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從事接案工作十餘年。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更多內容請看置頂關於我。不與任何愛吊書袋的高知識分子交流。email:sunline.liu@gmail.com,歡迎贊助:https://bit.ly/sunlineathome

在身心狀態舒服時好好工作,在不舒服的時候才能安心休息!

發布於

進入冬日以後,鼻子過敏達到了頂點,整日打噴嚏加上鼻塞,空氣裡的濕度、溫度都折騰著這樣的過敏鼻,連覺都很難睡得安穩,如果不巧難受起來是在夜裡,那從鼻腔到喉嚨再至耳朵裡的癢,是可以讓人醒著也不是,但睡也睡不著。

月初才剛結束上個月的工作,想發懶一會兒,讓自己成天無所事事,寫點小說畫個做商品的圖。朋友傳來一個無敵急件問我有沒有空接?我也沒問時間就說:「來吧!沒事做呢!」沒事做就代表沒收入,總還是會心慌一下這整個月會不會湊不出錢繳下個月應有的支出?但心慌沒用,只得該幹嘛的時候就去幹嘛!

「來吧!沒事做呢!」我慣性不問deadline的性格,常常都帶給我意想不到的忙碌,但仍然希望自己能夠有時間作個飯,晚上還能去運動個一小時,說自律嘛也說不上是什麼樣的腦子,總是可以不發懶地做每一件事,看在別人眼裡好像自己多能鞭策自己似的。

案子很趕,但我其實萬分懶散,所以練就一身「工作就要百分之一萬投入」「要做就專注用最高速度完成」,在最少的時間做最趕的工作。但心裡忐忑,特別是接「書」以外的合作案,有時候抓不準案主要什麼,怕是溝通就花上一半的精力。

還好,遇上一個聰明伶俐的孩子,不怕我催促起來的龜毛和忍受我高速工作下的要求,但我還是天天說:「六點要回媽媽家吃飯,改稿要九點半後或十一點以後。」(通常不去運動或是不去咖啡店坐會兒看點書才會九點半就到家。)

突如其來的忙碌,考驗的不單是工作的效率,還有本來已經在的工作調度,可以挪動的就盡量換個作業順序,不能的就得看自己怎麼應付全都擠在一起的狀態,關於這點應該是自由工作者最高境界,特別是萬一就這麼巧,那一鼻子的過敏在下起大雨要出門上課(絹印課)前的那一夜大爆發,怎麼也無法入睡,那要調整的就不是工作時間,還有無法抵擋的一身疲憊,以及完全不想動的身體。

每日睡前都盡可能地將隔天要交的工作給補齊,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傳個LINE說:「都在雲端了,有問題再叫我!」才能安心離開電腦躺在床上和過敏對抗,然後在清晨又醒在鼻塞和腦子混沌的狀態。

冬天的被窩暖著,看著手機沒有作響,又順勢地躺著繼續不安穩地睡去、醒來。若是中間肚子餓了就起身吃點東西。最後終於受不了吞了先前也是過敏醫生開的藥,腦子更昏沈了,但原來的過敏總算好些,可以好好的睡一覺。

還好那一覺又補了點體力,再把缺的工作做好交齊,再是不安穩的睡了一夜,隔日又重複的頭痛、難受,醒來的一整個上午到下午,完全躺在床上不想動,最後終於受不了吃了顆止痛藥,在電腦前發發文章、在屋裡做點手工。工作老早都交齊了,才能這麼安心的讓頭痛、讓鼻子過敏,讓自己聽點音樂發點兒懶。

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是個多麼自律到可以成為模範的人,或是有什麼祕方可以教別人「自律你應該怎麼樣做?」大概就這麼一個準則:「在身心狀態舒服時好好工作,在不舒服的時候才能安心休息!」若是學生的思考邏輯會是這樣:「快一點把作業、功課寫完,想幹嘛就可以幹嘛去!」

但唯一跟學生時期不同的是:「書不讀考不好不會死,但工作做不好會沒有飯吃。

至於怎麼練就一身「工作不抗拒」的本領?如果你有過一胃痛躺了一整天都動不了、一頭暈沒有四五個小時不會好,身體不自由的狀態,我想你不會想要躺在那裡冒著冷汗的痛、天旋地轉地暈。我寧可起身速速工作,想幹嘛去幹嘛,哪來的那麼多內心戲好抗拒。

在家過夜的一早,還是被母親發出的聲響給吵醒。她說給我買了個紅龜粿吃。我說我想吃熱食,便去了市場晃盪,吃了碗乾麵配了碗貢丸湯。

本來早上應該做點手工活,但也不趕時間,那不就再躺回被裡窩著睡到正午也行。

20201213 高雄。家裡

是說1212的最倒數十分鐘,我竟然啥都沒買,卻在博客來買了三張CD。我應該是從二十年前穿越到現在的古人吧!這年頭都聽串流了啊不是?

圖:早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