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李

一个爱写字的人。主要写散文随笔,读书心得,影视杂谈,偶尔写小说。

接受悲伤 | 《告别:瘟疫时期的爱情故事》后记

發布於
修訂於

毋须讳言,这篇小说是根据我在新冠疫情期间的经验所写成的。我身在法国,疫情要比亚洲糟糕得多,政府民众从上到下的表现都令人无奈。隔离中每一天都是难熬的,我不仅担忧疫情愈演愈烈,还害怕因经济萧条而失业。身为爱写作的人,经历了这样不同寻常的事,总想着该写点什么,最终诞生了这篇小说。

我平时写作以散文随笔居多,较少写小说。这主要是由于时间精力的限制。朝九晚五、柴米油盐之余挤出时间来写作,实在不是件容易事。抽出一个晚上写篇短文,还不算强人所难;要写几万字的小说,就真有些力不从心了。在我眼里家庭第一,事业第二,爱好第三;更何况写作只是众多爱好之一。所以还是量力而为吧。

由于小说写的少,我自知技法上有所欠缺,于是采用第一人称,当成散文来写,这算是一种取巧吧。第一人称拉近了叙事者与读者间的距离,容易营造真实感。有些读者似乎一开始误以为这是篇真实故事,使我不禁暗喜。写小说,拍电影,变魔术,都是存心的善意欺骗;观众被「骗到」,正是对创作者最好的褒扬。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正如最高明的谎言是九假一真,虚构小说中有了真情实感才动人。如果读者有所触动,那就是真的了。比起疫情,我更想探讨如何面对创伤。痛苦是人生的一部分,想要活下去,迟早要学会要拥抱伤疤,与自己和解。我藉着写作换来了内心的平静,希望这篇小说也能给读者带来安慰。

在我默默发文的这一个月里,马特市有许多纷纷扰扰。我最喜欢的一些作者选择离开,让人唏嘘;这对我无疑也是一种警示。我来马特市的初衷十分单纯,就是喜欢写作,希望能借助这个平台让更多人看到我的文字,仅此而已。如果涉足是是非非,伤害了写作热情,实在得不偿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写作以自娱,这是种自我保护,望见谅。

前些天收到了作者数据报告,借此文感谢阅读时间前十名的读者:@歲月靜好小燕子 @阿良 @寧想白 @PoppelYang @志工爺爺 @輝廷曼 @志工姥姥 @fide @FischKatze @亜希。 更多朋友没办法一一提及,你们的支持我都看在眼里。在这个浮躁的年代,作者是小众边缘群体,收到的每一点善意都弥足珍贵。谢谢你们分给我的光和热,谢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说连载 | 告别:瘟疫时期的爱情故事(一)

1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