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

政府的合法性

(19年11月香港区议会选举之后写的)

对于世界上的绝大多数政府,他们的合法性来源于选举,我们获得了多数人民的支持,自然就是合法的。但是我国没有一人一票的普选,好像《邓小平时代》里提到过,我国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于对经济成长的承诺,我们能让中国人民过上好日子,所以我们是合法的,所谓“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

要让人民真正相信共产党的统治能够带来生活水平提高,我党其实恩威并施。一方面施恩,把经济成长的成果分享给人民,另一方面施威,扼杀一切企图反对政府的思想和行为。

这个策略在过去可以说很成功,但是最近几年GDP增长率不断下降,人民感受到的生活水平提高越来越小。与此相对的就是,政府对言论的控制越来越严格,比如媒体姓党,封禁维尼熊,运营VPN被判刑,乃至修改宪法等等。

这套恩威并施的理论也同样被运用到回归后的香港。当香港发生反政府示威之后,北京提出的口号是止暴制乱,因为只有社会稳定经济才会成长,人民生活水平才能提高。但是生生不息的示威和本周区议会的选举结果却说明,香港人宁愿不要经济成长,也要追求自由。北京过去提供的经济上的“恩”在香港人那里已经不是政府合法的理由了,而政治上的“恩”北京又不可能提供,这种情况下为了维持统治,北京只能诉诸于“威”了。解放军不能出动,“威”的责任只能落在香港警察头上。因此香港警察和示威者冲突最多,而内地媒体最常赞颂的香港群体就是警察。

回到内地,香港这次的示威在内地几乎没有引发任何共鸣,内地人甚至觉得香港人不可理喻,因为他们竟然执意要抛弃经济利益而去追求所谓的民主。经过过去一百年这么多的政治风雨,内地人知道民主在目前的中国是任人摆布的小姑娘,只有钱才永远不会背叛你。要让他们放弃钱而去追求虚无缥缈的民主,简直是在颠覆他们的核心价值观。

得到这个结论我其实有点惊讶,因为长久以来香港人给人的印象才是急功近利只追求财富。没想到到头来最认钱的其实是我们内地人。

拿我党对比一下美国的两党,美国的政党有两种状态,执政或者在野。这次选举失败了,我们至少还是在野党,将来还有翻盘的一天。但是我党的状态好像只有当权和被推翻两种状态,一旦失败就是一败涂地,只能自刎乌江。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党其实非常脆弱,一旦经济形势不好,恩没有了,威总会有崩盘的一天,到时候根本就没有缓冲的余地,没有在野党的身份让你从头再来。这跟中国历代的皇朝其实没有什么不同,北宋变成南宋就不可能收回北方,崇祯自刎之后再怎么反清复明都没用,因为老大只有一个,而且还是终身制。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党现在其实可以扶持一个“第二共产党”,两个党都信奉共产主义,只是在一些细枝末节上制造出一些不同。这样即使发生经济危机,人民还可以转向另一个在野党。权利在这两个政党当中轮转,至少可以保共产主义在我国生生不息。

网络舆论的又一轮收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