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網聚,最初的離別party!

話說這年頭還有「網聚」這種事嗎?我幾乎不曾聽聞了,但在沒照片、沒影片、只有文字的年代,「網聚」這事還是蠻吸引人的,我就曾經參加過高達......兩次哩!

當時的我,對於網友一直沒有太高的期望,因為無論對方有多美好,多半也是自己想像出來的。

其次,我深知自己骨子有種莫名的寡情,對很多事容易感到厭倦,今天我在某個網站與人談天說地,洋溢著情真意切,幾個月後熱情退去,我也跟著沉默寡言,甚至悄然離去。

在我加入一個網站之初,我就預料到會有這麼一天。

但這就是網路的迷人之處呀,它是如此地安全、自由,只要你不想發言、不知如何回答他人問題,你就可以裝假沒看到、甚至可以裝假沒上站,只在暗地裡閱讀他人的故事和心情。

我以為我已經夠狡猾了,在參加網聚之前。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參加網聚,跟站上的網友比起來,我也算小有年紀,面對這群新新人類,我沒有太大的把握。

站在聚會的餐廳門口幾度舉步惟艱,任何可能發生的情況我都設想過了,仍舊不免為即將來臨的命運忐忑不安。

在不見面的日子裡,傳輸線繫著端的猜測,如今揭去了那層想像面紗,我們的交情依然存在嗎?我不確定。

心跳隨著喧騰的人群加快,那排桌子坐著我未曾謀面的朋友,我不禁猜測誰會是第一個接納實體世界中的我的人?

接下來時間裡,我一直有一種感覺:不管每個人如何地熱心熱情,都彌補不了彼此之間的陌生與隔閡。

我不忘以誠待人,專心傾聽他人發言,努力好奇地對人提出問題,但總會嗅到一絲隱約的勉強。時間,開始變得漫長。

在這個真相大白的場合裡,你會發現某些人的外表和談吐與你想像的有些出入,這是必然的,對於有心理準備的我,並沒有適應上的困難。

但有時也會得知許多「殘酷的事實」,例如:站上的某甲就是某乙,某丙和某丁原來是同一人。

也許你會因此大大崇拜某甲,也許你會因為某乙是虛擬人物而大失所望,也許你會找出某丙後來從站上消失的原因等等,而我最明顯的感覺是────受騙。

一人分飾兩角、一人分飾多角、性別錯置,人人大玩角色扮演的遊戲,其功力可謂爐火純青,不同的角色除了有不同的文風、價值觀外,連寫作的格式、用字遣詞的習慣都各自塑造,網站不再是一個彼此交流互動的地方,而是盡情扮演他人的舞台。

我有一點失望,也慶幸自己不曾用謊言包裝自己,否則我如何招架眼前眾人的質詢?

儘管如此,我們仍然有一段愉快的時光,在KTV裡放聲高歌、在不唱歌的空檔裡聊天吃東西、在離去前歡喜合影、在say good-bye的瞬間感到一絲不捨。

我沒問他們的真實姓名和聯絡方式,因為我不想跨越那道保護彼此的藩籬,他們必須留在那個距離之外,我們的交情才能延續下去。

在那之後,我打開電腦,操作著不變的程序來到站上,我突然有種回家的熟悉感。

是的,在螢幕上那一個個虛擬的暱稱才是我的朋友,那一篇篇用文字描繪出來形象才是我的朋友,永遠只有在我想見他們的時候出現,在我不想理人的時候保持安靜,而他們真正的模樣,僅像照片般停格在我記憶裡的某個角落。

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朋友來來去去,雖然不知道我們會在一起多久,不知道探索彼此的熱情能維持多久,但通過了時間的考驗和彼此的試煉,或許我們就能成為一生的朋友。

無論這唯一僅有的網聚是如何地百味雜陳,我都在心裡偷偷希望:這份友誼能走得長長久久,在網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站長,我一定會還你85塊的!

台北公車驚魂記

那個,我在考駕照的日子......

Loading...
2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