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從事接案工作十餘年。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更多內容請看置頂關於我。email:sunline.liu@gmail.com,歡迎贊助:https://bit.ly/sunlineathome

那件剛來matters發生的往事,以及我那毛很多的高高在上!

發布於
修訂於
沒事不要點進來。

應該發生在疫情之前了吧?我記不清楚了。這一年多來在matters(或說大量寫字以來)我時時刻刻都在轉換心情。寫字,是一種日常的自我辯證,而我快速又敏銳的思考,也經常性地讓我在生活裡有所生命的領悟。E問我:「你自言自言寫字的時候會覺得這是一件很消耗的事嗎?」

所有的互動對我來說都是消耗。比如說剛有clubhouse我會興奮跟著所有人講話,最高連續整天講十二小時、連續數天(跟不同人,但在同一天)都讓我想吐(身體反應的)。但我有一個習慣是:「讓自己遠離一件自己著迷卻又不健康的事,就是把那件事做到想吐。」電影《The End of the Tour》有一段劇情是這樣:當紅作家大衛佛斯特華勒斯談起家裡沒電視這件事,他說電視會讓他沉迷,所以他家裡沒有電視。電視會干擾他的思考和創作。原則上我也是這樣!(太過緊密、親密的接觸,會干擾我。)

包括黏在matters、facebook,留言回來回去,line聊天聊來聊去,對我來說都是消耗,整個人都會很疲累,並不是那種:「喔好像我不參與太多的對話、互動,我最高尚。」不是,那很純粹是如酒、如糖、如菸、如咖啡因,有些人可以一天喝掉一瓶紅酒、抽兩包菸都沒關係,但我抽兩根就會頭暈、喝伏特加調酒不能超過兩杯會宿醉到隔天沒有辦法工作。當然,焦慮時我瘋狂的一直寫字(那種字數不是一天一篇兩千字的文章,是無止盡的長貼文,一天三千五千的累積)也是一種內耗,而且我常很討厭這樣的自己,但寫字應該是我最能控制自己焦躁的時刻了。

剛來matters時,因為急欲與facebook外的群眾對話(很像剛有clubhouse的時候。)花了很多的時間黏在matters,在這裡聊天、對話、表達自己。我想我來matters上最後悔的事就是表現自己多熱情的那一面,我忘記我自己在很多時刻都是很冷、很高高在上、很傲慢的樣子。(是很容易傷人的)那時候的熱情,某一部分是因為發現「有人要跟我講話」的開心,也還有很多「啊!終於有人看到我的」那種心情,還有一部分是因為「像我毛那麼多還能有朋友」而感到內在被安撫了,然後將自己的熱情完全攤在這個平台上。

(自剖不害怕嗎?怕啊!姑且一試嘛!不試怎麼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我的接案人生不就是一路被我試出來的嗎?)

那時發生了一件事,前幾天才跟E提起:

有個孩子說起他未來的規劃。因為跟我本身的領域有關,我跟他閒聊了一陣後(在留言)某日,我突然發現我竟然用我最討厭的大人樣貌,在觀看那個孩子,跟那個孩子講話。這是在我成年、成為「可能是長輩」的年紀以後,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

我內在非常厭惡自己這樣帶著年紀的姿態、自我的經驗恥笑對方的模樣。那是我從小到大最不屑的大人貌,而我竟然成為了那樣的大人。

然後,

才有全部隱藏文章的那件事(2020.01.29吧?):我憑什麼在這裡大放厥詞?我憑什麼寫這麼多狗屎讓別人閱讀?(我成為我最討厭的那種大人了啊!)*這件事真正的主因是這個,另一個才是太多的注目了。

後來開始我為期100天都沒有斷掉的寫文記錄。要說是為了累進那個數字其實不是。即便2020對我來說,已經比我的2015~2019年穩定許多,我仍然在龐大的焦慮中活著(我寫很多字是因為我的焦慮無處可去,不會像我現在想寫小說。)

如果當時有參與到,又比較敏銳的人會知道2019~2020有大概半年的時間裡,「文字平台」的討論度非常高(大概要一直到疫情一發不可收拾以後,比較退燒)讓我最感焦慮的不是我寫了什麼給別人看、誰看我寫的?

我多半都在焦慮「青年們的自信」這一塊。沒有寫在matters的字,可能有超過五封以上超過兩千字的email,是寫給我當時很依賴的一個朋友(或幾個朋友)我很焦慮這件事!為什麼焦慮?(我說的都是台灣青年,每個國家的狀態不一樣,我不是社會學者有能力去關心太多。也別來奚落台灣,每個地方都有自己需要面對的事。)

我開始回想我二十歲的薪資、工作環境,然後想起上面說的那個孩子。(如果有誰有記憶的話,在疫情之前,社會是在討論窮忙、青貧這些事。)我在想為什麼人人都想要斜槓出去做更多的事來增加收入?(卻又常常連寫個文章都猶豫不決,還常有一些有的沒的規定要求自己,連跨出去第一步都很難。)沒意外的答案是: 「出去上班的收入太少了!」(跟全民炒股還投資賺被動收入的理由差不多。)

現代青年們的起薪,如果依標準薪資算,是比我22年前第一份工作還少的。我能夠理解這樣的狀態,寫個字賺個支持、likecoin,對能藉此創造收入的人來說,真的是不無小補了。(以前很窮的時候,多希望身上多一千塊,一天的三餐就能多三十塊來支配,三十塊可以從滷肉飯跳級至少可以多吃一根7-11的熱狗或叫一盤燙青菜了。)

所以我鼓勵所有真的需要多一點點收入的人寫作、創作,當然後來我也實驗性質的下去玩了互拍(確實有成效沒錯喔。)雖然我自己認為「大量的社交互拍、團抱」這些事,不會幫助「創作」,但我對於「能夠想出讓別人替自己拍手、支持,創造出數字」只要是用心觀察、行銷、經營的人,也都值得被學習。(要創造一個長而久遠並且用心思考過的「模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要一直到2020年底我讀了這本書,我才決定饒過我自己和那個不斷要收我焦慮信的朋友:太過渴望能在這些焦慮的事情,去盡點什麼力來改變什麼,才是我內在最焦慮的事吧?(沒有辦法做些什麼去改變的無能為力。)是我對自己太勉強了。

讀我字的人,喜歡的喜歡,不愛的常覺得我在說教。很確實喔,尤其在matters上討論風氣,很容易去了別人的文章踩到線(別人踩我,我踩別人。)在現生活裡,別說其他人,我的家人也有時覺得我太碎唸、規矩多(毛多)。比如說有回我姊只不過跟同事說:「妳真的是一個很愛找別人麻煩的人耶!」我跟她說:「妳怎麼可以這樣講別人!」(我對任何人都不會這樣說。但我忽略了也許那是別人的對話方式。)

我也遇過不少人會因為我說話的方式和表達的語氣跟我說:「你憑什麼高高在上的教育別人。」後來我想這件事應該可以這樣回應的:

比如說,剛開始有些人會想加我的Facebook,我也加了。但是我是一個不會把Facebook裡私領域的東西(不公開或是私下訊息,我甚至拒絕進入任何群組。)拿到matters上這種公開發文裡說,對我來說這是一件不正確的事,所以我不做。但總會有人界線不明對吧?我的作法是做不到公私領域分清楚的,我就不讓他看我私領域的事。

於是很多人會覺得我高高在上刪了別人。

比如說,我取消追蹤matters上的人,其實是因為我受不了通知太多(當時連追蹤者去其他人那裡留言都會通知。)既然我有空都會把新文都讀了,追不追蹤又何妨呢?我實在沒有辦法接收那麼多訊息,包括所有圍爐的廣播太多我都沒辦法。

於是又有人會覺得我高高在上刪了別人。

自律的文寫得多了,有些事從來沒有寫過的是,在人際關係的界線,以及互動模式裡,我極為龜毛的自我要求,常常變成別人口中的高高在上。如果是我去別人的文裡撒野而給別人這種錯覺的話,那我願意致上我最誠摯的歉意。(但我依然不認同某些措詞。只是我沒必要去戰別人。這應該也是我在matters裡一直一直學不會而且不斷反省的事。)

喔,如果你遇見過我刪掉什麼,那也是因為我覺得我自己說錯了什麼、多事了些,而有的行為。

大部分的時候,我的世界只有我或願意跟我一起前行的人。不論我寫了什麼長篇大論批判人生,或是我寫了什麼好像很警世勸戒,那多半都是寫給我自己看的(自我反省用的)我常常沒有辦法同理別人的軟弱和脆弱(以及別人的傲慢和了不起⋯⋯)那是因為我的人生常常不太容許我軟弱,到後來我連討拍都學不會。(我也甚少使用「玻璃心」這三個字。我比較相信每個人都有軟弱之處。)

如果認真要形容「阿線是個高高在上、愛說教的人」,我想如果我有給你這樣的感覺而且讓你討厭的話,那麼請你務必:1,不要看我寫的任何東西;2,不要記得有我這個人。(matters上無法不看到那也沒法。我很努力低調了。)

我的自我要求、我寫的社會觀察、我焦慮的青年世代、我關心的任何事,都只與我有關。

曾經有一個人在我把我畢生對於出版的經驗都告訴她之後的某日,我對她的構想題提出了質疑時,她也是這樣對我說的:「妳憑什麼這麼高高在上?」也有一個孩子在我陪他聊很久他想做網紅時,對他提出疑問時,他也是這樣回應我的。我偶爾會想「所以我陪你們講話」「給你們意見」甚至出力幫忙時,都不能抵過我給你們那種極度的厭惡感嗎?我一直都會想起這些事。

最後,寫這些在matters或公開寫好嗎?(don't worry,網路上的事消長很快!自剖被拿來找碴的,大概只有想找你碴的人才會做!)

但無論如何,人沒有辦法左右任何一個人怎麼看待自己的。但有幸的是,在matters上,始終都有人能替我證明我所信仰的事:

書寫是件極為美妙的事!尤其以文字交流和觀看自己內在,文字都有其重量,讓我幸運地還能擁有思考撞擊下的互相包容、相伴。

我想我這幾天是真的很焦慮才對。否則沒事寫這些做什麼呢?焦慮什麼呢?我發現我除了小說外,什麼都不想寫了。這樣對一個高頻率更新的人來說,應該是要稍微焦慮一下的吧!哈。

對,連圖都懶得找。

喔!還有,不用擔心:「阿線你不要想這麼多。」沒事,我每天就是想這麼多的人,所以我得想盡辦法讓自己習慣這些思緒在我的腦海裡轉,找到方法讓消化它們就是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