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总有人为墙辩护?

suozhang

现在对于没有翻过要新翻墙的人来说技术门槛越来越高了。几年前中国大陆的应用商店和网络上还能下载VPN,现在已经完全不行了。对于没有翻过新有意愿的人来说,要么有技术有资本,要么有认识的人已经翻了能提供帮助。。。

谈谈“无产阶级专政”:共产主义是怎么变成极权国家代名词的?(2)

suozhang
Reply
蔷薇新娘@RoseBride

但问题就是权力不能仅仅被理解为阶级关系的附属啊。我指的是权力本身还有太多复杂的层面。换言之,如果对权力架构的理解仅存于阶级分割之下,那这种人类社会里的「阶级关系」太多样了,不仅是统治与被统治,剥削与被剥削,资产与无产。比如还存在于父母与子女,老师与学生,男性与女性,人类与其他物种。。。

无政府主义也是一种完全脱离现实的理想化啊。不是否定社会,而是反对由权力结构组织起来的社会。对私有财产的处理类似共产主义公有制,是要改造和颠覆人性的。所以我是觉得两者都是只存在于虚构层面上的幻想。只是能从中感受到某种感性的激进的美……

suozhang
Reply
蔷薇新娘@RoseBride

这种理论层面上的理想关系。它希望消灭的是阶级对立关系,是统治关系,不是权力本身。权力是存在的,且是基石,不然为什么要讨论夺权?另外就从现实意义上讲,没有哪一种社会不存在权力啊。太摆脱现实的理想主义感觉跟虚构文学一样。

suozhang

记得好像读大学的时候初读了马克思共产主义宣言和1844手稿,那个时候对这种理想主义的东西特别热血和感动。后来才感受到其中很多问题。去年读了ursula le guin的无政府主义的科幻the dispossessed,深深被打动。若不谈实践,那种无政府主义的理想在我看来是更美好的。共产主义的问题还是根植于权力。资产共产了,整个社会的运转还是根植于权力。而那种理想里对拥有的拒绝,以至于对权力的拒绝,是真的是把整个人类社会连根拔起的那种美好。

中国人的囚徒困境(2)

suozhang
Featured

马克思:共产党领导工农阶级发动革命——建立「人民民主专政」——消灭阶级对立——实现共产主义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共产党领导工农阶级发动革命——建立“人民民主”专政——中央集权的专政政府夺取了人民的政治权力,名义上的民主实为封建帝王专政——权力和利益掌握在一党专政之下——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强化阶级对立——压榨工人劳动力实现财富积累——禁止人民的公共生活,禁止家庭和党以外的所有集体政治生活——强调个人主义中追求个人利益的部分,将结构性阶级固化的责任推给个人,鼓励个人对私有财产的追求——强调民族主义,将专政与民族国家捆绑建立专政权力的合法性


这似乎是一个集合了资本主义个体利益和社会主义集权专制所有恶的一面的特色啊。

有感而發。為Matters團隊的麵包而思考

来到matters五天了,我有一些想法要说

suozhang

“这就导致了大陆人很迫切的喜欢讲政治(或许被禁止的就是最诱人的),令我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在墙外的matters,也是以讲政治为主流的呢?”

你怎么会有这种感受啊?这些大陆人都在哪里讲的政治?我的感受是,现在身边真的没有多少人愿意讨论政治,只有小范围的几个好友之间。甚至愿意聆听不同观点的人都是少数。就我所听到的讨论美国政治的都比国内政治的多许多。matters上的内容能不被删所以才成为言论自由的平台,对于政治话题来说这是必须条件,也是墙内不具备的条件啊。在墙内任何有意义的讨论都根本无法形成,还得时刻自我阉割自我审查着,提防着。何来的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