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2 篇作品累積創作 21944 

碎碎念系列 #202104 (內有最近很愛的歌單)

Sunny

身為命運乖舛的 Class of 2020 畢業生,在去年那段提早返臺邊隔離邊上網課的時光裡,時常有種人生計劃被瞬間打亂的感覺。話雖如此,這波衝擊對我這種過日子從不按計畫走的人來說,其實也不算強烈,只是想像的未來變得不一樣而已,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2020尾聲|南橫栗松溫泉

Sunny

2020 終於要走了,真令人迫不及待。相比去年,今年實在淡然地讓人有點心慌,像是沒完成什麼事就這樣過了。自三月回臺以來,日復一日複製貼上的日子至今收集了將近 300 天,許久沒待在臺北的我重新熟悉了一遍這個城市的春夏秋冬,為了趕論文也見證了幾次夏季裡的日出,畢竟窩在房間裡遠距上課的日子效率實在讓人難以啟齒。

廈門鼓浪嶼|拖了整整一年的不專業遊記

Sunny

原文於 Medium,寫於20200810。2020 八月 此刻離去年的廈門行正好屆滿一年。回到臺北後過著被報告與論文追著跑的日子,這種生活模式讓我習慣性地長時間窩在家裡,時間一久竟一反常態地有些厭倦陽光,與臺北那惱人的典型夏日氣候。今年尚未累積任何獨旅足跡,說真的我很想念去年在...

1

曼城留學日誌|當病毒來襲時

Sunny

從危機體察東西文化差異原文於 Medium,寫於20200402。二零二零世界變動之大註定在歷史留名。前幾週在曼城,每天過得有如搭雲霄飛車般,驚險刺激又一波三折,大量資訊無時無刻透過網路席捲而來:首相又宣佈了什麼防疫政策、哪裡又多了幾例確診、誰的航班又被取消、哪個國家又關閉國界等等,太多來不及吸收的資訊隔一下子又更新。

金門獨旅:金城鎮的一杯咖啡

Sunny

金城鎮的巷弄去年八月,從五通碼頭搭船到金門。當時島上除了觀光客偶爾騎著摩托車從身邊呼嘯而過,幾乎沒什麼人。他們騎車我走路,這一快一慢的對比不禁顯得依賴公共交通的我十分怪異。慢慢地晃著也就過了三天,啟程回臺北的當天早晨,來到青旅旁的咖啡廳。當時店裡一位客人也沒有,只有咖啡師在櫃檯忙碌著。

走進傳說中的魔法森林:塔曼山

Sunny

昨天被森林系好友S拉去久違地爬了一次山。因為向來愛海不愛山,加上最近又宅了一陣子沒出門,出發前我早已設想好自己待會掙扎著氣喘如牛的樣子。果然一開始我只能頭昏腦脹艱難地跟在S後面,一方面覺得自己笨拙滑稽,一方面羨慕S腿長手長步伐優雅的樣子。每當有倒下的巨木橫躺在我們面前,S都能輕巧...

曼城留學日誌|來自孟加拉的超人:我愛他,未曾有過一絲後悔

Sunny

曼大校園一隅。這並非一個愛情故事。Ara (以下簡稱 A) 來自孟加拉,是我的同班同學。與 A 初識是在一堂主講災害管理的必修課上。當時我晚了幾分鐘進教室,推開門急匆匆在第一排就近找位子坐下,經過 A 時她特地挪了挪坐椅讓我通過。我趕緊坐下,與 A 中間剛好隔了一個空位。

獨遊馬賽:與摩洛哥沙發友的文化交鋒

Sunny

Vieux Port 上的集會(圖中文阿爾及利亞國旗與阿瑪濟族旗)。Mustapha,三十歲,來自摩洛哥的阿加迪爾。能說流利的英語、法語、阿拉伯語、柏柏語,目前正在學習德語與西班牙語。我們透過沙發衝浪得知彼此同時在馬賽旅行,便約了頓晚餐。穿越老港區重重人群,我來到位在港口第一排最...

獨遊馬賽:沙發主的法式優雅

Sunny

地中海的陽光,融合多國文化的港口老城。原文於 Medium,寫於20191221。馬賽老港 Vieux-Port與最高點守護聖母聖殿 Notre-Dame de la Garde。我從來沒去過任何一個地方是在第一秒就愛上的,除了馬賽。馬賽 Marseille,位在南法普羅旺斯省,是法國繼巴黎之後的第二大城。

曼徹斯特:留學是一場與自己的對話

Sunny

原文於 Medium,寫於20191203。曼城市中心街景。第一個學期過了一半,任務完成四分之一,剩下四分之三待完成。其實這兩個月裡,大多數的時間都與報告、大量的 Reading、 CV 和 Cover Letter 為伴,只有十一月初難得的 Reading Week 能快閃倫敦...

曼城留學日誌|關於科系

Sunny

International Disaster Management 到底是什麼?本文寫於20191126。來到曼城已兩個半月。所謂碩士生的生活,除了平時上課,其餘的時間大都在趕報告、上網找課外資源、改 CV 與耍廢 (拖延症) 中度過。有鑒於畢業後不一定有機會留下來工作,所以想趁...

廈門芙蓉隧道|我愛妳,再見

Sunny

廈門大學,別稱「全中國最美大學」。為了兼顧教學品質與校園安全,廈門大學並沒有開放給遊客自由出入參觀,想進入校園必需在三天前於校方的微信公眾號上先行預約,每日分早上下午兩個時段,而每個時段僅開放兩千五百個名額入校。試想,我必需在同一時間與全世界的人搶兩千五百個預約名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