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李

野生网络作家。主要写散文随笔和文艺评论,偶尔写小说。

小说创作甘苦谈 |《学徒》完结感言

我的小说《学徒》连载顺利结束,感谢@志工爺爺 @蔚藍天空 @由羽禾 @Erica 的支持。特别感谢@一隻會彈琴的貓 ,每一章都有留言,而且独有见地。能遇到这样认真的读者是我的荣幸。

这篇小说篇幅不长,写作的时间却不算短,前后用了整整三个月。写作过程中主要遇到了三个难点:

一是文中涉及许多科技知识。为了写这篇小说我读了不少文献,尤其是历届Rencon大赛(Performance Rendering Contest,一个计算机自动化生成音乐的国际比赛,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查阅)的论文。由于小说体裁限制,文中涉及的科技知识都是用通俗手法阐述的,或许细节不够精确,但全都有根有据。

二是钢琴音乐的描写。为了描写人工智能如何演绎巴赫、贝多芬、肖邦,真的让我煞费苦心,音乐会那一章简直是呕心沥血才写出来的。我每天都要抽时间听古典音乐,然后问自己:如果我真的开发出了能像天才一般演奏钢琴的人工智能,它的首场音乐会要弹哪些曲目?今天听的这首能不能入选?写作过程中我还咨询了一些弹钢琴的朋友,非常感谢他们的帮助。

三是情节处理与人物塑造。通过前面的介绍,我想读者能看出我的创作思路,我主要想表达的是对于科技与艺术的探讨。我采用了纪实文学的风格,就是因为这样更容易阐述多方观点。中篇小说的篇幅不好施展,难免顾此失彼,导致情节与人物上的薄弱。我希望读者能更多地关注我着力描写的部分。如果有读者由此而对人工智能产生兴趣,或是按照文中的曲目找古典音乐来听,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付出了这么多心血,得到的反响却很有限。如我之前那篇为什么小说在Matters不受欢迎中所写到的,假如真的计较起来,小说绝对是性价比最低的文体。明知如此,我为什么要写小说?又何必那么努力?

喜欢写小说的人,大概都有一种无法控制的讲故事的欲望,一定要把故事写出来才会满足。就像略萨《给青年小说家的信》里所写:「文学抱负不是消遣,不是体育,不是茶余饭后玩乐的高雅游戏。它是一种专心致志、具有排他性的献身,是一件压倒一切的大事,是一种自由选择的奴隶制——让它的牺牲者(心甘情愿的牺牲者)变成奴隶。」这是一种无法解释的、心甘情愿的付出。正因为业余作者的身份,我可以更加光明正大地说我的小说是为了自己而写。

小说是门需要努力练习的艺术。诗人或许可以一蹴而就,仅凭灵感和才华在年纪轻轻时就写出伟大的诗篇。但是写小说需要长久的学习和磨练,天才如巴尔扎克也写了十年烂书才最终成熟。认真对待每一次创作,我相信自己可以越写越好。哪怕真的才能有限,我至少也要摸到自己的上限,不为虚度年华而后悔。

还没读《学徒》的朋友,请不要错过哦。不敢自夸写的有多好,但我可以保证创作态度的认真与诚恳。再次谢谢大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科幻小说《学徒》第一章(全八章,隔日连载)

1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