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路明
陽路明

沒什麼好介紹的,就是個想用文字改變世界的瘋子。 外送員一枚!喜歡楓之谷,喜歡韓綜Running Man! 不惑仍惑的男子,還在冒險的大叔!只想找到那個妳,跟妳一起去騎車環島~~~

原來妳是唯一(30 - 最終回)

是愛情先背叛你們?還是你們先不相信童話?


再次坐上正清的機車,曉婷環抱著正清的腰。他們向偷聽了他們所有心事的海風道別,騎向那個喧囂而滿是光害的城市。

兩人並沒商量目的地,曉婷由著正清自由發揮。沒一會兒熟悉的街景讓曉婷猜出了正清的陽謀。她笑了,她抱著的這個笨蛋,除了猜不到她和他自己的一片痴心外,其他關於她的一切,還算是夠瞭解,還不算太辜負她這幾天的眼淚。

「小姐,QQ豆漿到囉!車資……算您兩籠小籠包、一份蛋餅夾油條再加兩杯豆米漿就好!」

「今天怎麼收得那麼便宜?平時都double的!」曉婷跳下機車,摘下安全帽扔給正清,自己蹦蹦跳跳地跑到QQ的餐台上去點餐了!

正清站在機車旁看著曉婷跑進店裡的背影,他能感受到曉婷的興奮之情。正清不禁想起在高一時,開學兩三個月後的一個星期天,他帶著當時對北部還人生地不熟的曉婷到鬧區去到處吃的情景。那時的氛圍現在正魔幻般地在QQ重現,蠱惑著他的五感。

正清眼眶有點酸……現在曉婷在店裡左指右指地點著餐,而正清眼裡的她有點模糊起來。

真的好險我們沒有錯過,真的好險我們沒有忘記,真的好險最後我們都沒有放棄……

比起在QQ豆漿裡的滿足愉悅,在騎車回家的路上,兩人表現出很明顯的情緒落差。

這段路,他們都不說話。

但正清可以感覺到,曉婷抱他抱得越來越緊。

曉婷也可以感覺到,正清的車速越來越慢。

但就算騎得再慢,熟悉的街巷還是和他們正面衝撞,無可避免。

在正清家門口,他們停車。

正清悵然地熄了機車的火,如預期地曉婷放開摟著他的一雙手,接著他覺得後座一輕,像是失去了什麼。

曉婷摘下安全帽,但沒有交還給正清的意思。她抱著安全帽,像個賭氣的孩子,不說話,眼睛盯著地板。

正清立起了機車後,同樣沒有下一步的動作。他只是癡癡地用戀戀不捨的眼光輕撫曉婷的臉龐、瀏海、頸項……不願移開。

正清知道現在是該互說再見、互道晚安的時刻。他也知道其實不用再幾個小時,他倆又可以在晨陽裡相約。他會沖一杯合曉婷口味的咖啡,嶄新地展開他們看似如常,但卻是將五年多的點點滴滴回甘而預期會很芬芳的兩人生活。

但他無法,現在這句再見就是說不出口。也道不出晚安……現在分開,此夜難安。

「你要不要上來一下……我還沒要睡,我還要寫日記……沒那麼早睡。」

曉婷率先說出了心裡話,表明她和正清一樣不想在此刻分開的心思。

「喔……好……好啊!」正清應答後慌急地將機車牽進自家車庫。停好車後他走出來,等在門口的曉婷便牽上他的手,笑著叮嚀他:

「來,姐姐帶你回家……以後無論如何別再跳陽台了!那次真的嚇死我了……你為我置死生於度外了一次,我很感動!但下次不管用囉,知道嗎?」


兩人走進房裡。

曉婷沒開亮大燈,只開了她書桌上的桌燈,讓房裡的光線保持在最有氣氛、讓人酒不能醒的亮度。

曉婷放下背包,然後稍微收拾了一下桌上的雜物。她的眼角餘光看到正清還傻傻地呆站在門口。

「欵!你不要搞得像第一次來好不好?找地方坐啦!」

確實在進門的一瞬間突然覺得這本該熟悉的地方變的好陌生的正清,這才尷尬地找能坐的地方。找了半天,最後他坐在懶骨頭上。

曉婷看著在懶骨頭裡保持端正坐姿、過分拘謹的正清,不禁笑在心裡:

好啦!不怪他緊張!畢竟這是他真正意義上第一次到女朋友的房間。

先不去管男朋友的情緒了。曉婷把她床邊的檯燈調好角度,把日記給放到枕頭上,然後她趴上床,打算在床上寫日記。

「你過來。」曉婷向正清招手,要他趴在自己身側,看自己寫日記。

正清小心翼翼地上床,挨在曉婷的身邊。

「妳要寫日記……這麼私密的東西,我真的可以看嗎?」

「再私密,私密得過我們今天講的東西嗎?」

「說的也是……」

於是正清看著曉婷用工整的字跡、幽默但充滿感情的筆調寫下那綿延三年的誤會,和這幾個星期以來壓抑的心情。

〝我旁邊這個傻瓜……〞

正清無法反駁,只能認份苦笑。

〝我想,上天不只是開了我們一個玩笑,也給了我們一個考驗……〞

〝雖然這個傻瓜後知後覺,但是他盡他所能追上來了。他一直都在,我真的很感謝。但在感謝的同時我還必須承認這必須很lucky……〞

Lucky,看曉婷寫下這個單字後,正清腦中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些被曉婷揉掉、撕掉的情書,也不自禁地想到了小明……

比起他們,自己是何等幸運。

他的眼光從曉婷的日記上緩緩地轉移到曉婷的側臉上,那在檯燈的燈光下,溫潤秀美的臉龐。

自己是何等幸運地成為了被選擇的那個唯一。


〝758……〞

仍在慶幸自己幸運的正清看到曉婷寫下這串數字,但不明其所以然。他好奇地等著曉婷繼續寫下去來解開謎底。

但曉婷卻停筆了。正清轉頭看曉婷,而曉婷的視線焦點停留在日記上,看來是正在思索接下來該寫些什麼。

正清不敢打擾。

〝758!758!758!〞

曉婷又將這三個數字重覆寫了三遍。正清仍然覺得困惑。他再轉頭看曉婷,才發現曉婷早已轉頭瞪著自己。

「大姐妳……怎麼啦?」

曉婷無奈地翻了一個白眼,然後繼續下筆。

〝親

曉婷〝親〞字最後一筆還沒勾完,正清愚笨的、遲到的雙脣總算在她左頰上印上一個溫熱的脣印。

看來這人還沒有蠢上天際。曉婷現在依然維持著原來的姿勢,忍著笑,刻意不看正清,用御姐的口氣:

「我只寫了一次758嗎?」

正清笑了出來,他趕緊往曉婷臉頰上補了三個吻。

這三個吻讓曉婷終於甘心放下筆闔上日記,翻過身來面向著正清側躺。兩人四目相接,對視許久。在這眼神交流裡,傾訴的是積累了五年的滿滿情衷。

曉婷拉著正清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腰後:「摟著我。這三個字我想不到什麼諧音梗,所以我就明說了。」

語畢,然後待正清的手在自己腰後放妥以後,她便緩緩地吻向正清。

這是意義上正清真正的初吻。但吻初不初不是個問題,重點是懷裡的那個她是曉婷。是與他興味相投、在高中時彼此朝夕相伴、為他寫過一封嘔心瀝血的情書、讓他的情竇開得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那個女生。

此刻,他們在彼此的懷裡親暱地相依,脣點著對方的脣進行著無聲的溝通,在這兩人構築起的暖和的小宇宙裡,享受他們苦盡甘來、險些錯過的愛情。

他們越吻越深,曉婷的意識恍恍惚惚。她覺得渾身燥熱,也覺得自己快要失去理智。

但她突然發現正清已經失去理智了!正清的鼻息濃重,而原本放在她腰後的右手,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變成放在她的胸脯上了!

曉婷於是掙脫出正清的吻,拍著他的肩:「阿清!阿清!我們沒有……」

正清讓曉婷一喊也瞬間恢復理智,趕緊縮回了自己的右手。

曉婷滿臉通紅:「阿清,那個……你去買那個!去……小7買……」

「喔……好!我去買!」正清瞬間從床上彈起身來:「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

「嗯……」

也許是因為夜深人靜,因此正清下樓、開關玄關的門及騎車遠離的聲音,曉婷都聽得清清楚楚。她躺在床上感知這一切,仍有身處於夢境的錯覺。但自己的心跳還沒降速,剛才兩人身體接觸的溫熱還沒降溫,所以這一切幸福是真的,不是未醒的夢境。

這份真實感讓曉婷有點緊張!因為心跳加速而充盈的血液讓她的感官現在特別靈敏。過沒一會兒她竟然能聽到那微弱的、才剛接近巷子口的正清機車引擎聲!

曉婷聽見那引擎聲漸漸變響、變清晰然後突然消失,也聽到正清開門、上樓的腳步聲。曉婷緊張地吞了一口口水後坐起身來,正好趕上正清打開房門,將從小7買的東西向她拋來……

曉婷用雙手將來物接著,頓時覺得掌心一陣清涼。她低頭一看,正清拋給她的是老牌罐裝咖啡,伯朗咖啡,冰的!

正清手裡也有一罐,他已經開罐喝了一口。喝完還咂咂嘴催她:

「快喝!冰咖啡可以讓身體冷靜!」

現在,曉婷的手是冰涼的,但臉上越發火燙!

「……我不是要你去買這個啦~~~!」

曉婷躺在床上,看著她房間的天花板。

她身邊的正清正熟睡著。可能是因為冷氣開得有點強,正清鼻子以下都窩在被窩裡,睡相有點乖巧。

曉婷原也想伴正清一起入睡,但實在睡不著。不得已她只好鑽出被窩下床,將貼身衣物都穿上,因為她實在不習慣裸睡。

下了床的曉婷沒立刻再回被窩。她走到裝滿回憶的木箱前,從裡頭再次挑出那本綠色封皮的日記,心無波瀾地隨意翻閱著從一月一號到三月二十四號共85個不同的心情和不同的回憶,現在她已能輕鬆的任回憶只是回憶了。就算是看著三月二十四號那個傷痛欲絕的自己,她也發現那個自己淚痕已乾,正破涕為笑地和現在的自己打招呼:

「哈囉~~~白白傷心的小笨蛋,要幸福喔!」

曉婷接受了這個祝福。她走回床舖鑽回被窩,輕手輕腳地沒將正清吵醒。

看著正清熟睡的臉,她發現在正清的額頭上有顆閃著光的汗珠。

曉婷不禁抿嘴輕笑:「嘻……剛才有那麼累嗎?」

她用小指甲將那汗珠輕輕挑了下來,然後放進嘴裡嚐。

「唔……好鹹!」

在一起兩個月以後的某一個假日黃昏,正清在林趙兩家的門口等著曉婷。

結果等到一個他從未見過而且一看就移不開眼的曉婷。她穿著緊身T恤、小外套和緊身皮革短裙,踩著短筒皮靴。耳上的耳飾雖然小巧,但閃亮耀眼。

「哇!妳今天幹嘛穿這樣?」

「因為我要跟你出去放閃啊!」

「那……」一身隨興樸實style的正清抗議:「妳要跟我講一聲啊!我才知道要選一下衣服,起碼也要穿皮鞋。」

「你呀!」曉婷作態斜眼上下打量正清,但表情卻是滿滿的笑意:「難道還不知道我就喜歡這樣的你嗎?」

正清雖然抱怨曉婷的一番操作讓自己和女友站在一起像是美女與野獸,但聽了這話,心底還是暖暖的很受用。

「那妳也應該知道我喜歡什麼樣的妳吧!」

「你以為你有的挑嗎?」曉婷雙手抓住正清的衣領,將正清拉到自己身前啄了一下他的脣:「從這一秒開始,每一樣的我你都要喜歡!」

「我說的什麼樣,」正清回親了曉婷一下:「就是每一樣啊!」

「喲!伶牙俐齒起來了你!」

「說真的,若不是妳,我還真沒辦法伶牙俐齒!」

這話讓曉婷的臉上不禁浮現出和那年第六節下課時一樣的,寵溺的笑容。

是啊!因為是你,因為是我。我們之間沒有新鮮感。我們之間只有熟悉和五年多來曲折的彼此愛戀。

這樣的我們能夠相愛,真是太好了!

這兩個吃貨現在要去逛夜市。

在前往夜市的路上,正清走在曉婷的左側,讓曉婷自在輕鬆安全地享受將要變得五光十色的夜街。

而他自己則獨自承受這兩個月以來他始終無法習慣的,往來穿梭的人們,特別是男人……他們投射在曉婷身上那總多停留一兩秒的目光。

正清在心裡〝呿〞了一聲。

〝真的都沒人要看我一眼餒……〞

他決定等一下要曉婷幫他挑兩件好看的衣服……不只,還有褲子。正清不想再當美女身旁的野獸,他要恢復人形來宣示主權。

「我們遇到熟人囉!」

曉婷揮著手向前方約莫十公尺處朝他們走近的一對男女打招呼。

那是禹晴和明峰。不同於走在一塊並不常牽著手的正清和曉婷,他們是親暱地十指緊扣。

「學姐,妳今天好漂亮喔!」

「真的嗎?謝謝妳!」曉婷指著正清:「但是這傢伙都沒稱讚我耶!」

「是喔!為什麼啊學長?你這樣太大男人了啦!」禹晴看向正清,幫曉婷數落了正清幾句:「而且學長,你穿這樣也太敷衍學姐了吧!」

「嗯……啊就……」正清只能無奈抓頭,半個小時前才伶牙俐齒的他又變的木訥起來了:「好啦,下次我會改進……」

雖然在那天以後,今天以前,正清已和禹晴碰過兩三次面,但他仍因為未曾稍減的歉意,而無法很坦然地面對禹晴。

禹晴看著正清想不閃躲卻下意識閃躲著的視線,和想隱藏歉意卻又藏不住的眼神,便忍不住想幫學長解這個圍。她想讓學長知道她現在很好、很幸福,希望學長別再愧疚下去。

「學長,我們改天約出來一起打球啊!」禹晴挽著明峰的臂彎,用明亮大方的聲音向正清說:「我男朋友的籃球也很厲害!不會輸給你喔!」

禹晴這話一出口,其他三人瞬間陷入一股不自然的寂靜裡。

曉婷仍然笑著,但笑容凝結了。

正清則僵硬地向禹晴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在一個很不自然的頓點後再勉強地補了一句:「嗯嗯!我知道學弟是籃球隊的,球打得很好。」

而明峰則閉上了雙眼、皺著眉微微向天仰了仰頭,做了個深呼吸……好險因為他和禹晴那萌翻了的身高差,禹晴看不到他的表情。

這靜默雖然只有三秒,但禹晴還是能感覺到氣氛變的不自然。她還是甜甜的笑著,但一臉不明白。

曉婷的笑容先解凍,而且笑得比凝結前更開心:「這樣我們四個人都愛打籃球,改天約出來二打二囉!」

「好!」「好!沒問題!」

兩個男生齊聲贊同,但曉婷看得出來他們的臉上滿滿寫著不願意。

曉婷將注意力轉回禹晴身上,她上前牽著禹晴的手:「學妹,我們到旁邊講講話好不好?」

禹晴知道學姐想跟她說什麼,所以點了點頭。

曉婷看了正清一眼,用眼神命令正清在原地乖乖等著。也看了明鋒一眼,表示要帶他女友離開,象徵性地徵求同意。

在曉婷牽著禹晴走遠後,明峰向正清道謝:

「學長,謝謝你們……沒有說出來。」

「什麼?」正清一開始沒意會過來,但很快就想明白,他用手肘A了明峰一下:「謝這幹嘛?我們沒那麼白目好不好?」

「而且你女朋友也不是這種人。難道你以為她會因為你輸過一場鬥牛就少愛你一點嗎?」

明峰聽了這話也自覺些許慚愧,他摳了摳鼻頭,尷尬地笑。

「不過你女朋友真的很愛籃球,這你也知道,你是該為了她變強沒錯。」正清看著明峰,難得傲氣:「等你能把阿草6蛋以後,隨時可以過來報仇,我隨時恭候大駕!」

正清說得明峰心中燃起一股雄心壯志。他是體育系學生、籃球隊隊員,打籃球幾乎可說是他的終生職志,不過長久下來確實難免疲乏。但現在為了熱愛籃球的禹晴,他有了再精進自己球技的動力。

「好!學長,你等我!我一定會盡快拿到這入場券,然後來跟你挑戰!」

「很好!我等你!」正清的臉上掛著衛冕者才有的微笑:「但我可不是會被輕易打敗的喔!你要知道,我女朋友對籃球的熱愛恐怕是不輸世界上任何一個人的!」

此話一出,兩人互看了一眼,便突然異口同聲地笑了出來。

這是男人之間,彼此理解又惺惺相惜的哈哈大笑!

「學妹,妳姊……小菁她……還好嗎?」

曉婷帶著禹晴遠離兩個男生的聽力範圍後,在一盞明亮的街燈下停駐,向禹晴詢問小菁的近況。

她心裡放不下小菁。她們分手的太突然,過程也太曲折,有太多的話來不及說,有太多的感謝和歉意來不及表達

這段日子,曉婷曾鼓起勇氣傳了幾個簡訊給小菁,包括在耶誕節當天傳的生日祝福,但小菁都沒回訊。石沉大海的簡訊讓曉婷一直不敢真的打電話給小菁。

「我姊還好。我每天都會跟她通電話或見面。我姊……最近……比較釋懷了。對於妳和學長,我想我姊是祝福的。她說過她是絕不可能把不再愛她的妳強留在她的身邊的。愛情是不由人的,誰都不可能百分之百地控制自己的感情,但要不要劈腿出軌卻百分之百是個人選擇……

所以,我知道我姊對於妳們分手的這個結果,她雖然傷心,但不覺得受傷害。她也說過她相信妳曾經非常愛她,這段緣份她很珍惜也很感謝,她會永遠記得。

妳的簡訊我姊都有收到,她也曾有過衝動想打電話給妳,但最後她覺得也許現在這樣互相聯絡不上的狀態,對妳和對她……都是最好的。

她現在辦了休學,正在準備轉學考,她……啊學姐!妳別哭別哭!沒事……我姊她要離開不是因為怪妳……學姐別哭……沒事沒事……」

走在前往夜市的最後一哩路上,正清走在曉婷的左邊,無預警悄悄地伸手牽住了曉婷的左手。

曉婷先是低頭看了看兩人握在一起的手,然後再抬頭看著正清。他倆四目相望,曉婷寬慰感激地笑了笑。

雖然不見淚痕,但正清仍看得出曉婷哭過。他能猜到曉婷找禹晴說了什麼事,但在這件事上他絕口不會去問其中的大概及細節。他只會,也只想,默默地給予支持和安慰。

這無聲的溫柔,曉婷能從正清掌心的溫度裡感受到。她窩心地用力回握了兩下正清的手,表示她懂。

他們牽著手走了一段路,平靜了心情的曉婷開始有心情開玩笑了。

「林正清選手,冒昧請教您一個問題可以嗎?在半個小時以前,您有個球迷變成別人的球迷了。您是否會覺得遺憾?能否告訴我們?」

正清瞟了曉婷一眼,笑了出來!心想我就陪妳演下去:「球迷是不嫌多的,現在少了一個當然會覺得遺憾!而且失去的那個,偏偏是我第一個而且是唯一一個女球迷……」

沒想到曉婷聽了這話,便放開了正清的手,杵在原地低著頭不說話。

正清嚇了一跳,心想剛剛自己玩笑有開過頭嗎?自己也不過是順著曉婷的玩笑話往下說啊……

曉婷仍然低著頭:「你這話說得不對……」

「曉婷,我……」

「她不是你第一個女球迷好嗎?而且也不是唯一一個!」曉婷抬起頭,臉上笑顏如花:「我也是你的女球迷,而且我才是你的第一個女球迷。」

她重新牽回正清的手:「我在高一第一次晚上到球場看你打三對三時就變成你的球迷了,你現在都還沒察覺嗎?大笨蛋!」

對於曉婷的玩笑,正清終於敢笑了。這次是如釋重負的笑:「喂~~~女球迷大人,妳別老是這樣嚇我好嗎?妳知道我剛剛有多〝心動〞嗎?都快一分鐘150下了……」

「對不起啦~~~不然等一下都我請,吃多少都算我的!」

「請我吃東西還不如等一下幫我挑衣服……」曉婷笑咪咪的臉在眼前,正清忍不住伸食指戳了她的酒渦一下:「我不管,反正以後也是什麼樣的我妳都得喜歡!」

「好啦好啦~~~等一下吃飽就幫你挑帥帥的衣服!走吧,今天第一攤吃什麼讓你選!脆皮臭豆腐怎麼樣?」

「妳不是說讓我選嗎……」

愉快地鬥嘴的兩人緊握著彼此的手,走進夜市。在香氣四溢、霓虹滿天的氛圍裡,去開始了他們甜蜜的夜……

和擁抱屬於他們的,童話般的幸福。

愛情是童話嗎?

而童話是終會泡沫的故事?還是終將過時的笑話?

當你們沉浸在如童話般美好的愛情裡……

妳能誠實,遵守對青蛙的諾言嗎?

妳能像貝兒一樣只追尋真心嗎?

你能珍惜自己的吻,讓她成為歐若拉嗎?

你能不左顧右盼地守著玻璃鞋嗎?

不是每個童話的結局都是happy ending,就如同不是每段愛情都會終成眷屬。但能否被下一個美麗的註腳成為傳世的童話,在於你是否拿長大當藉口,是否長成你們曾經討厭的大人。

而當愛情不再是你們的信仰時……

是愛情先背叛你們?還是你們先不相信童話?


在六百六十多個幸福快樂的日子以後,他們也終於走到了這一步。

在車站前廣場,正清和曉婷面對面站著,之間的氣氛有點沉重,混合著點尷尬。

「對我沒信心?」

「當然不是。」

「那你幹嘛一副要跟我生離死別的表……啊!」

曉婷驚呼一聲,因為正清突然毫無預警地用力將她擁入懷中。

這力道讓曉婷想起一年多前正清生日那晚的那個擁抱。兩人在一起以來,正清的擁抱向來都是很溫柔的,直至今日,那一夜如鐵箍般的力道才再次重現。她知道,這表示正清對她的愛從那晚開始直到此刻,都不曾改變,是一如既往地那麼深切且深刻。

「妳不明白我為什麼會這副表情嗎?」

曉婷明白,她當然明白。接下來他們將要面對近兩年聚少離多的日子了。今年他們剛畢業,曉婷考上了中文系研究所,而正清為自己做的生涯規劃是先當完兵,先把這件煩心的事給做完後再決定要就業還是要深造。兩人懷著複雜的心情等待著正清的入伍令,但真的沒想到心情複雜還沒多久,這兵單竟那麼快就到了,在九月將要入秋的時候。

本來若沒有曉婷這個牽掛,正清是可以很瀟灑,甚至可說是能很興奮地去當兵的。大概是受小時候軍教片的影響,他覺得當兵是男人可以回憶一輩子的寶貴經歷,他從沒想過要逃避當兵。

但正清真的沒想到有了曉婷後會讓他那麼恐懼入伍。這恐懼在大四下學期臨近畢業時開始浮現。雖然在等兵單的這段日子他一直表現的很勇敢,但在這一刻他還是被打回原形。

這恐懼是因為不捨,曉婷此刻能夠心領神會。她看著周圍許多女朋友跟來送別的即將入伍的役男,也不顧旁人的眼光擁抱著彼此耳鬢廝磨。本來她和正清沒想要走這樣的路線來離別,但沒想到最後仍豁達不起來。

「到部隊以後萬事小心喔!做什麼事都要想著林媽和我,不要受傷……」在跟正清交待這些事時,那股將要離別的真實感漸漸湧上心頭,曉婷不禁眼眶發紅。

她紅著眼捧著正清的臉,定定切切地對他說:「我知道你對我有信心,但我還是要說,別擔心兵變,我們之間不存在這兩個字。」

曉婷翻轉右手腕舉到正清眼前,讓正清看見她手腕上那紅色錶面中的閃耀藍心:「還記得這只錶是什麼名字嗎?」

正清點了點頭表示記得,曉婷眨了眨眼表示你記得就好。

「謝謝你這段日子以來,都能夠像你手腕上那只錶的名字那樣對我。而我,也一定會如同我這只錶的名字一樣來等你。」

正清的表情原本只有滿滿的不捨,但曉婷的話終於讓現在的他能在臉上挪出些空間,擺上勇敢和堅強。

「你知道的,我不喜歡男生。以後,我也不會再喜歡女生。」曉婷停頓了一會兒,滿眼愛憐地給了正清一個輕輕的脣吻:「我會喜歡上的人只會是你,能讓我愛上的就你一個人。」

「你,就是我的唯一。」




合作請求:

1、徵求一女性且中性的字跡,以將文中《曉婷的日記》改換成〝真實手寫版〞,若有意願合作,請在此文下留言,我們可討論合作價碼。

2、尋找喜愛此部作品的聲優、配音員,合作將此部作品有聲書化。若有興趣,可在留言裡表明意願,我們可進一步討論。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原來妳是唯一(29)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