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写字的人 I write.

特朗普是在说谎,还是在胡扯?关于谎言的哲学分析

特朗普上任仅两周,这位新任美国总统与美国主流媒体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仅上任一天,特朗普和他的白宫发言人就开始不顾证据地指责媒体不实报道其就职典礼的人数。接着,特朗普在推特上宣称,如果不是数以百万计的非法投票,他就会同时赢得选民票(popular vote)。然而证据表明,这绝对是错误的。主流媒体没有放过这些不实言论。NBC新闻将这些成为假话(falsehood),《纽约时报》甚至在头版将特朗普的言论称为“谎言”[I]。总统与媒体的关系更紧张,同时媒体将这些言论称为“谎言”在媒体界也引起很大的争议,特别是当媒体被认为需要报道事实与真相时,将言论称为“谎言”似乎同时报道了说话者的意图,这未必是恰当的新闻报道。问题正好是,特朗普是在说谎吗?

哲学或许可以帮助我们回答这个问题。说谎是否道德?这是哲学中争议不断的问题。然而,讨论这一问题之前,我们似乎也需要先定义什么是说谎。谎言的定义因此也成为哲学需要讨论和解决的问题。哲学中对谎言定义的讨论,或许能够帮助到我们去解决上述的问题。

谎言的四个必要条件

什么是谎言?尽管没有普遍被认可的标准定义,哲学中对谎言的传统定义至少包括四个条件:

说话者在说谎,当且仅当,1)说话者说出的是一个陈述句,2)说话者相信这句话是假的(或者她不相信这句话是真的),3)说话者的陈述是对着另一个人或一群人说的,4)说话者有意图令说话对象相信这个陈述是真的。[II]

假想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就能理解这个看似非常技术性的定义。假设在愚人节,韵诗刚从家里出来,见到妹妹紫棋,对她说,“家里着火了。”旁边路过的敬轩听到之后,觉得事态紧急,于是打电话通知消防。

在这个例子里面,韵诗对紫棋说了一个愚人节的谎话。这个情况符合上述的传统定义。韵诗的话是一个陈述句。如果她说的是“家里着火了吗?”,这是她并没有说谎,而不过是一个提问。如果她说“回家点火”,这就会变成指使纵火而不是说谎了。另一方面,韵诗刚刚从家里出来,她当然知道家里一切正常,所以她不相信家里真的着火了。同时,韵诗是对着紫棋说的话,她要做的正是让紫棋成为“愚人”,所以韵诗有意图,希望说话的对象紫棋相信家里真的着火了。韵诗是对紫棋说了谎。但是,尽管路过的敬轩听到并相信了,但是诗韵并没有对敬轩说谎,她并没有欺骗敬轩的意图。

哲学的分析正是为了找到概念的充分和必要条件,而这个例子和上述的传统定义就是在分析说谎的必要与充分条件。定义中的四个条件分别就是说谎的必要条件,这意味着,说话者只要不符合其中的一条,她就并非在说谎。反过来,这四个条件加在一起,就是说谎的充分条件。也就是说,如果说话者都满足了这些条件,那么她就是在说谎。

于是乎,如果媒体要指责特朗普在说谎,那么媒体指责的是,特朗普说出了一些他相信是假的陈述,意图欺骗美国人民,让她们相信这些陈述是真的。当特朗普说,有一百五十万人参加了他的就职典礼,或者,有几百万人非法投票了,他当真说谎的话,就意味着,他本人相信这些陈述是假的,并且意图欺骗美国人民(至少他的追随者)相信这些都是真的。媒体作出这样的指责,当然会引起激烈的讨论。特别是,这个指责中,认定特朗普意图欺骗美国人民。如何报道领导人的意图,自然是媒体需要非常谨慎地处理。如果无法证明特朗普意图欺骗,那么他就不符合说谎定义中的必要条件,他并不是在说谎。所以,媒体报道错了吗?

然而,说谎的定义中,一定需要意图欺骗的条件吧?

意图欺骗是说谎的必要条件?

考虑以下两个例子[III]:

假设小红因为听信了某些谣言而找敬轩报复,尽管她不知道敬轩是谁,只知道敬轩是一群人中的一个。她威胁要求敬轩站出来。这时,敬轩不想朋友们受罪,站出来说“我是敬轩。”然而,旁边的韵诗也站起来,说“我是敬轩。”接着,紫棋也站起来说,“我是敬轩。”耀明也站起来说,“我是敬轩。”……

又或者假设,法庭审判黑社会头目韩琛,有大量证据证明他谋杀。其中有目击证人伟强看到韩琛谋杀的经过。伟强知道,除去他的证言,其他的证据十分有力,足以证明韩琛罪名成立。同时,伟强很害怕韩琛的手下会报复。所以,出庭作证时,伟强为了保命,说“我没有看到韩琛谋杀的经过。”

这两个例子都对谎言的传统定义提出挑战,特别是传统定义中的意图欺骗的必要条件。传统定义认为,说谎者有意图令对方相信所说陈述是真的。两个例子正好提出反例。

在第一个例子中,韵诗、紫棋、耀明所说的话,在我们的直觉看来就是谎言,但是她们说话时似乎并没有意图令小红相信她们自己的陈述是的,相信她们是敬轩。相反,她们的意图更像是希望小红不要相信自己的陈述,从而令小红也不相信敬轩所说的“我是敬轩”是真的。

第二个例子中,伟强可能根本没有意图去使得任何人相信他的陈述是真的。他仅有的意图可能是希望避免受到报复。但是,在我们看来,伟强的确说了谎。

这两个例子说明,有一些谎言并没有意图去欺骗对方相信其陈述为真。这样说来,意图欺骗就不应该是谎言定义中的必要条件。不少哲学家持有这样的看法。例如美国哲学家卡森(Thomas Carson)认为,意图欺骗不需要成为定义谎言的必要条件。在他看来,只要说话者说出了她认为是假的陈述,并且在说话时的语境下她保证了她的陈述为真而非相反,这时,说话者就是在说谎[IV]。在第一个例子中,韵诗等勇敢站起来回答问题。这个就是她们保证其陈述为真的语境;在第二个例子中,伟强出庭作证的语境中他保证他的陈述为真。所以她们的陈述都符合卡森的谎言定义。

若如此,媒体指责特朗普说谎,就不需要证明特朗普意图欺骗了。作为美国总统,在正式场合下对民众公开发言,这个语境下的特朗普就保证他的陈述是真的。这时如果特朗普对民众说出他相信是假的陈述,那么特朗普就是在说谎。媒体就没有必要去证明特朗普的意图是要令民众相信他关于就职典礼人数、非法投票的陈述是真的。

当然,意图欺骗是否谎言的必要条件有很大的争议。譬如哲学家拉奇(Jennifer Lackey)认为,意图欺骗必须是谎言的必要条件,否则指责别人在说谎的道德谴责就无从谈起了。[V]上述两个例子中,说谎者其实都在意图欺骗,但我们未必需要对欺骗进行狭窄的理解。在更宽的理解中,欺骗除了让对方相信假陈述以外,还可以仅仅只是隐瞒信息。隐瞒信息也是一种欺骗。两个例子中的说谎者都是通过隐瞒信息来误导听者,所以也符合传统定义。[VI]于是乎,在拉奇看来,意图欺骗仍然是说谎的必要条件。不过,这时候需要的证明就弱了很多。根据拉奇的定义,媒体指责特朗普说谎,媒体需要证明特朗普有意隐瞒信息就足够了,比如证明作为总统,他获得证据可以说明他的陈述是假的(证据都是公开的),但他并没有说出来。这时,指责特朗普在说谎,似乎并不是问题。

“另类事实”作为回应

面对媒体对特朗普言论不实或者特朗普说谎的指责,特朗普的团队也进行过不少的回应。媒体指出特朗普所说“大选结果中有数百万非法投票”是谎言时,,白宫发言人回应,特朗普是根据他特有的数据而作的发言。更著名的是,面对媒体指出特朗普就职典礼人数并非史上最多的证据时,白宫顾问凯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说,白宫发言人只是给出“另类事实”。这些都是为了回应,特朗普并没有在说谎。

根据上述说谎的定义的讨论,说话者在说谎的其中一个必要条件是说话者相信她的陈述是假的,或者她不相信她的陈述是真的。也就是说,说话者在说谎,仅当说话者相信其陈述为假,或者说话者不相信其陈述为真。根据条件句逻辑中的否定后件否定前件原则,只要说话者相信其陈述为真,说话者就不是在说谎了。这正是白宫发言人和白宫顾问尝试要做的事情。只要说明特朗普相信他的陈述为真,他就并非在说谎。

自然,这是非常符合逻辑的思路。然而,实际的结果是什么?各种证据表明,特朗普就职典礼的人数并非史上最多,大选中并不存在数百万非法投票。这时候为了避免说谎的指责,强行要说特朗普相信他所作的陈述,这不正正表明,特朗普十分无知吗?作为美国总统,无知的特朗普带来的可能是更严重的灾难。

不关心真假的胡扯

也许,特朗普并非无知。他并不相信那些他所作的明显是假的陈述。也许,他根本不在乎不关心他的这些陈述是真是假。作为曾经的真人秀明星,他需要的可能是镜头的聚焦,观众的关注。就如他在选举之前所作的一样,在推特上把他看到能够吸引眼球的陈述发出来,不管其真假。当他在推特上发布假数据时,福克斯新闻的保守派主持人奥莱利(Bill O’Reilly)也质问特朗普。而特朗普的回答是,“难道我就要每一条去检查它们是否为真吗?”

当特朗普不关心真假地做出各种陈述判断时,他或许真的没有说谎。然而,这意味着,特朗普正在胡扯(bullshitting)。什么是胡扯?哲学家哈利·法兰克福(Harry Frankfurt)在他的名篇《论胡扯》(On Bullshit)中认为,说话者在胡扯,就是他根本不在乎他的陈述是真是假便做出判断。胡扯的本质正是这种对真的漠不关心。[VII]特朗普在扯淡,不在于他的陈述是假的,而是他虚伪。因为胡扯并不在乎真假,所以胡扯的人未必在说假话。不过,法兰克福提醒我们,“在事实或者他认为的事实方面,胡扯的人也许并没有欺骗我们,或者甚至没想过要欺骗我们。他必然尝试要欺骗我们的,是他的企图。他唯一不可缺的特征是,他以某种方式歪曲了他的目标。”[VIII]

说谎者还需关心真相方能说出谎言。胡扯的人并不需要。“他毫不在乎他所说的是否正确描述了现实。他不过挑出话来,或者编出话来,以符合他的目的。”[IX]“在一点上,比起谎言,胡扯才是真相更大的敌人。”[X]

一个拥有强大权力的人在胡扯,结果甚至会更加糟糕。我们不知道他将带来什么,或者将我们带向哪里。借用主持人囧司徒(Jon Stewart)的话[XI],胡扯的人可以用胡扯把本来不好的东西讲得好听,“不是‘穆斯林禁令’,只是主要人口是穆斯林的地区的禁令”;也可以把糟糕的东西隐藏在大量的胡扯之中,“这些都是移交我生意的文件,律师见证,我全心当总统。”中间藏着的是,“我的儿子们管理我的生意,背后有我在当美国总统。”;胡扯的人还可能用胡扯拖延该做的事情,“等我的审计结束就会公开我的税单”“美国人民不关心我的税单”,事实上,税务局说现在公开没问题,超过一半的美国人民很关心。

面对拥有权力的胡扯之人,我们不能再仅仅只是耸耸肩说一句“扯淡”就过去了。“警惕是对抗胡扯最好的方法。”[XII]而警惕,正正就是在乎真相。

本文2017年2月先发于香港01哲学

参考条目:

[I]Michael D. Shear and Emmarie Hueteman, Jan. 23, 2017, “Trump Repeats Lie About Popular Vote in Meeting With Lawmakers”, The New York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2017/01/23/us/politics/donald-trump-congress-democrats.html?_r=0

[II]Mahon, James Edwin, "The Definition of Lying and Deception", Th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Winter 2016 Edition), Edward N. Zalta (ed.), URL = .

[III]两个例子参考Lackey, J., 2013. ‘Lies and deception: an unhappy divorce,’ Analysis, 73: 236–248. p. 239.

[IV]Carson T.L., 2006. ‘The Definition of Lying,’ Noûs, 40: 284–306., p.298.

[V]Lackey 2013, p.237.

[VI]Lackey 2013, pp. 241-5.

[VII]Frankfurt, H. 2005, On Bullshit,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 34.

[VIII]Frankfurt 2005, p. 54.

[IX]Frankfurt 2005, p. 57.

[X]Frankfurt 2005, p. 61.

[XI]Jon Stewart在最后一期“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的讲话,于2015年8月6日播出。

[XII]Jon Stewart在最后一期“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的讲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川普的电视讲话与撒谎政治学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