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從事接案工作十餘年。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更多內容請看置頂關於我。email:sunline.liu@gmail.com,歡迎贊助:https://bit.ly/sunlineathome

我在運動時耳朵借給馬世芳/2000年樂壇女神才子樂團回顧

發布於

在健身房運動的時候喜歡挑些自己喜愛的節目來聽,有時候聽新聞專題,有時聽朋友的podcast,前幾天有人幫忙把馬世芳的廣播整理放上spotify,二話不說把它加入收藏,一一點開自己熟悉的那些歌手、專題來聽。

2000年我在幹嘛呢?初戀在那裡展開、第二次挑戰插大考再度全數落榜,我跟母親說:「我要去台北。」距離和小表哥牽手躺在母親房裡的雙人床聽著林強的〈向前走〉已經是近十年之前的事,小表哥在軍校晃了一圈後去當了黑手開始賺錢,而我則是一路吊車尾把二專讀完,向母親提出了那個「去台北」的請求,但說是請求其實是「告知」,我向來先斬後奏慣了,母親知道擋也沒有用。而我還不知道「去台北」要做什麼?我只是想離家遠一點點!

跟初戀女友在BBS、email和紙筆持續書信往來,手機在當時的電話費率還非常高,我們倆的公用電話卡累積起來應該也有幾十張。那也是個mp3開始盛行的年代,女友會傳來一首又一首,我不太聽的流行女歌手的演唱:林憶蓮、蘇慧倫、江美琪、劉若英、莫文蔚……那時我們都還不知道要不要開口問對方:要進階到哪種關係?我們更不曉得那樣同性的關係究竟要如何在現實立足!

接著她傳來五月天的〈愛情的模樣〉,我回信給她說:我現在好想好想飛,逃離這個瘋狂世界。(這大概是我少數熟識五月天的歌曲)那時與我同齡的孩子,還能讀點書的應該都還在校園裡跟著進入五月天的音樂,而我已經整理行李到一切陌生的台北。

離家之前的幾個月,我還在一間專營裝潢設計的公司打工,女友燒(捎)來一張CD,我興奮地拿到公司去用公司的擴大機聽。一直到孫燕姿發行專輯的某天,女友傳來那首〈愛情證書〉給我。那是我們決定在那個該死的520確定關係後,她再度給我那種更確定的回應!(每年的總統就職週年,我還是會不由自由地憶起那個夏天!)

後來我們常去KTV唱那些她寄來給我、我分享給她我電腦裡的流行音樂,從天未黑唱到天剛亮起。我們總是會在梁靜茹的《勇氣》不斷學著蕭淑慎跟Bar Tender說話的每個句子。

這場初戀結束得並不順利。聽著馬世芳這集女神的回顧,才想著日子原來已經過了20年。那張她燒給我的CD,應該還放在家裡我的光碟片堆裡,那些我跟她每封email幾千幾千字寫著我們對音樂、文學、戲劇的心情,應該也都在我那些年習於備份的光碟片裡。(當年很瘋狂每篇都會從outlook複製出來word排版後「彩色」列印出來!#我就是注定要幹排版和設計的。)

分手那時,我們應該都有輕輕在心裡哼唱〈開始懂了〉這首歌,而〈天黑黑〉也支撐我好長好長好長一段還學不會習慣孤單、還無法享受孤獨的日子。直至今日我仍然可以一字不漏的唱著〈開始懂了〉,好像那個年紀不懂的,也隨著日子和其他的戀情繼續磨著人生的「懂得」。

在才子樂團回顧,我最熟悉的不是五月天(才發現完全對〈愛情萬歲〉沒有印象),而陳昇一直停留在新寶島康樂隊的〈鼓聲若響〉,要到年紀有了一些再從陳昇早期的情歌再一路往後跟著馬世芳的節目一一買著陳昇的CD還有那本昨日才翻起的書《我喜歡思奔,和陳昇的歌:寫在歌詞裡的十四堂哲學課》(2018,時報出版。應該也是聽馬世芳的節目買下來的)

2000年除了那些女歌手外,我應該聽著的還是王力宏、陶喆。周杰倫則是從吳宗憲的口中知道這厲害的傢伙。前陣子有篇文章很火〈一个90后周杰伦粉丝的死心史〉,接著陸續有人也寫了文章回應這種心死。我不經意聽了周杰倫好些年,比較流行的那些歌也跟著我手機一換再換,仍然待在我的歌單裡,前幾年弄了工作室買了音響,突然非常想聽《Jay》這張專輯,才又在拍賣上找到了張二手CD。若要說台灣流行樂壇從周杰倫後再沒能出一個像他一樣的歌手,應該是很多人都能認同的,而《Jay》一直是我覺得周杰倫最好的、最耐聽的一張專輯,應該也是藏著非常多青春正盛的記憶才如此深刻吧!

對五月天沒有太多的記憶(連歌曲也只知道那幾首:〈溫柔〉、〈愛情的模樣〉、〈志明與春嬌〉……)倒是對這回顧裡糯米團的專輯印象深刻,尤其當年還去過王力宏的新歌發表會、握過王力宏厚實的手掌,對〈跆拳道〉這首歌肯定不陌生(在健身房聽到這段真的差點忘記自己還在舉槓鈴得憋住氣不能笑)那時倒沒有因為喜歡王力宏而覺得這首歌太過嘲諷,還是非常喜歡糯米團的歌裡,不在主流上的歌詞!

前幾日先聽了女神的那集,真是滿滿的青春記憶,搭著那些愛與不愛、愛與被愛、想愛與害怕愛、渴望愛與傷害了愛的記憶……再聽才子這一集,又讓我墜入同一個年代裡與戀愛平行運行的記憶。那些女神的,屬於曾經我的女神,那些才子的,才是陪伴我自己的。

我在運動的時候耳朵借給馬世芳!

20年紀念,重返2000台灣樂壇,才子與樂團篇
20年紀念,回顧2000年樂壇之女神篇

圖:
前幾年買下的周杰倫。剛剛找出來聽才感嘆:啊!當年幹嘛把幾百捲的錄音帶全丟了,以為有了mp3就可以不要CD了,現在一張孫燕姿都沒有!也是馬世芳訪蛋堡的節目,才發現已經沒有太多人有過「好好的把一張專輯聽完,去感受那個專輯歌與歌前後順序的編排和整張專輯概念」的體驗。(也非常驚訝,原來有很多人不知道要把一首歌的檔案打開要用什麼方式!)後來在我重新買下音響後,常常放入那些我聽了數百個日子而且沒有丟掉的CD,那是連算都不算就知道歌與歌之間停留的秒數,常常會跟著它們回到哪一年只有那張CD陪著的日子。

*20歲之前,我一直比較習慣男歌手的音頻。直到遇到初戀,才開始大量聽女歌手的音樂。搖滾樂、嘻哈也都是有點年紀了才開始接收、喜愛。不過大部分還是都聽華語音樂為主。

耳朵借給馬世芳:
Facebook社團
(裡面有線上收聽的訊息)
Spotify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user/jenwenchieh/videos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EcFYeHarPAwQLZRAex357A/video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唱片行

在一樣的身體裡面謎樣的魔力更強烈/〈愛情的模樣〉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