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ozhang

你好

关于女权的多元化理解和思考1

这个标题下的系列,是要重新整理我对所有跟女权(feminism)这个话题有关的思考。要说多元化,一是指这个系列记录的思考是跨学科的。如,来自生物学的倭猩猩,来自政治神话/宗教法权的母权论,来自易经的阴阳,来自科幻的黑暗的左手。等等这些,都是近来碰到的话题,而冥冥之中,发现彼此之间有极其深刻的联系,而所有联系直指的中心,就是女权。二来呢,是指女权这个概念本身,追求的就是这种包容的多元化,不建立两性的二元对立,展开某种更广泛的共情。而这一系列的思考(train of thoughts)可能完全是出于我个人的经验和世界观,同时会夹杂一些乱七八糟个人经历之类的东西,属于不严谨不规范不学术的杂谈思考。首先我就不以学术的态度来要求自己,而我打算写作的方式,就是直接在matters的网页上编辑,发布前会检查一遍,但若有语法和拼写错误请见谅,如果有事实上不正确的地方,因为不能修改原文,就在后续的发布里加补丁好了。每篇文章开始写前不设长度和内容的预想,相当随便。就这样开始吧

先稍微说一点关于自己的事儿,其实我本科读了一个神奇的专业就叫跨学科学习,没有实际的专业名,我们可以自由去其他学院选自己感兴趣的课程,本学院开设核心课程系列叫「跨学科研讨班」(Interdisciplinary Seminar)这个系列的课程主题极其广泛,比如我上过的一个叫“Psychoanalysis And The Visual”,讨论涉及精神分析,佛洛依德和拉康的理论,海德格尔的哲学,还有艺术上与视觉有关的话题。还有一个课,叫“Bad Taste”,讲审美,美学,垃圾文化,坏品味,老师自己也是个影评人,课上就是各种看cult片b级片的大经典。我想也是这一阶段的学习让我打下了对各种学科都能产生研究兴趣的热情。我的这种研究确实很浅薄,不是真的深入某个学科这样,而是对某个主题范围内所有涉及的学科都要去了解一下这样。这种方式其实很像做菜(但其实更像艺术创作;),某些菜组合起来会自然的很好吃,某些菜显然就不能当好朋友。

关于女权这个主题呢,我真正开始意识到它其实是研究生阶段,这好像是我们系里,也是西方艺术界里一个想逃也逃不过的话题。因为当时说的太多了,我反而对其产生某种反感,一开始我并不愿意主动的去思考和研究相关的东西。转折点是到了第二年我与几个同学建立了一个学习小组,全员都是女性,起始点也是对这个主题感兴趣的朋友组织我们一起玩了一个游戏。后来在学习小组里,通过具体的实践过程中我才真正感受到女权的意义和对我个体的深刻影响。(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是在这个学习小组的好友里我们组成了新的艺术小组,到现在我们其中部分人离开学校以后,也一直在自己的实践以外,以集体创作的方式继续这些探讨。

偏题了吗?(好像也没有)在第一篇里我想首先展开一下的是倭猩猩,因为这是最近的事儿。起因是我前两天读了一部科幻小时,贵志祐介的「来自新世界」(会买这书的起因是某天闲逛去了新华书店,积木发现一本书讲音乐理论的,想买,但很贵,于是在多抓鱼上搜索,找到同本的精装版还更便宜,回家下单前app首页内给我推荐了它,遂一起下单)这本书我后面要再写的,因为实在对我影响很大,沉迷的不行。这本书里面提到了倭猩猩,是因为倭猩猩会通过频繁的性行为或性接触消解彼此间某种紧张与压力(tension),而它们的社会也趋于和平,同类之间少有攻击性行为。后来我去找关于倭猩猩的资料,其中有一篇文章很有趣,链接在此: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bonobo-sex-and-society-2006-06/

倭猩猩是人类的近亲,是除黑猩猩以外于人类DNA最相近的物种。关于倭猩猩,可能它们之间会有大量同性性行为,和“爱好和平”的特点比较广为人知,但就其种族里女(母)性的影响,提及不多。

虽然倭猩猩的社会组织与黑猩猩一样,是男(公)性作为部落的首领,但是与黑猩猩不同的是,部落首领的男性,会对其母亲保持长久的亲密关系,所以其母也是部落里的重要人物。而与男性长久呆在一个部落不同,女性倭猩猩往往会在不同的部落里进行游牧,在游牧到一个陌生部落时,其融入的方式是先与该部落里的一两个其他女性接触,并用摩擦生殖器的方式建立亲密,最后会与部落里的部分其他女性发展除一种“姐妹情”(artificial sisterhood)。而当部落里的某个女性受到男性的攻击时,其他女性也赶来把一起把攻击者驱赶。

文章里提出两点让我特别关注,一个是female-bonding,一个是female-dominated。虽然女性的倭猩猩不作为部落首领带领群体,但其影响力是显而易见的。而在女性彼此之间建立的非血缘的亲缘关系,则可能是最起到关键作用的一点。这似乎让我联想到了Donna Haraway提出建立kinship的理论。是不是倭猩猩这个群体也是一种生物学上的联系和支持呢?

我个人感到,女权主义(feminism)给我带来的很重要的一个启发是,要建立一种从温柔出发的价值观。理性的思考,理解和温柔的包容,是我从具体的实践和思考中切身感受到的最富有女权主义精神的力量。今天与一个朋友在沟通关于疫情的事,还是体会到了我的这种有点乐观,甚至积极的态度,也许也来自于自身从女权(女性)视角出发的这种基石。我感到,在面临这些种种危机的时候,我们首先不要采取敌对和攻击的方式,而是能从某种试图理解的方式出发,会不会更有力量?

好了,第一篇先到此为止,很多话题就只是起了个头,后面在细想和补充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