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城墨客

一位有日本夢的年輕人,在這裡分享我的角度下的世界。 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夢境紀錄】欣賞表演的一天

7/6下午,準備睡個午覺的我,夢了個夢

太陽東升,又是個一天美滿的開始,11樓的晨光風景依舊如此的迷人,今天一家四口打算一起度過週末時光,聽說3樓有表演可看,好像是某名人的相聲表演,聽起來不錯。


被挑高且突出的3樓容納了巨大的展演廳,這個凸出非常的明顯,從社區外面看就像是塊突出的積木,回到室內,舞台的前方有個很長的紅毯,長的很異常,兩側有看起來很貴的大音響,很像是學校裡會出現的那種舞台,就是與體育館並用的那種。

「但等等這不是我的社區嗎?」抱著懷疑的我心想。

雖然忘了為什麼社區有如此專業的表演聽,但總之可以打發下午的空閒時間了。我媽呼朋引伴的技術也從來沒有減弱,依然揪到了一群親戚朋友準備來一同欣賞,表演開始前,展演廳已經坐滿了人群,社區的住戶幾乎都來了,畢竟是名人演出,想將看到名人的心情炫耀到Instagram上,這種虛榮心對現在的年輕人想必是不可少,當然我妹也是,她是個在Instagram上有個很潮的朋友圈的人,經常追逐潮流、時尚,尤其是韓國方面。表演都還沒開始,她就拍了許多照片上傳限動,分享我們社區這個奇特的展演廳。


表演即將開始時,場面被怪異的叩叩聲打斷,可能是叔叔一家沒有電梯的磁扣,所以在一樓的鐵柵欄門外敲吧,還真是大聲呢。我爸媽派出我跟我妹一起搭電梯下樓接待,社區的電梯十分古早,是以滑動的鐵柵欄當作電梯的門,在樓層間移動時還可以看到大樓的水泥結構,電梯下樓時,整個電梯廂都在晃動,比暈車還不舒服。雖然展演廳在三樓,但由於三層樓都是採挑高製作,所以到一樓的速度並沒有想像中快,等待電梯與電梯行間,妹妹想當然的都在社群軟體間遊蕩,享受她朋友圈分享人事物。

「好像很久沒跟妹妹聊天了」在電梯行間的我這樣想。

小時候,我跟妹妹都睡在同一間房,每天睡前,我都會跟他聊聊當天在學校發生的有趣的事,我們可以從互相猜對方喜歡班上的某某某,一直聊到班導的眾多怪癖,讓睡前多了一些歡笑,但自從搬到了這個新家,我與她的互動也因為分房的關係降到零點,或許是因為我們都長大了,喜歡的事物不同,又或許是科技帶來的冷漠也說不定,說到底,現在的我們似乎真的不像是一對兄妹該有的樣子。這樣的思緒在電梯到一樓後停止。


在電梯門開前,我看到小堂弟在鐵柵門外揮手,他經常這樣興奮,電梯門滑開,在走向門口的途中我發現了一些異樣,明明是一家五口的叔叔家,但在他們後面卻多了一些陌生的身影,或許也是訪客吧,畢竟今天有名人撐場,我毫無猶豫地打開了柵門,迎面而來的叔叔一家、兩個戴面具的人和一個被蜜蜂團團圍繞的...人?

他們跟著我們和叔叔一家一起往電梯走去,在路上我仔細揣摩著他們的奇特打扮,兩位面具人穿著連帽黑斗篷,而另一位因為繞著他的蜜蜂太多,我完全看不到裡面包著什麼東西,連是不是人都不確定,一位面具人很明顯戴著傑森的面具,而另一位則是鬼臉面具,而蜜蜂那位...,想到一半,兩個面具人就毫無猶豫,同時對著嬸嬸、堂哥和小堂弟揮斧砍去,就這樣,鮮血揮灑在了大廳地面,剩下的幾人不約而同地迅速跑向電梯口,當我回頭往警衛亭一看,發現裡面的警衛卻消失了,我想也已經遭受毒手了吧。

一陣混亂以後,我們回到電梯裡,在電梯裡卻不見堂弟的蹤影,但我們依舊匆忙地按下三樓的按鍵,試圖到展演廳尋求一些幫助,殊不知,面具人們卻搭上了我們隔壁的電梯,一同地往三樓上升,在電梯門開前,我看到表演已經開始,這時候製造混亂,殺手不一定會往我們家人動手,所以應該能讓剩下的家人們全身而退吧,電梯門滑開,我大喊著:

「有殺手來了!你各位快逃啊!」喊完這句話後頓時心裡安穩了許多。

可是情況卻不是朝著我想像的方向發展,我的喊聲在廳堂裡迴盪,回頭的卻只有我爸媽,其餘的觀眾一動也不動、若無其事地繼續欣賞表演,還沒來得及產生疑問,面具人們的電梯門很快打開,他們高舉著閃著白光的菜刀,以飛快的速度開始往我爸媽的方向奔去,在我正要趕過去幫爸媽之際,我叔叔卻拉住我,跟我說想回到樓下救堂弟,對了,還有個蜜蜂怪人沒有上樓,叔叔可能怕他的兒子會出事,想找我和我妹一起下樓幫忙。

「那我爸媽呢?」雖然很想這樣回嘴叔叔,但這句話還是被我憋了下去。

叔叔看到我擔心的神情後表示我爸媽都是大人了,旁邊還有許多人可以幫忙他們,好像也是啦,我就這樣被說服,回到電梯裡,在電梯門關前,我看到兩個面具人已經和爸媽扭打在了一起,但其餘的觀眾卻好像真的沒有要幫忙的意思,那位名人的相聲表演真的那麼有吸引力嗎,我隨著百般疑惑下了樓,電梯行間,心裡突然擔心了起來,似乎有種不好的預感,很差很差的感覺,但這種感覺卻不是擔心我爸媽的感覺,他們會沒事的念頭,不知為何地很堅定。電梯即將抵達一樓,在電梯門開前,我看到一團黑霧緊追著我堂弟,沒錯,就是那群奇怪的蜜蜂,躺在地板上的似乎多了一個,一個看不清楚是什麼的東西,好像是人吧,也許就是那團蜜蜂先前圍繞著的人。

電梯門滑開,我們三人想趕緊過去把那群蜜蜂趕走,讓堂弟被螫的傷口能趕緊處理,我妹跑得比較慢一點,奔跑的途中我的餘光看到了她的臉,很是驚恐,畢竟剛剛還享受在表演的氛圍中,突然的反差讓她失了神。堂弟在看到我們以後就筆直的朝我們奔來,我們三人也急忙地奔去準備要把那團蜜蜂打散,大廳很快又陷入了一片混亂,黑霧中,我看見叔叔將堂弟拉往電梯的方向,看見堂弟獲救的我也快步往電梯口趕去,當我回頭往大廳一看,驚覺我妹被蜜蜂纏住了,她慌亂的想將那團蜜蜂撥開,但黑霧卻死死地圍住了她,我完全愣住了,站在電梯口一動也不動,思緒慢慢變黑。


這時,突然有股力量將我拉進電梯,原來是叔叔的手啊,放心了,得救了,看到安然無恙的堂弟,這次作戰超級完美,啊不過我妹勒,還沒完全想通時,三樓就到了,突然想起被面具人攻擊的爸媽,但在電梯門滑開前,我沒看到那兩個面具怪人,爸媽也沒事了,心情瞬間放鬆了許多,電梯門滑開,我看到爸爸先是從放心的表情,轉到呆滯,再轉到憤怒。我滿心不解地想著,明明是個還不錯的結果,為什麼爸爸要生氣。

「妹妹呢?」我爸略帶嚴肅地問著。

對了,妹妹到底去哪了,思緒再次漸漸變黑,在恍惚的期間,我聽到叔叔解釋著來龍去脈,也看到爸爸揪著堂弟的衣領,與叔叔起了口角,我才慢慢地想起剛剛在大廳發生的事,但記憶又有點模糊,妹妹呢,不會吧。

大家趕緊回到電梯裡,往一樓下降,電梯門關前,我看到表演還在進行,展演廳哄堂的笑聲與電梯裡沈重的氣壓產生了巨大的對比,電梯行間,我爸繼續擺著生氣的臉龐,第一次看到我爸如此的生氣,但對象說到底了還是自己的弟弟,除了擺臭臉好像也沒別的處理方法了,畢竟我爸是個和善的人。

電梯到了滿目瘡痍的一樓,在電梯門開前,景象似乎和上回下來沒差多少,只是少了被追逐的堂弟和那一團黑霧,天空還下起了大雷雨,轟隆隆的,對了,沒看到妹妹的身影,電梯門滑開,一行人緩慢地走出,地板上躺了四個,卻還是沒見到我妹的蹤跡,和那團黑霧,我慌了,想到那團蜜蜂裡的人,再想到我妹...,不行,完全沒有膽量去想像,妹妹該不會被那團蜜蜂帶走了吧,不要吧,這段想法過後,我卻看到我爸媽一副覺悟的神情,不會接受了吧,接受妹妹消失的事實。

「說什麼都來不及了吧。」爸爸淡然的說。

真不愧是大人,可能是看過的世面比我這種高中屁孩多太多,或許他們在電梯上樓卻沒看到我妹後就做好了如此悲觀的準備,但我沒有,畢竟不會去想到這般事情。思緒慢慢變模糊,妹妹真的消失了嗎?雖然腦內被這聲音環繞,但心底似乎已經接受了事實。


在把叔叔一家送走之後,一家三口回到了11樓,也沒心情看表演了吧,沈重的家門打開,第一眼就看到妹妹在餐桌上還沒吃完的午餐,過往的回憶湧現,好想跟她談談心,談談她的日常、談談她朋友圈的趣事,來到妹妹的房間,看著她滿衣櫃的衣服,這之後都該怎麼辦,從來沒有體驗失去至親的痛,事情突然的到來反而讓我有點遲於接受與理解,心裡只有空虛,妹妹走了...嗎?再問媽媽一次好了,應該只是個整人活動,對吧,今天整天疑點那麼多,怎麼可能是真的,妹妹很快就會從廁所裡走出來。

「就,沒了嘛」媽媽哽咽地說。

思緒變黑又模糊,我恍惚地從媽媽的身旁走開了。


這裡寫一下我做完的感想好了,雖然這個夢算是個印象深刻的夢,寫出來的還是與我夢裡的有些差距,許多細節也越寫越覺得奇怪,就想不起來了,但畢竟是夢嘛,模糊模糊的也比較有夢境離奇的特性,細節的部分與某些事情的因果就讓他們隨著夢境過去了,不過說到回憶惡夢這件事,竟然會如此的痛苦,我在打算寫之前還真的沒有想到,痛是真實的,夢卻是虛幻的,真的好迷人喔,算了別計較了,我要去跟我妹破冰了,親妹妹只會有一個,與家人的緣分也只有一次!下一個夢境是諜報戰與地道,夠奇怪吧,可以期待一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