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veilcat

視覺文化研究

看完【幻爱】之后的小小幻灭

也是事前经由评论筑建了一些期待,和我预期中的打破爱情的常规面貌,感认不同的精神状态完全不一样,太实在了,具体的人,具体的世俗的爱,但又完全不是纪录片一般的日常平实,有一种稍加修饰的却难逃刻板猎奇想象的演绎。两个美丽值得凝视的身体之下,是一些陈腐的社会观念,尤其是精神病灶之外的贞洁观念,保守的性观念(处男以纯爱拯救欲女?)。对于心理医师和病人的禁忌之爱,我其实没有太抵触,但J看完着实愤怒,他说这样的医生是要坐牢的,因为她明显是在利用、侵犯病人。他觉得既然要开启关于精神病人的情感这个话题,就要严肃对待,影片的处理太浪漫化精神病症,反而会造成破坏性的效果。我理解他的愤怒,尤其是其中一幕,有思觉失调的阿乐同时看到幻想中的欣欣和现实中的叶岚,都在告诉他自己才是真的,才是爱他的那个人,阿乐完全处于崩溃状态,这种混沌暴力让作为观众的我也着实痛苦,采用蛮力(或者是言情戏剧中常用的爱之力)让困惑的人更加困惑,想必不是专业的心理干预。 故事结局,叶岚放弃专业的身份,希望以爱人的身份来“拯救”阿乐同时也是缺爱的自己,表面上十分具有爱的牺牲和超脱,但细想也很恐怖,尤其是在阿乐口中,“爱我就永远不要离开我”这种唯一的纯粹的爱情前提下,精神病和爱情的复杂性,都被大大简化了,浪漫化了。

放映结束之后,观众和导演交流,有人提出对于结局的问题,想知道是否是happy ending,导演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说取决于你对于爱情的看法,有观众直言,自己相信爱情的力量,希望他们这么好的两个人可以在一起。这种对于爱即是纯爱的置换 ,爱情可以治愈一切的童话般的处方(这里还有人之可爱与否,“好的人”的电影常规设定,好像只有可爱的,美的人才值得爱与救赎),正是掩盖了以爱之名的占有、剥夺和破坏性,片中对于二人病症的溯因皆指向原生家庭的爱的畸形,但这种单线的归因也忽略了整个社会的病态结构诱因。印象中相似题材的《一念无明》处理得更好,对不同社会空间和人际关系的压迫感着墨更多,也更清晰的描摹了爱的无力和反噬。

疫情期间的电影院渐渐恢复上座率,大家戴着口罩,观影期间的饮食声音也几乎没有了,紧绷的神经也许只在大银幕的时空里能够松懈片刻。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种对于爱之超脱和救赎的向往和现实的压抑与无路可逃也是交相呼应的,我也偶尔会有自己正处在一个极度现实的噩梦中,第二天醒来一切将会不同的幻想。如果幻想之爱最终将走向幻灭,我们,当已被我们自身的弱点抛掷在这种幻境里面,除了“爱”,还能依靠,追寻什么?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