的敦煌藝術落在目光呆滯、畏畏縮縮的王道士手上。而這片土地上成長的孩子們,他們的教育何嘗不是落在“王道士”手上呢?或者說,這大山深處的每個人的命途何嘗不是落在無數個“王道士”手上呢?今日之中國,有多少“王道士”操弄著手中的權柄,把普通人的生命視同螻蟻呢?壹個民族踏著歷史的煙塵錯步往前,壹個個“王道士”選擇了這路途,這路途上又滋生出無數個愚昧的“王道士”……

遠處的村落裏燃起裊裊炊煙,此刻多少“王道士”的辦公桌上也正縷縷茶香。下山吧,至少大地是誠實的,山是山,水是水,肥沃的土壤孕育飽滿的作物,貧瘠的土地結出幹癟的果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