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3 篇作品累積創作 83079 
Sun

我的2019年度问卷 | 重新出发

1.2019年只剩下不到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個人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在决定了要去奥克兰大学之后才第一次跟父母讲。从开始申请学校到录取差不多到期了,我都一直没有跟他们说我的这个计划。那时候觉得,在所有都没有确定之前,跟他们谈计划或许只会让他们感...

Sun

我是清醒的厌女者吗?团结、身份与责任(三)

4. 团结 既然受益者悖论并不成立,据此而排除受益者参与到运动之中的结论也颇有问题,这时我们似乎有必要也反思一下,女性主义运动应该让谁参与的问题。特别是,当面对制度性系统性的性别不平等不断的压迫,女性主义者常常需要动员和争取需要的力量,此时最常见的口号便是女性主义者的团结。

Sun

我是清醒的厌女者吗?团结、身份与责任(二)

2. 受益者悖论 暂时不管上述两位女性主义者的观点极端与否,背后的论证合理与否,面对清醒的厌女者,她们的观点和策略正好点出一个更深层的悖论式的问题:当社会上出现系统性不正义或者压迫时,不正义或压迫的受益者如何能够加入旨在改变社会中这些问题的运动呢?

Sun

我是清醒的厌女者吗?团结、身份与责任 (一)

(文章中“女性主义”和“女权主义”是交互使用) 1. 清醒的厌女者 当性别平等的意识开始发展和流行时,当女性开始为女性的权益而奔走努力时,越来越多男性也开始以女性主义者的身份自居。而这些自称女性主义者的男性之中,总有那么一部分,不过是清醒的厌女者(the woke misogynists)。

Sun

“我是女权主义者,但……”:第三波女权主义

“我是女权主义者,但……”:第三波女权主义 What Women Want第一章节选,pp.15-17 [文]Deborah Rhode [译]刘满新 对妇女组织的另一个挑战产生于妇女运动内部,来自所谓“第三波”女权主义的年轻女性。

Sun

為什麼說「憤怒」是種必要的情緒?

本文修改版先發於新京報書評週刊 英國牛津大學設有多個常任齊切利教授講席(Chichele Professorships),從最早1859年設立公共國際法律教授講席(Chichele Professor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到最新1944年設立的...

Sun

面對分裂的社會,仇恨言論不應該受限制嗎?

本文首刊於澎湃思想市場 (2017.3) 上週三晚上,美國堪薩斯州發生一起槍擊案。在一個小酒吧里,白人疑犯先對兩名印度移民進行口頭上的辱罵,然後,在其他顧客和工作人員人員將其請出酒吧後不久,持槍重新進入酒吧,大喊一句「滾出我的國家」(「Get out of my country」...

Sun

抗議警察性暴力,80年代韓國民主化運動的先鋒

本文節選自《韓國婦女運動史:在運動中,女性身份浮出地表》,刊於澎湃新聞·思想市場 超過三萬名市民出席8月28日晚的Metoo集會,譴責警方性暴力對待示威者。性別議題也成為了這次放送中運動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Sun

我們對動物的虧欠:從食物到寵物的動物倫理

本文以标题“你对宠物的爱,实际是自私的欲望?”首刊于新京报书评周刊 動物,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動物是人類生活中的重要夥伴,我們會與貓狗共同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同樣,我們也會將動物送上餐桌,不管這個方式友好抑或殘暴。甚至遠在草原或者深入雨林的無數不同種類的動物,都與我們的生活緊密相連。

Sun

美国反堕胎法案:女性与胎儿之间的权利竞争?

本文首刊于澎湃新闻·思想市场 过去几个月,美国数个州议会相继推出了限制女性堕胎的法案,包括上周阿拉巴马州议会通过了法案,几乎禁止所有堕胎,除非怀孕对孕妇产生生命威胁,因强奸或乱伦造成的怀孕也不能例外。密苏里州议会也在周五通过了反堕胎法案,称只要有胎心跳动即不能脱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