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自由工作者,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email:sunline.liu@gmail.com,歡迎贊助:https://bit.ly/sunlineathome

粉紅色是溫柔的顏色

童年的時候母親要我穿裙子, 我總是不肯,「不喜歡」大概是唯一的理由。但「為什麼不喜歡呢?」我無法描述,只覺得那個服裝局限了行為舉止,對於喜歡跑跑跳跳的我有著莫大的不自由,特別是穿上裙子後,總會一直被大人千交待萬叮嚀著動作要小些才不會動不動就走光,才不致於被恥笑著小內褲被瞧見!

童年到青少年前的那段日子,男同學掀女同學的裙子根本家常便飯,我不是被掀的那個,因為我不穿裙子,但我會一直被召喚去解救女同學,拉開那個愛捉弄女孩的男孩的手。沒有其他大人制止,這種事根本習以為常沒有人會理會,彷彿女孩天生就得必須經過這一關,才能細碎小步,走在眾人眼前!

當然,那些比較嬌小的男孩也沒有因為性別會特別被禮遇,總是動不動就被其他男孩推一把就委屈到漲紅雙眼怎麼也不願掉下眼淚,他們跟女孩一樣不願做出任何能讓那些嘲笑、欺伍自己的男孩,再進一步地嘲笑他們的軟弱!

男孩的眼淚跟女孩的不太一樣,女孩哭著哭著若是大人願意解危,還會說上一句:「他們跟妳開玩笑的,他們想跟妳玩嘛!」才不是呢!欺負就是欺負,哪來那麼多奇怪的理由:「那個男生喜歡你嘛!」、「那個男生想跟妳說話嘛!」才不是呢,小小孩天真無邪言語、行為,常常像利刃一樣躲在年紀底下,不知道「這樣的玩笑就是不能開!」、「不可以這樣對待別人!」就是「不可以!」啊!不管誰欺負誰都是不可以的!

一直到唸了女校,不論自己多久沒有穿過裙子或是國中小學那套不遵守校規,顯然在中學的校園裡不適用,加上學校的裙子是連身的,也不能像兩截式校服的百折裙那樣,在裙裡穿件短褲說脫就脫,還是得乖乖穿上。但奇妙的是高中三年我完全沒有抗拒穿裙子(只有冬天很冷的時候不想穿),一直到年近四十前,才跟姊姊討論起這件事,我才連結起「不喜歡穿裙子」這件事背後最大的理由!

學校沒有男孩會做出這樣無禮的行為。就算在同性校園裡的霸凌事件並沒有因為「性別」這件事特別減少,但總是比較不會擔心哪個男孩冒出來拉扯一下的狀態,至少可以不要太過緊張邁開每一步!

校園裡不論言語或肢體的暴力是無所不在的,只要稍不留意,就會有個孩子被逼到角落去。你沒有發現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都盡可能地將自己的害怕和恐懼藏在心裡!深深盼望自己快點長大、快點離開那樣沒有人能解救他們的環境!(可惜,真的有很多人都沒有撐到逃離的年紀!)

在每日疫情記者會上出現那個「口罩是粉紅色的男孩不肯戴」的問題,指揮中心帶頭戴起粉紅色口罩,不知道能不能消除粉紅色男孩們的焦慮?讓他們不要擔心這樣的色彩會帶來異樣的眼光和歉凌!不知道校園裡、家中的教育,能不能帶著孩認識所有的顏色、玩具、衣著,都不要那麼刻意地劃出性別的界線?讓孩子們都能從小開始學習尊重朋友們的選擇、喜歡的樣子;讓孩子們不要時時刻刻在成長的過程中感到孤立無援!

粉紅色是很溫柔的顏色。那是感到傷心時有人能擁抱自己的哭泣的顏色;那是大人看見自己害怕的時候站在身旁說:「不要怕,有我在。」的顏色;那是孩童間看到彼此不同的時候,會帶著好奇一起分享自己為什麼喜歡的顏色;那是很輕柔的套上任何一個男人身上會讓陽剛、不擅表達的嚴肅變得柔軟的顏色!

(這篇用iPad發的,圖也用iPad畫的。)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