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懟懟侠

程序員/詩人/作家/社會人/吹牛大王⋯

所有的感同身受都是美麗的謊言

這個世界從來都不存在感同身受。

人人皆不同,任何求同的理念都是空想,任何求同的思想都是為了存異。

見事有所「感」,並無問題,但是「感同」便極為不易,「感同身受」則完全是虛妄之言。

你的神傷,是他人的信仰。

你的毒藥,是他人的食糧。

你的苦難,是他人的奢望。

你的地獄,是他人的天堂。

別人的文字,有的披著一個正人君子的外殼卻埋著銅臭,有的虔誠卻失去理性趨與瘋狂,有的激憤難平一腔怒火簡直要燃了這一片天地,有的小橋流水不假外物卻有著自己的一方世界。這些,便好像一個個封存著記憶和情感的泡沫,浮在虛空,彈進視野,落在掌心,炫出色彩,破裂,升华,消散,歸於虛無。

聽過他人的故事,但是我並不會因為他的一張老照片潸然淚下。

住過他人的屋簷,但是我並不會因為他的一盆鬱金香心花怒放。

從他人身上,找不到真正的自我。

人走過一生,作一幅畫卷。

一个人的過去,是他畫布的底色,現在,是他手中的油彩,未來,是他畫中的留白。我們中的大多數都做不到少年得志,除非是精專投胎工藝的富二代,或者是某些才華橫溢的靈魂。我們中的大部分都是在離開學校之後才開始執筆,之前的一切都是別人留給你的一抹底色。

这样好像有些不公平,我的人生,憑什麼任由他人指手畫腳?我的人生,憑什麼任由他人胡亂塗鴉?

理由其實很簡單,這個世界本無公平,而一個人作為社會中的一員,便要接受他人給予你的一切,不論是讚賞還是嘲弄,不論是苦難還是幸福。雖然接受並不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事—對於好的我們報恩,我們回饋以善意,對於壞的我們報復,我們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我們能做到的很多,因為我們是人類,是這個世界上食物鏈的頂端。但是,接受卻是我們必須要做的事情,因為,我們接受的是我們的過去,作為社會中一員的身分認同。否定自我的存在,否定自我的身分,那將是一個多麼殘酷,多麼悲傷的故事。

活动发起!有价值和有温度的评论

你就是锦鲤!少数派多元创作大奖赛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