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自由工作者,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email:sunline.liu@gmail.com,歡迎贊助:https://bit.ly/sunlineathome

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07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但變化可能變成你全新的計劃!

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全文:https://matters.news/tags/VGFnOjc5NDg

不曉得有多少人的人生,是跟著自己計劃一項一項執行、完成?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生命是永遠都在尋找方向?「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應該是每一個生命極大相仿的部分,誰都不知道明天會是什麼模樣。

如果我的人生有過極明顯的轉捩點,其中一項肯定是「莫拉克風災」。2019年7月,我寫下最後一篇莫拉克的記憶〈寫在莫拉克十週年前/勇敢〉後,如同父親過世的第十年,我決定抬起腳往前走去。我想我不應該一直提起這場災難帶給我的,但要往前寫下接案人生,「莫拉克」還是必然的會被提起。

一場打亂許多人計劃的災難、一場讓人從新審視「大自然」以及「自己」的變化!

不知道往前要做什麼的人生,也不會有太多計劃,就像前述的「對任何事都充滿好奇、勇於嘗試,並且不斷累積自己的經驗值,你也許不會有大鳴大放的機會,但肯定可以發掘許多未知的自己。」我接下所有我認為有趣的、應該可以完成的工作,其中一項是和書店認識的朋友連結起旗美社大的朋友談好年底的月曆設計。

那還是七月的酷暑,我還著迷於高雄當時舉辦世運時的熱情活力裡。七月世運結束,我跟旗美社大的L說:「暑假過後我帶小摺去旗山、美濃玩玩。」我的二專在旗山就讀,但因為搭乘校車以及獨來獨往的性格,從未和同學一起在旗美一帶玩耍,那些山林裡的氣味我從來沒有聞過,經過莫拉克的沖刷,我看到的也是後來的殘破!

與L相約不久後,那場我三十歲前夕的災難,打亂我原先的計劃。在這場災難裡,所有台灣南邊的人群,進入災區救災的救災、報導的、捐贈物資的、安撫受災群眾的、紀錄的……擁入受災嚴重的旗山、美濃、甲仙、茂林、桃源、寶來、六龜、那瑪夏……(台南、屏東也皆有災情)焦慮的心情籠罩了絕大多數的人!

「我還能做什麼?」我想那不只是我當時的念頭,也是成千上萬不在災區的人的想法。

M長年看我寫部落格和拍照,她與華人心理治療基金會及台北愛樂共同企劃了《八八風災災區藝文心靈陪伴計劃》。M問我要不要一起參與?「我還能做什麼?」在災難裡人們的焦慮會無限放大再放大,已經很焦慮未來不知道要做什麼了,也沒管「能不能做得好?」、「我可以嗎?」我在焦慮中跟著她進入旗美地區開始我從未想過的計劃、看見另一個自己的樣貌。


《八八風災災區藝文心靈陪伴計劃》是以台北愛樂的音樂家在每週三下午到校表演、搭配著心理治療師,陪伴那些山上撤離安置於我母校的同學們(小學到國中),而我的工作就是記錄這件事的過程。

M替我在美濃租了屋子,讓我也便可以進入災區拍些什麼、寫些什麼……但我必須解決自己從高雄市區進入旗美地區的交通。考上駕照後我只開過幾次車,再沒有坐上駕駛座,M弄來一台車,還得看我敢不敢坐上車、開上高速公路。

我以為我會害怕,但我沒有!那是我從未感受過的心情:「原來一個人什麼都沒有只能往前走的時候,能夠這麼勇敢!」但到底是因為退無可退了所以勇敢?還是因為真的認為自己能成為什麼而勇敢?我想還是前者吧!

那是漫長沒有收入的幾個月。我和M還接下旗山文化園區的《旗山單車山河祭》的影片採訪製作,也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事情,我曾一度以為自己該不會就靠拍照、拍片過後來的人生吧!但也沒有。同時我也接到年初在書展遇到的H發給我的書籍文宣設計案。

《八八風災災區藝文心靈陪伴計劃》這個計劃一直延續幾週後,往山上的路通了,學生們回到山上再度開學,已是那年的十一月。我和M從旗美地區撤離,中間還有一段插曲是這個計劃案因為每一週都有錄影、拍照,留下不少影音、照片,本來有機會製作成紀錄片,但也因為一切種種跟不上的變化(也沒有入選當時可能有經費的紀錄片補助)而中止,所有的計劃再度成為後來的變化。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旗山

後來我完成了一件事:

隔年的八月八日(莫拉克一週年)我和M將當時的照片、文字一起做成一本書《一週大事/臺北愛樂管弦樂團莫拉克風災心靈藝術陪伴影像書》,並以現今超流行的「募資」完成這本書的自費出版、販售、發行、捐贈……以及後續的攝影回顧展、講座。(至今仍深深感謝M當時處理所有我不想處理的細節,除了寫字、拍照、設計這本書外,都是由M對外統籌,免去我深感厭惡的人際往來。)

細節都記錄於此:跟著艾咪、換日線送《一週大事》到桃源鄉

至此,離我真的成為一個穩定收入的「設計接案者」還有多漫長的日子?不多!快了,再撐一年吧!

那些人生中從來沒有想過的變化,往往會從計劃的事中竄出來。那個當下你不會發現、更不會明白所有事情的意義。往後的日子,我經常想著這個人生的轉捩點,別人在災難裡失去好多好多,我卻在這場災難裡看到自己的價值。

原來這世界上有一種成就,不是賺很多錢、會很多事讓自己看起來很了不起。那種成就是從所有的人心裡得到一份小小的信任。那個當下曾經相信過我的每一個人,都給足我往後勇敢站著的力量。即使當時我做的那些事根本微不足道,卻仍然能從這些人的手中接下他們的「相信」,以及在我身上長出了自信。

多年後的現在,我總是會笑著跟那些問我「欸你為什麼那麼有自信?你怎麼那麼能相信自己?」的人說:「我以前不是這樣的。」

這是接案人生之前,莫拉克教會我的事。不只勇敢,還有「相信」!

喔對!說個笑話:

隔年因為弄了《一週大事》的書,也搞了幾個攝影展,我必須上台為這件事做個小小的演講。那是我第一次能這麼沈穩地上台不緊張的說話,很嚴肅,但還算可以將自己想說的都說完。朋友們都笑說:「第一次看阿線那麼正經。」唉呀,我平常都很緊張的呢!

關於八八風災及旗美生活的一些照片:https://www.flickr.com/photos/sunline/collections/72157650907885661/

圖說從上至下,當時相機是Canon EOS 450D:

20090904風災後第一次進入旗山,幾乎貼在水面上的便橋上。特意轉成黑白。
20091201與旗美社大的朋友在住處的午餐。
20091130桃源國小復學,往山上的路仍然殘破不堪!
20100721到台北看《一週大事》印刷

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全文:https://matters.news/tags/VGFnOjc5NDg

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前言以及01~06

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提高你的工作效率,把你的需求搞清楚!

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你永遠不知道的變數。只寫在matters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