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自由工作者,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email:sunline.liu@gmail.com,歡迎贊助:https://bit.ly/sunlineathome

我想以後我會想念這樣一個午後!

我想以後我會想念這樣一個午後!

那是如同上班打卡一樣和朋友約著九點在華陰街的早餐店,用這樣的時間開啟一日之初的對話。可能是這樣的平日,該上班的人群都走進辦公室,獨有我和在家陪孩子的L,能在這樣的時間裡,站在尚未營業的店家前說:「走走吧!路上肯定有可以坐下來吃的地方!」

整個重慶北路是批發的聚集地,這樣的早晨都還安靜地讓來往的車輛製造僅有的聲音。我說:「往南京西路走吧!反正待會得去永樂市場買布,也得往那方向去。」總是,偶爾見面的朋友都不太挑剔,吃什麼都好、去哪吃都行,就算待在路邊吃著7-11的早餐,也不破壞碰面的心情!最後待在星巴克不再找著什麼適合的店家,能好好坐著說說話就行!

南京西路和重慶北路一樣,除了來往的車輛外,沒有太多往來的人潮聚集,連同永樂市場週邊的觀光客,也在這樣週一的早晨三三兩兩。跟L說:「本來昨天看著永樂市場的壽司,看起來還不錯,可惜今天沒開,不然就直接約在那兒當作早餐。」於是又說起這回竟然略過每次到了台北一定會吃的阜杭豆漿,懶得再去查週一是否營業?

倒是得去一趟永樂市場看布,有些商品的布料需要重新補進,好讓我那變成主業的副業商品添增新的氣息。

L在布行掏出我從前做的商品,那布色因為不斷地清洗都染上水洗的痕跡,我驚訝的說:「原來妳還有在用啊!」她說:「是啊!以前買很多個,很好用啊!」我那老被取笑:「阿線做的東西用不壞,很難買新的。」又從L手上那個包再度印證我的商品品質!

在縱橫交錯的布行穿梭,老是分不清哪一條走過?剛才看的那塊雙重紗是在哪個轉角遇見?想買的帆布到底是在前頭的出口處?還是後頭的剛走過的轉角?我跟L說:「像這種逛布市的行程,也只有妳這種家裡做過布料生意的朋友有興趣,免得開口說專業的名詞,其他人聽得一頭霧水,還覺得這一綑一綑布堆中來去無聊得要死!」

我想以後我會想念這樣一個午後!

結束永樂市場的行程與L在南京西路上的新光三越道別。計程車將我載到B在松江長安東路口的辦公室,接著下一場飯局。B說:「公司樓下就這些吃的,你上次吃過了。」我說:「沒關係,都好。」總是,我們的目的就是碰個面、說個話,吃什麼都不是重點!

我問她:「公司附近哪裡的東西好喝?口渴!」她說:「等等上去公司我沖咖啡給你喝!」她趕忙說著公司的豆子是淺焙、有點酸味,希望我喝得慣。我說:「我喝不出來差別,能喝就好!」

於是吃完飯我就在B的公司邊打著手遊、邊聽她的員工們的對話、邊把她替我沖的咖啡喝完。不好意思大聲講話說我要離開了,便傳了LINE說:「我要走了,過來拍一下照!」

那是我每次北上一定會帶的拍立得。跟誰見面就要拍下照片,你一張我一張的,但總是有人會忘記拍,不然就是我累到懶得再把相機拿出來,發懶的不想再有說話的高潮!沒拍的,總是會說:「沒關係,下次還有機會碰面,下次再拍!」

我想以後我會想念這樣一個午後!

我沿著松江路一直走到接近南京西路前,才看到了youbike站;我刷了一卡通,戴上耳機、跨上單車,過了南京東路後右轉到建國北路一直往機場的方向騎去。

前幾日與Y碰面的時候忘了把答應要帶給他的黑白底片拿給他。心想,也再沒多的時間碰面吧,不如就這個午後,拿到Y的公司,像是我從小總是默默地會回學校看看老師、教官在不在,若是不巧沒約沒碰到,就在他們的行事曆上寫著:「我來過!」

從來沒有這樣一個午後,我能這樣慢慢移動在這座城市!用步行、以單車,記憶下不同於這城市其他時候的午後!

那是我還沒離開台北時一小塊重疊的工作區域,還摻著一點我的不熟悉。往機場的方向前行,還能看著飛機越過頭頂,倒是往建國北路底會先經過第一殯儀館,車水馬龍的情境在這裡好像暫時都帶著一點安靜,建國北路底的高架橋旁的大樓更是靜默得帶點孤寂!

本想跟Y碰個面,拍一張那日吃飯時忘了拍的拍立得。但週一上班忙沒找到人,就將給他的底片交給大樓的管理員,我再鑽進農安街找另一個也在附近工作的朋友P。

有時人的緣分也是奇妙,會在街角遇到不可能出現在那裡的舊識,但真的要突襲就是那麼不巧P正好請了假!還打擾到身體為恙的她!

我再踏上單車往南京東路騎,一直到了長春路上的小學放學,整座城的忙碌終於在放學的臉龐裡,畫出不一樣的色彩,好像魔幻的神力,讓原本安靜又急切的往來,讓孩子衣服的鮮豔著了點色,城市就又活了起來!

我想大概也就是這一刻,我想起那年去日本關西三十天,每天揮霍著時間,沒有什麼一定要去的行程,常常就是走在路上看人、發呆,或者是沒有目的地拍著藍天白雲,泡在鴨川的水裡等著太陽下山!一樣是六月的烈日,但卻不覺得特別曬;一樣是看著人來來往往,台北卻多了一點生活的重量,而我如同我旁觀的人生,旁觀這我從前身在其中的城市,想著可能只有我這個瘋子把那樣悶熱騎車穿梭當作一場會被想念的旅程!

那是二十歲還是月光族不會有的心情,總是想著人生未來往哪去?薪水什麼時候才不會一直月光心慌?那是三十歲後背著電腦回到台北,在一場又一場的飯局裡,還安插著改稿、交稿的接案人生,說什麼也不可能那麼慢步在這座城裡!

我想以後我會想念這樣一個午後!在這樣再沒任何工作填充每一個行程中的空檔,我就在這座有鄉愁的城市裡,重新記憶著年少沒能有機會記憶的台北!我想起二十幾歲寫過的一篇《再見,台北》,被周蕙MV的導演拿去改成MV的角本拍了〈只能做朋友〉的音樂愛情故事!一晃眼那個二十歲的我已經走到四十,說起和台北每一個再見,再也不是二十出頭唱著〈向前走〉的期待!也不是後來離開時的那種寂寞,更像是在日本旅行那三十天,好像無時無刻都能再替記憶畫上什麼,或者只是暫時留點白!

我再沿太原路去逛了一些包裝和瓶罐的店家,最後離開住了五天的住處拉著行李慢慢走到台北車站。回到二十歲那年下車的承德或市民大道路口,我沒有想起那支MV、沒有想起我的二十歲!

但我想,以後每一次我到台北,我都會想念這樣一個午後!

圖:
20200615南京西路中山北路口Canon EOSM50
拍立得拍的永樂市場,黑白色特有味!

1 人支持了作者

台北。日常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