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李

一个爱写字的人。主要写散文随笔,读书心得,影视杂谈,偶尔写小说。

小说连载 | 告别:瘟疫时期的爱情故事(一)

發布於
来Matters满三个月,第一次尝试连载小说,请多指教

故事要从何讲起呢?还是先做一番自我介绍吧。

我出生在一个毫无特色的三四线小城市。那里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色,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建筑,甚至连特色小吃都没有。从古书中或许能翻查出几个祖籍在此的名人,但是和今时今日的这座城市没半点关系。事实上,随着时间流逝,我记忆中故乡的形象逐渐模糊,几乎和其它城市混淆起来了。说起故乡,脑海中浮现出的就是灰蒙蒙天空下一片片平平无奇的老旧住宅楼。

我的父母是普通工人,家里不富裕。我的童年平平淡淡,最快乐的日子就是暑假里去乡下亲戚家,跟亲戚家的孩子们一起在田野、河边嬉闹玩耍。

升上初中后我开始苦读。我每天早上七点上学,晚上十点放学,每周只有周日下午半天休息。我每天的内容就是无止尽的上课、作业、考试,几乎没有片刻的私人时间。这样的生活我从初中到高中过了足足六年。直到现在我有时还会纳闷,当年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得出的结论是,人的适应能力远超出自己的想象,只要压力够大,什么恶劣环境都能生存下来。

六年辛苦过后,我通过高考考进了大城市的名校,学习计算机专业。从监狱一般的中学校园来到靓丽光鲜的大城市,我为自由感到兴奋。可是很快地,现实就为我泼了一盆冷水,我是个身无长物的穷小子,这城市的奢华和热闹不属于我。当同学们出去玩乐时,我只能闷头学习。好在这样的生活我早就习惯了。与此同时,计算机专业也让我有了久违的自主学习的乐趣。在上大学之前,我只有为数不多的机会接触计算机。到了大学之后,我才发觉计算机的神奇魅力。只要写出正确的程序,计算机就像灯神一样完成我的所有指令。我热衷于研究算法,以写程序为乐。我的学习热情带来了回报,我顺理成章地读了硕士、博士,研究人工智能。毕业后我进了大公司做工程师,利用人工智能为大型企业客户做业务优化。

我要承认,有时暗下里会觉得自己成功了,为自己感到骄傲。但这份骄傲绝对没有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所感受到的骄傲那么彻底、那么单纯。

首先,我知道我的「成功」并没有多么了不起。对于我的小家庭而言,我的成就似乎很光辉灿烂;但对于这座繁华都市来说,我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分子。高速运转的大城市是一台冷酷的机器,无情地碾压脚步落后的人群。我那小小的成功,根本不足以在这钢铁丛林中站稳脚跟。无数人削尖了脑袋想要进入这座城市,甘愿牺牲汗水和青春。我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打回原形,被一批又一批的新人所取代。

更根本的原因是,我脑海中时时出现的空虚感,像幽灵一样缠绕着我。我的一生四平八稳,按部就班,像是按照既有剧本进行的表演。当我回顾自己过往经历时,难免会感到疑惑,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满足外界的期许?如果有人问我,我最大的追求是什么,我无法给出一个能让自己心安理得的答案。我当然可以说一些遥不可及的东西,像是成为亿万富翁、成为伟大科学家什么的。所有人都渴望财富和名望,难道不是吗?但是将我自己与其他人区别开来的又是什么呢?苦苦思索之后,我发现了问题症结之所在:我没有真正为自己生活过,我对生活的爱是假爱。尽管我还年轻,我对生活的热情已经燃尽了。

我的工作内容比较抽象枯燥,非专业人士不易理解。我曾跟家人多次解释过自己的工作,他们至今也只是一知半解。简单地说,我们公司做软件开发,专供能源、运输、制造业使用。我是团队中普通一员,负责软件中一部分算法。我们开发的软件有非常实际的应用,但这份实际功效是整个软件发挥出来的,分摊到每个人身上的工作是抽象而又微小的。我觉得自己像是汽车引擎里的一个活塞,机械表里的一个齿轮。我当然可以自夸如果没了我汽车就不能跑,表就不能计时;我同样也不能否认,我的工作很像是活塞、齿轮的机械运动,只是花样更多罢了。

啰嗦了这么多,其实是想说明工作对我心态的影响。我有时会羡慕医生、教师这样的工作,因为医治患者、教育学生都有显而易见的意义,有实实在在的反馈。而我的工作却是抽象的、零碎的。做我这一行,加班是常事。当我为了一个新功能、一个程序报错在办公室熬到深夜,而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改善软件运行某一步骤的某一个数据时,我真的很难体会到意义感。缺乏意义感又加重了我的空虚。

为了排解空虚,我和其他年轻人一样,出去聚餐、唱卡拉OK、玩桌游。在短暂的欢愉过后,我反而会觉得更加寂寞。如果把人分成两类,一类是能从社交中吸取精力的,另一类是在社交中耗散精力的,我无疑是后一种。每次聚会后我并没有心满意足的畅快感,反而觉得身心疲惫,甚至接下来几天都不想见人。我需要一个人独处一段时间,才觉得自己的能量渐渐充满了。

此外,我也不喜欢在泛泛之交上浪费时间。我常常感慨,成年人难有纯粹的友谊。小孩子能够轻易交朋友,成年人却要考虑太多利害关系。虽然自己身边不难找到陪伴,但都是些经不住考验的肤浅关系。当初的大学同学一旦毕业就各奔东西,即便在同一个城市也没通过几次电话;一起工作时有说有笑的前同事,跳槽后却很难联系上,每次约出来见面都找借口推辞。

有人说,当你遇到困难,即便是凌晨也能赶过来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如果以此为标准,我的真朋友屈指可数。就算把标准放宽一些,能让我敞开心胸说出生活甘苦的也没有几个。

当然,我也会反思自己。我嫌他人不够真情实意,自己又能为别人付出多少呢?我总结了自己的性格特点,可以说我是又「冷」又「懒」。说我冷,因为我是一个内向的、不爱表露内心的人,面对陌生人更是多加小心,我极少会主动热情地结识朋友;说我懒,因为我性格务实,懒得做表面功夫,懒得勾心斗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眼不见心为净。像我这样的性格,又没有突出的外表和家世,结果自然是求仁得仁了。

在恋爱方面,毫不出乎意料,自然是不怎么顺利。眼见着年过三十,我与女性交往的经验却少得可怜。首先这是有客观原因的。中学时代禁止校园恋爱,明明已经十六七岁了却仍然被家长老师们警告不能「早恋」;进入大学后学了枯燥的理工专业,整个班级都没有几个女生的影子;毕业后工作繁忙,独自在大城市打拼,外地人的身份让我在婚恋市场上高不成低不就,属于弱势群体,甚至被人编排出「凤凰男」这种贬义的称号来。同时我也知道自己的性格,说是佛系也好,说是草食男也罢,总归是一副听天由命的态度,一切全都随缘。虽然也曾主动去寻找机会,最终总是不能更进一步。

自怨自艾了这么长一大段,我的这幅自画像恐怕已经十分难堪了吧?人在社交时多少都会顾及自己的形象,在旁人面前做事讲话多少要有一些伪装,坦诚的自白必然对我不利。没关系,我不在乎,我只是想把自己的真实心态描述出来。为了真诚地讲述接下来的故事,我不会给自己做无谓的修饰,好坏大可由读者评判。但是且容我稍微自我辩护一下,我在生活中是个随和、好相处的人,以不给人添麻烦为准则,细心照顾别人的感受。我或许不是个风趣的伴侣,但也不会让人不愉快。说到底我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有普通人的毛病,有普通人的烦恼,过着庸庸碌碌的生活。像我这样的人,想必您至少认识一个两个吧,或许有些想法您也能感同身受,这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

在多数情况下我都能自得其乐。我喜欢科学,喜欢艺术,自己读读书、听听音乐,去公园散一散步,去饭店犒劳自己一餐美食,这些就足以让我心满意足了。但有时夜深人静,我难免会陷入寂寞惆怅,哀叹自己孤家寡人,身边没有一个真正了解自己、关心自己的人。然后一觉过去,新的一天继续忙忙碌碌,暂且把感伤抛诸脑后。我的生活就这样一日日地重复向前。

告别 (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说连载 | 告别:瘟疫时期的爱情故事(二)

2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