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

态度根植在自己的经历中

面对这次疫情,我发现我采取的态度,其实和我过往的经历息息相关。我并没有到把武汉当作我的第二故乡的程度,但是我的确在这座城市上了四年大学,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新闻中出现的大多数地点,我都知道在哪里,甚至自己曾经去过,这让我对疫情初期的灾难更感同身受。比如当有人因为感染之后住不进医院而选择在司门口天桥跳桥自杀的时候,外地人大概会忽略“司门口”这三个字。但是我知道,这是武昌老城的中心,黄鹤楼和户部巷中间,是一个人头攒动、充满生活烟火气的地方。然而现在,它成了一个绝望的武汉人终结自己生命的地方。

我也知道武汉人的性格,记得武汉话的口音,所以当时我特别想听到压力之下武汉人的汉骂,仿佛一句“个婊子养的”可以泄出心中无处抒发的愤怒。

而当在外地的武汉人在全国各地受到歧视,我也为他们流过泪。除了因为有在武汉上学的经历的话,还可能是因为我是河南人,每次说到自己的籍贯的时候总时会有一点小小的尴尬?所以大概会对这种地域歧视更感同身受,也更愤怒。甚至是因为我的性取向,所以对歧视更加敏感?

最近疫情蔓延到了我目前生活的美国,中美两边的民族主义都开始抬头。我真的很害怕民族主义,害怕到我的生活在国内同学很难理解的程度。但是作为生活在美国的中国人,我平时就是靠着国际主义、政治正确才能确保自己在超市不被打的啊。如果我现在对民族主义充耳不闻,就是对自己的安危视而不见。所以我真的很不理解那些去年在北美大城市开着豪车招摇过市,大喊中国牛逼的人是怎么想的,自己彻头彻尾的民族主义,又要求美国人平等对待你?

国内同学说美国确实欺负我们在先,我们总要反击吧。我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击,因为现在两边的宣传策略都在攻击对方的同时连带着强化了本国的民族主义,我希望有一个更高明的解决方法。是什么呢,我不知道,但是这就是所谓的政治智慧,是政治家超越我们这些小民的地方吧。

我在饭否关注了一个在武汉的摄影师(@夏日圣诞_J)。他最近上传了很多照片,其中我最喜欢的是那些能让我分辨出拍摄地点的照片。大概是因为我虽然和照片上的人素不相识,但是我们都曾身处同一个空间,所以就更感同身受吧,仿佛我也帮他们承担了一丝丝苦难(当然并没有)。下面的照片都是他拍的,标注的拍摄地点都是我自己辨认的,也可能不对。

武大,东湖凌波门。远处是磨山,山南就是我的母校华科。
长江大桥往东看武昌
长江大桥往西南看汉阳
去年刚刚修好的光谷转盘
站在武昌看鹦鹉洲大桥,江对面是汉阳
汉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