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自由工作者,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email:sunline.liu@gmail.com,歡迎贊助:https://bit.ly/sunlineathome

絹印就是這麼好玩,把隨手的塗鴉穿在身上!

發布於

畫這些不規則的色塊是在去年某一個晚上,我正在錄一段音給一個朋友。說也有趣,大部分的網友沒有見過我,連我的聲音也難得聽見,大部分讀我文字的人,就字面上的解讀,很容易幫我畫一個框框:直接的、愛抱怨的、很憤怒的、帶刺的、充滿攻擊的、好管閒事的、嚴肅且嚴厲的、煩人的、囉嗦的、叨絮的……,或者是溫暖的、感性的、充滿溫暖的、正向思考的,但多半都是負面觀看的比較多。

若是講起工作,常常讓人覺得「冷」(其實是簡潔),以致於我常常在工作上的回答要經常性地加上任一種比較輕鬆的表情符號。

一直到2016年我在日本玩的時候發現在日本用Facebook竟然可以用直播,才讓一些網友能夠透過文字以外的方式認識我,才不會因為只解讀我的文字,用任何負面的感觀來回應我!

那段錄音也是這樣的。朋友因為打電話給我談心(大笑),然後發現我說話跟文字有相當大的落差,還帶點療癒的效果。(我的聲線落在小男孩還沒變聲、有點孩子氣的頻率上。)由於「寫字」實在太容易使人莫名地很愛誤會我的表達,所以那天我就對著iPhone錄了很長的一段話給她,而且還錄了三四次,錄到我不知道我自己在說什麼!

錄的過程必須讓自己專心一點,我就拿起黑白在紙上塗鴉,原先只是塗小小的色塊,後來慢慢想填滿一張紙,就一再地變換方向、角度,沒有什麼規則就這樣塗著。沒想越塗越覺得也挺專注還滿療癒的,就一塊一塊接著塗,塗滿了兩張,一直到我沒有力氣再重複那段錄音。

我不太擅長畫「有形體」的東西,能把我的貓和我自己畫好就覺得很滿意了。其餘我畫出來的圖,多半都是用簡單的色塊和線條拼成的,但我非常喜歡我在那個錄音過程中的塗鴉。事實上人在跟另一個人說話的時候,有很多的時候都不是在跟「別人說話」,大部分的時候,多半是在「表達自己」,就像我那段錄音,我以為我是想跟對方說點什麼,讓她心裡好過一點,最後還是會回到我自己的身上,是讓我自己好過一點!而塗鴉就映證了我的自我療癒。

這幾天正好要做一批新商品的絹版,順道把舊的絹版給重新製作,便把這個色塊塗鴉丟進電腦處理一下,也做成絹版順便製作成衣服。有絹版後,要能印任何布製品都不是問題,只是像這種只有色塊的設計,在我製作商品和販售的經驗裡,多半不會有人買,但我還是會把它印成衣服穿在身上。

其中進電腦修改的時候,把一些細節也給調整了。比如說原來的色塊比較密,就將之間的間距給調整寬一點點。還有拿掉左邊的一個色塊,放上我自己的簽名,才成為最後的成品。

至於「絹印」這件事的細節,就留到《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B面》再說好了。絹印非常的好玩,把自己喜歡又好玩的事都變成錢,才是「財務自由」的最高境界!只是不是太容易就是了!

有人有興趣買一下嗎?哈哈!昨天把其他畫過的圖能印成衣服的都上架了!

更有趣的是,透過我的畫認識我的人,比較能夠接受我在文字上的表達,但依然會有很大的落差感。我的圖除了這些色塊外,全部都是我內在最童趣的部分,跟文字有很強烈的對比!

圖:
印成衣服的成品。
原稿。

。關於我。

你的心不自由,你的財務再自由,你都不會感覺自由!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