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從事接案工作十餘年。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更多內容請看置頂關於我,或至我的個人網站:https://www.sunlinedesign.com.tw/,e-mail:[email protected]

你怎麼相信別人議論的我是我:離開那些總愛議論人的群組!

*這裡「被議論」的「我」,可以替代成任何人!

小時候,你有沒有遇過一個狀態?在女生的群體裡常會發生的:某甲跟某乙,分屬自己的小圈圈(就稱甲圈或乙圈好了。)因為甲圈人看乙圈人不順眼,於是開始漫開傳聞攻擊對方,然後去拉攏不在圈圈裡的人,紛紛要你表態「你要站在甲還是我這裡?」你不表態或覺得「這有什麼好選邊站的?」又有時你會說:「甲又沒怎樣,我看起來還好啊!」然後下一次你就成為乙圈的箭靶,或是當某甲跟某乙合好的時候,甲圈跟乙圈就一起傳聞你曾經在乙圈拉攏你的時候講了某甲的壞話,然後他們一起排擠你。而這種事,層出不窮地發生在校園裡,永恆都有人問你:「你要站在誰那裡?」永遠都有人質疑你的不合群、不夠挺他們。

中學的時候,你有沒有遇過總是有一個男孩,特別安靜嬌小喜歡靜態的活動(例如:閱讀),很少跟其他男同學一起打鬧,但每次只要有機會被逮到,就會被圍起來叫囂,指著他不夠合群、一定看誰不起,然後被拖到教室外面打了一頓,或是一直遇到被惡整的事情。那些一夥的男孩們,若是誰不出手一起修理這個男孩,還會常被嘲笑:「你沒種啦!」「你不挺兄弟喔!」……於是常常有意無意本來根本不想欺伍人的男孩,也順手的朝那個小不點兒踹了一腳。

或者,你有沒有曾經在教室的課堂上看著一個不太會整理服裝儀容的女孩(或髒髒的男孩)被甲圈或乙圈的同學們叫到台上去,接受他們的公審。那個狀態可能只是那女孩真的比較不修邊幅,也從來沒有人願意親近她告訴她:「妳的頭髮有頭皮屑,妳要不要試試我用的洗髮精?」「我以前痘痘也好多喔,但我都用這個洗臉,妳要不要試試?」或者,她的衣服沒有母親幫她熨燙,也沒有人教她怎麼整理衣服,就只是背地裡一直議論著她:「她好髒喔!」「她是不是沒有媽媽?」「她都不洗澡的」「她都沒人教喔!」「她好噁心」……最後就上演了一場課堂上的公審。

再不,你有沒有遇過,你因為北漂離鄉工作,餐餐都要省點錢,不太跟同事出門吃那種你根本無法負荷的餐點,於是常常拒絕跟同事一起餐敘,久而久之他們常覺得你小氣、你不喜歡他們、你不合群、你就是自命清高的王八蛋,然後聯手起來冷凍你(職場冷暴力)。

更常見是:親戚的群組總是議論著八百萬年沒有見過的誰家的孩子、哪家的親友,因為面見得少,所以顯得神祕,若是一見面有磨擦,那之間的勾心鬥角的戲碼不知道可以轉轉多少個版本,各方都有自己的說法,要是幸運可能分成幾派人馬,可能會有人挺身而出替主角說幾句話,若不幸主角可能變成全民公敵,常常過著幾年事情淡忘了,才有人想起這個人的死活(或者連死了都沒有人知道。)

若在網上。也許你遇過(而且搞不好是常態)有某些共同討厭A的人開了一個群組(社團)然後成天講著A的所有事,只要一個人跟A對到話,或者A今天有什麼新發文,那個群組裡就會沸沸揚揚無所不用其極的議論著A每一個舉動、每一則發文,每一個人都把那樣每日一罵、一酸、一恥笑A的行為視作一種常態或者習以為常的當作閒暇之餘的娛樂。

但這些狀態裡,最常出現的共通點是:多數的人都沒有跟「被議論」的人說到話或真正的相處過,甚至沒有去證實那些議論裡的揣測、捏造,然後就加入群體裡,成為這個群體的一員,從別人的說法裡去塑造出「大家一起討厭的人」。

而多數人都很怕被孤立、被討厭,所以常常就靜靜地待在這樣的群體裡,希望成為群體裡的一份子。因為只要一發聲提出質疑,就很容易成為「下一個大家一起討厭的人。」最有意思的是,沒有人發現:那些總是會議論著別人、拉攏著所有人跟他同一陣線的人,很有可能也會這樣對待其他的人。

上面講的幾個例子。選邊站的、職場冷暴力的是我親身經歷,其他都是我的同學、網友遇到的事。

那個被叫去台上公審的女孩,後來哭著來問我:「我做錯什麼為什麼大家要這樣?」她一直哭一直哭,哭到路過的老師以為是我欺負她。我跟她說:「妳沒有做錯什麼,妳只是比較少跟大家講話……」然後她問我頭髮要怎麼整理(天殺的我就沒留過長頭髮我怎麼會整理啊?)她問我裙子要怎麼燙(我的制服從來都是燙出一條一條線才會上學,在家工作後就沒那麼在乎穿著。)畢業後她去了新學校給我寫了卡片說交到了很多新朋友,我很替她開心。(也是畢業後的某日,那些公審這個同學的其中一個同學,給我傳訊息說她在新學校也被欺負了,對那個被公審的女孩感到抱歉!)

那幾個每次都會被男孩們欺負的男孩們,有些會跟我聊棒球(他們只是安靜或嬌小,還是喜歡棒球的。)有些會跟我聊音樂,有些常叫我去救他們然後換我被威脅恐嚇。最有趣的是其中一個恐嚇,是同學在補習班跟我說某個學校很風雲的老大要揍我,他是我先修班的同學,我始終沒有去問他幹嘛要揍我,我嚇都嚇死了老是東躲西閃的避開他,傳言嘛傳來傳去超可怕的,直到畢業那一天我一時躲不掉,那個同學跑來跟我說話,他問我:「欸你為什麼三年來看到我都不打招呼?」我才發現,我跟他也沒爭執也沒誤會,為什麼沒有直接去找他問清楚?為什麼要那麼傻相信傳言!(他在先修班裡是沒有人敢跟他做朋友的同學,只有我會跟他說話!)

網路,讓人關係更緊密了嗎?可能是,可能不是。但亙古不變的,從沒有那麼方便的通訊軟體到現在隨便人人都有N個群組的世代裡,人們總免不了去議論別人!

我們常會說:「你不用管別人怎麼講你!」但我們常常忘記一件事:「我們能不能不要隨便議論別人?」我們更甚很難在群體裡表達自己真正想說的,就連發現「欸你議論的那個人根本不是你講的那個樣子。」我們都很有可能不敢發聲說一句:「你這樣講人家不厚道!」

有些群組免不了就是離不開的。但有些群組,你可以不加入;有些議論人的話題你就算不制止,但你可以不參與!

記得喔!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被議論的那個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你怎麼相信你看到的我是我?

5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