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自由工作者,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email:sunline.liu@gmail.com,歡迎贊助:https://bit.ly/sunlineathome

在一樣的身體裡面謎樣的魔力更強烈/〈愛情的模樣〉

發布於

離開學校到這個六月整整二十年。那不知所謂何來「在學校不談戀愛」的堅持,是不是因為在全是同性別的校園、在那個性別教育不被重視的年代,替自己設下的安全界線?會不會是因為初初小鹿亂撞的心跳節奏已經讓原本就容易緊張慌亂的自己無法招架,所以面對同性的吸引、追求都是置之不理,才會認為「那時我心智尚未成熟,無法做出正確判斷」於是不談戀愛!

那時,初戀情人用outlook寄來一首歌。那年代mp3還得從bt抓,email能不能夾帶這麼大的檔已不記得,但每一次聽見〈愛情的模樣〉,都會將我帶回那一天。她寄來這首歌的時候,email還打上這整首歌的歌詞。她是想與我分享這首歌?是想告訴我她的性向?還是?還是告訴我,我們之間正是這樣「愛情的模樣」?

我不知道那個每週三上完烹飪課的學姊送來的午餐是什麼意思?我不知道那些遠從另一棟樓走來教室門外喚我出去的學妹,到底為什麼非得在下課十分鐘奔忙只為跟我說句話、看我一眼。我也不曉得被我羅列在「很喜歡」名單上的女老師、學姊,對我到底是什麼感覺?看著她們我都會有一種「今天好開心」的心情,光是那樣的開心就足以讓我度過每日的枯燥乏味。

沒有人告訴過我什麼是「愛情」,沒有人允許「同性戀」,即便在那樣的校園裡,女女雙雙地牽起手,或者就著走廊的長椅相伴而坐、相擁親吻,甚至隱隱地將自己的手指從裙下慢慢摸索而上到褲底,引來身旁一陣騷動她們也不以為意,直至教官、老師前來,人潮才一哄而散。

那日在籃球場的籃底下,學妹X跟我倆倆坐著。她有一張清秀的臉龐、皮膚水嫰透著光,她的頭髮削得比我還短,身高、身材都與我相當,是我第一次覺得一個女孩「怎麼可以帥得也令我傾心」。她皺著眉頭跟我說:「欸,我跟學姊分手了。」我不曉得她怎麼連掩飾都沒有,這……這是在跟我出櫃吧!!!這是出櫃吧!!!!我哪管她跟誰分手,我只想著「妳怎麼敢跟我講這種事?」

我是不是問了她:「妳怎麼確定妳們在一起過?」還是顧左右而言他說著:「我現在還沒有想談戀愛耶!」我跟著她邊丟球邊走到校門口,還是強自鎮定的說:「分手再找就好了啊!」

多年以後我在南返高雄的客運上遇見X。她依然如當年一樣的帥氣,我已從校園離開,也和初戀女友分手。我們像是在聊異性戀的另一半,聊著那年我們沒有講完的話題,我說著初戀的苦澀,她聊著她又在哪些女人間輪流轉著人生。此後,我再沒見過任何在校園裡的任何一個喜歡過我的、默默守護我的、我喜歡的、我看一眼就能開心一整天的那些女孩、女人們。

有幾年我找著〈愛情的模樣〉這首歌最原始的樣貌,知道曾經有這麼一張專輯唱著同性的愛情,但從來沒有找到過這張《擁抱》專輯。直至前陣子為湊和著博客來的滿千活動,打開CD頁面發現角頭把許多絕版的專輯都重新發行,沒有猶豫地將它買回家。

〈愛情的模樣〉收在五月天第一張專輯《瘋狂世界》,歌詞改得更精確、更能詮釋同性之間的情感。我始終沒有成為五月天的歌迷,但每當這首歌的前奏一下,無論在什麼樣的情形、什麼場地,都會將我帶回二十年前那個夏天,她寄來這首歌讓我在灰澀的青春裡,看見一片明亮,是她唱著愛情的模樣!

冷知識:同志歌曲〈擁抱〉和〈愛情的模樣〉

聽說昨天(2020.05.31)因為五月天的線上演唱會,很多人搜了這首歌。

寫於2019.06.24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