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從事接案工作十餘年。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更多內容請看置頂關於我。email:sunline.liu@gmail.com,歡迎贊助:https://bit.ly/sunlineathome

有時候,想要戒掉什麼,可能做到極致就會不想做了!

發布於

我從小沒有什麼「癮」,但與其說「沒有癮」,還不如像小時候大部分的老師給我的評語:「學不專心」。我常笑說,如果在我成長的年代「過動」是一個會被提起或是被留意的特質,我大概就是那個會被抓去看過動症的孩子。(有意思的是,我長大還發現我有些亞斯柏格症的症頭。)

我無法專注在一件我不喜歡但也不討厭的事情上,但我對我非常喜歡的東西,會有一種超乎一般人的固執,比如說:寫字、做手工、寫程式(這是我第一個放棄的東西,因為它有我會讓我無法專心的英文)、做設計和排版或者連運動都是。當然玩我喜歡的單人手遊、電動遊戲機,也常讓我上癮,而讓我決定「我不要再玩了」的方式只有一種,就是花幾天的時間,好好的、全心全意的、無止盡的玩到底!

沒有「癮」這件事很有意思。比如說:菸癮、酒癮、咖啡癮……我完全沒有。

前兩項還有跡可循。

像是抽菸,我其實滿喜歡的,但我討厭即使刷完牙了還滿嘴都是菸味。有些人喜歡一個人是喜歡對方身上的體味或者由體味加著菸味散出來獨一無二、記在腦中怎麼也沒有人可以取代的味道,但我容易過敏的鼻子若長時間聞著菸味,即使明明喜歡看著戀人抽菸的樣子,卻怎麼也不想靠近,特別是那又濃又厚的黑大衛。我偶爾抽菸,但一年能抽完的菸可能不到一包,要連著抽也是可以,不過真的只要一早醒來口中的味道像前一晚嚼著菸草睡去的氣味,就會讓我無法繼續拿起菸來,我討厭我的食物裡還摻雜著菸味!

像是喝酒,我只在心情好的時候喝酒。那是某一次失戀,不勝酒力的我買了一瓶紅酒和一大包滷味,一個人在有陽台的頂樓加蓋配著日劇吃掉那包滷味和那瓶紅酒;那酒才剛喝完,我就把剛下肚的滷味和紅酒伴著胃酸全都吐了出來。陽台外的陽光緩緩從窗外照進屋裡,那個日出我的腦海一直被那噁心感占據,至今我只要聞到紅酒的味道,記憶裡的那陣胃酸就會伴隨著滷味的味道從我喉嚨竄出,於是我後來不只不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喝醉,連同紅酒也完全無法再喝下一口。偶爾在好市多不小心試喝到都覺得懊惱!

後來有一段時間工作壓力大,常睡不著就會喝一點伏特加讓自己入睡。酒要喝就要直接喝烈的,不用半瓶就能醉倒,但是他媽的隔天起來腦子暈又痛,什麼事都做不了,連寫幾句唬爛的句字都寫不了,就別說我工作狂的設計稿都做不了,實在毀壞我快手之名!我極討厭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的言行(所以我也不在外面喝醉),更討厭不清醒的狀態做不了任何工作。即使如此克制、控制,也沒什麼酒癮,後來也抵不住胃的毛病,更減少了喝酒的頻率。

很多人有咖啡成癮。這我完全無法體會。我每天一樣會喝一點牛奶加咖啡,但不喝也不會像有些人說的:「沒有咖啡腦子醒不了。」事實上,人不想醒來的時候,給他什麼都醒不來。如果說要「提振精神」這事,我想B群肯定比咖啡有用許多!(呵呵)

Clubhouse出現之後,很多人像著了魔似的成天黏在那上頭,包括我在內。我知道我那是一時的,但我也離不開,每天像個被什麼召喚打開那個app,開口說話、聽人說話好像就會飽一樣。本來說好過年要寫的小說沒寫,運動也意興闌珊的,眼看著所有應該要執行的事全都像按下時光機的停止鍵而無法繼續運行,成天都聽著那些自稱KOL的人在討論KOL要怎麼維持自己的聲量,我常常都想問一件事:「沒有人知道KOL這詞是不會拿來自稱的嗎?」;或者每天聽著各行各業的經驗分享以及互相取暖,一會兒覺得世界充滿了解自己的人,一會兒又認為怎麼每個行業都卑微得可以,但總是有那麼一些如神的角色,替人指點迷津!

於是我很認真的花了整個年假聽了好多的五四三,自己也開了好幾次怎麼講都無法收尾的聊天房。直到有一天,有一個聲音從我心裡冒了出來,它是這麼說的:「他媽的我不想講話了,幹,哪來每天那麼多話可以說,事都不用做了。」那是一個晚上我想要關掉房間,卻發現自己講了幾次想要關房,但又拉西扯的關不掉房間,心裡都快要冒出那句「幹,你們幹嘛不閉嘴!」之前,我順利地離開了那裡。

有時候,想要戒掉什麼,可能做到極致就會不想做了!就好像戀愛分手的時候,自己怎麼也離不開那個人的時候,就會做出很多讓對方徹底討厭自己的行為,說很多讓對方直接轉身連提都不想提到你的話,然後就能戒斷對一個人的依戀,對一種事物的成癮!

寫這篇文章只是要說:「我成功離開了Clubhouse。」

其他的都只是一種寫作練習!也當作是一篇日記。

20210222高雄

圖:201512台東玩耍,騎單車也是一種癮。Canon EOS 5D Mark II

2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