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自由工作者,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email:sunline.liu@gmail.com,歡迎贊助:https://bit.ly/sunlineathome

再不追逐拍手數,Likecoin與社交距離!

許久沒有忙碌這樣一個夏天。上一次工作到兩三點持續整週到整個月,應該是二月整個台灣瘋著「台灣人胸章」這種出國必備品,一種集體焦慮。我每天像機器一樣,過著不得不的規律,別說運動和寫文章了,我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醒來就是消化這排山倒海的集體焦慮,專注的出貨!

不能出國的日子,這股瘋「台灣人」的焦慮減緩了,但非常意外如母親說的:「你今年運勢還不錯喔!」每次她這麼說,我就真的過得有點忙得不可開交。接案人生是這樣:你要收入好看,相對你的工時就會長,你不能斷掉任何一條合作的線,你得好好的完成每一件別人的交辦事項,錯一不可。

有時,我覺得母親就是個算命師!但她從來沒有告訴我:「你今年運勢不好,就先當作休息吧!」我便這樣永恆在低盪裡焦慮、忙碌中渴望休息(忙到一個程度會渴望死去。)難以找到一種生活的平衡而更顯慌張。

有一段日子,我喜歡在Facebook上鬼叫,大家幫我去matters上拍手。我喜歡我的文章都能湊足100個拍手。不為「收入」,就是一個數字控的強迫症,想要它們都有100分,看起來多開心。(果然擺脫不了成績的迷思)

案子穩定時,生活是不能有焦慮的,你得全心全意專注在工作中不負所託,偶爾你要在工作上給予合作的人支援、建議、解決問題,常常你需要和一起工作的夥伴(短暫的同事)一起想出雙方都可以有效率又還算完美的處理模式,好讓彼此能在生活裡留點空隙去運動、玩耍、吃飯。即使當時雙方都覺得「這個工作地獄怎麼還不趕快結束」而想逃跑!但就這麼拍著肩說:「快做完了,我們再兩天一定要把它們解決!」

寫字的習慣並沒有因為工作忙碌而被擱下。每日依然滿腦子轉著不同想寫的事,談不上是什麼「創作」,卻仍舊是一種如吃飯睡覺一樣,像是生活裡必然的事!(也如同日日得去運動半小時到兩小時一樣必然)

大量減少在matters與人交流的社交模式。那的確,我的確不擅社交也很難融入群體,更害怕所有的集體意識擴大我內在的焦慮、亢奮,以及像是無限放大從石頭冒出新芽那樣,奮力被看見的渴望。我明明就不想要被那麼多不屬於我的注目啊!尤其總是要應付著所有透過文字和社交的誤解,怎麼也解釋不清楚文字裡想說的「就不是那樣嘛!」所以努力的拉出了/被拉出了一定的社交距離。

本來離開Facebook,就是不想要那麼多的社交。專心的把想說的、整理過的內在寫成文字,擺放在屬於我的那面公布欄上。不太熱絡的社交,從Facebook到matters上都是一樣的結果:走過公布欄前的人少了,不論是演算法或大數據的排列組合,或是拍手按讚留言的回應,人一旦不社交,也沒有一定的文字/個人魅力時,被看見、被關注的機率就小了。

但有意思的是,每次都會得到意外的注視,好像誰突然路過了什麼,給你拍了個手,才發現自己傻了非常久。為什麼離開Facebook或離開大量的社交需要等到「不用靠社群網站宣傳自己」呢?明明就一點宣傳力道都沒有啊!根本賣不了東西也觸擊不了什麼呢~~~就別說每天一篇文章,我就不相信誰天天有耐心看完這些呢喃的事不關己。(有啦,還是有人天天拍手,不知道有沒有讀完就是!)

我想我還是非常明白社交距離對我的重要性。也不是多麼不合群或是自以為是,就是需要一種恰好的距離,可以擁抱但要問過我同意、可以見面但你要想話題、可以一起出遊但沒辦法單獨跟誰相處連續超過五小時、可以一起旅行但不能一直走在一起……

母親沒有說,我那樣忙碌的好運勢會維持到什麼時候?但母親也曾說過:「你的命格就是跟我一樣要一生勞祿!」那好吧!人若能勞祿肯定是健康平安著的,那也就繼續勞祿吧!

最近意外發現有些讚賞公民拍一下手就幾百Likecoin,最高記錄是拍五下有1500Likecoin,突然覺得這機制也挺照顧我這種不愛社交的人,比Facebook的演算法親民多了。

最近也跟幾個朋友寫起email來,是聊天也是交談。也發現我們都挺喜歡那樣的不即時而且偶爾深入或只是一行字的聯絡模式。或者跟誰一起做本書聊起彼此的想法,再不就跟哪個合作的朋友明明做著古人文學的影片卻聊起流行音樂和周杰倫紅不紅。更又和某個談得來的作家聊起彼此相仿的童年、青春說著:「那些單親家庭的日常,哪來的戰慄或醜陋,我們的就是在你們認為的戰慄和醜陋裡長成你們面前的我們的!」

這樣的對話好像也頗不賴的。最近越來越需要一種獨處的安靜。昨天想要把未來想寫的東西稍微用手機記下來時,竟找到2016年寫在手機裡的一篇短字:

〈孤獨〉
所有的創作都是孤獨的
像活著一樣
孤獨是必然的
必然在一個人的時候
不能感到寂寞
或者慌忙不知所措
好面對這個
大部分的人都活
在自己世界裡
的世界

所有的創作都是孤獨的
當有人啃食那些文字
吞下肚後
再也沒有骨頭
你不會知道
最後它成為廢土
或者滋養讀者
成為下一個孤獨的創作者

那些故事或者描述
在許多閱讀者的眼中
也許毫無意義
毫無意義
於是更加相信
寫作是件孤獨的事

寫那麼多字到底能做什麼?想成為什麼?沒有。就是腦子有字,不打出來塞在裡面,其他事就會卡住,那太不符合整天動力爆表的性格!來吧!有工作就來吧!一生勞祿也沒在怕的!

圖:
201904韓國首爾光化門,Canon A-1過期底片

我想在可以出國前,我應該會一直大叫:好想出國喔!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