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那個,鈣片有必要長那麼大嗎?喵嗚~

發布於

姊姊是葡萄種久了,連送人的鈣片都挑特別大顆的?

鈣片倒出來的時候,我著實嚇了好大一跳,生平頭一次看到這麼大顆的鈣片啊!

可我自信滿滿,畢竟我有一口吞下「13顆藥丸加一大瓢腸胃散」的光榮紀錄,一圓鈣片算什麼?等著幾秒鐘後被我波濤洶湧的胃液淹沒吧。

可你也知道,天不從人願的時候總是,很多。

基本上,我的吞丸作業流程是這樣的:

先呷一口水含著,然後仰頭把兩顆維他命B群和鈣片丟進嘴裡,用舌頭喬一下位置,確定對準了喉頭,再把頭的仰角改回直角,讓喉嚨處於開啟狀態,此時再如同一般進食時的吞嚥方式,即可順利將藥丸吞下。

於是我想像兩顆維他命B群和一顆鈣片和水而下,就像在高雄布魯樂谷的滑水道上呼嘯而過,穿過食道,最後三顆一塊彈起,咚咚咚掉進胃海裡,漸漸溶化成更小的分子,溫柔地滋補身體各大器官……

然而,本該在食道暢行無阻的藥丸們,突然……卡在中間不動了?

莫名的疼痛逐漸擴大,漫延,媽呀好痛!

我端起水來拚命灌,可喝掉了一大杯水,鈣片還是不動如山,胸口中央偏下肋骨上方痛得快飆淚!

要不,吃點固體食物,把卡在食道的鈣片擠下去好了。

為了減肥,餅乾零食已經通通被我趕出家門了,只好把冰箱裡的剩飯拿出來,偏生又冷又硬入不了口,只好用電鍋蒸一蒸。

如此又挨了十幾分鐘的痛,才開始盛飯來吃,吃一口,痛。吃兩口,很痛。吃三口,超級痛!

不行!再吃下去不是痛死就是胖死,最後變成食道受傷的死胖子。

好,吞不進去索性吐出來吧!

我開始對著馬桶,把手指伸到喉嚨裡催吐,差不多吐完三口後,我立馬飛奔上床──以免痛得在地上打滾。

要滾就在床上滾,在浴室裡抱著馬桶滾像話嗎?

我在床上仰躺成大字形,靜靜地舉起右手,慢慢地拭去眼角的淚水,心裡愈想愈不對,再怎麼大顆的鈣片經過這幾十分鐘的折騰也該溶化了,沒道理還這麼痛啊?難道是食道受傷了?

那個,鈣.片.有.必.要.長.那.麼.大.顆.嗎?

可食道痛又能怎樣?還不是一個「忍」字,不要吃太硬、太冷、太熱、太多的東西,運氣好或許能瘦上幾兩。

隔天上班,忍了一早上沒好點不說,還更痛了,而且連左胸口都跟著痛,不會是心臟有問題吧?

到了下午左胸口的疼痛竟超過食道痛,最後連左手都舉不起來了。

我虛弱地請了病假,飛車在長庚醫院截止掛號的四點前一分鐘掛了號,然後不解為什麼最後一號可以在沒幾隻貓的候診室等上半小時?

「那個,醫生,我需不需要照個X光?真的很痛耶!」

醫生敲著電腦鍵盤並不看我:「這是胸大肌發炎,我開三天的消炎藥和止痛劑就好了。」

啥?就這樣?

食道那傢伙費那麼大勁兒把我痛成這樣,最後竟然是胸大肌發炎?那你教食道情何以堪?

還在服藥的週末,剛好參加了高中同學會,大家提起當年的糗事,笑得東倒西歪,獨我一人在旁苦不堪言,因為一笑左胸就痛。

這時候就一定會有人不上道地問:「喂,妳幹麼老摸著左胸部?」

這位同學,你就不能說是左胸「口」嗎?

「因為……」哎喲,可不可以不要回答啊?

「怎樣啦?」大伙全圍過來了。

「我的胸大肌發炎,很痛。」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這陣哄堂大笑中,我突然尖叫一聲,眾人笑聲嘎然而止,目光全部集中過來:「怎麼了?」

「沒什麼……」我偷偷拭去額角的冷汗,「剛剛打了個了噴嚏,很痛……」

過了幾天,同學小黃來電:「最近過得怎麼樣?」

「還可以。」還不就呼吸著。

「大胸肌發炎都好了嗎?」小黃問。

「我什麼時候大胸肌發炎了?」

「拜託,同學會那天是誰整天嚷著大胸肌發炎痛得要死的?」

「是胸大肌發炎,不是大胸肌發炎好嗎?」

半响後,電話那一頭傳來一陣狂笑,久久不止……

小黄來電當天晚上,我終於想起打電話給姊姊:「妳寄來的鈣片那麼大顆怎麼吞哪?我吞到食道發炎耶!」

「誰跟妳說要用吞的?那個鈣片甜甜的,是要咬碎,嚼一嚼吃掉的!」

「什麼!?」我感覺胸口中鏢。

「還吞到食道發炎?妳白痴啊!」姊姊又補了一刀。

「那妳幹嘛不早說?」我快淚流滿腮了。

「我怎麼知道妳那麼笨!」

才怪!前幾次那什麼維他命C、維他命B群不都用吞的嗎?

翻箱倒櫃找到那玩意兒時,鈣片早已吸飽濕氣,軟叭叭地攤在罐子裡了。

我瞇起雙眼盯那罐鈣片,喉嚨發出戰鬥機的引擎聲,然後掏出一大把鈣片往嘴裡塞。

你吸我的血,我就吃你的肉、啃你的骨,我嚼、我嚼、我嚼死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站長,我一定會還你85塊的!

被跳蚤咬了,怎麼止癢最有效?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