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毒藥

一個世界末日後的殘存者,很兩極,沒有性別,只有靈魂,不懂得愛,卻熱愛寫愛。我不能給什麼承諾,但我可以答應,就算世界末日,還有我在。❤️ 追蹤和拍手都會回拍和追蹤呦!❤️

搜集是我的興趣(11)

信任是一種情感,當真相水落石出時,信任也就瓦解了


「寶貝,我們去吃冰淇淋好不好?聽說那家冰淇淋店時韓國來的,冰淇淋特別好吃。」陳永珍拉著許佳瑋的手,像個孩子一樣的指著冰淇淋店。

「天氣這麼冷,妳看妳都圍著圍巾,還想吃冰!」許佳瑋用手輕輕的捏了一下陳永珍的鼻子說道。

「好嘛!走嘛!拜託!」陳永珍抓著許佳瑋的手搖晃撒嬌。

「好啦!下不為例喔!」許佳瑋假裝投降的笑著說。

陳永珍挽著許佳瑋的手甜蜜的走進冰淇淋店,許佳瑋訝異的看著店裡的人潮,店內幾乎滿座。

「哇噻!這也太多人了吧!」許佳瑋小聲的對陳永珍說。

「你才知道!這家店是現在最夯的冰淇淋店!」陳永珍一副挖到寶的臉說。

「不是,這大冬天的,居然還那麼多人來吃冰淇淋,這也太違反常理了吧!」他自顧自的小聲說著。

「到我們了!天啊!每個口味都想吃吃看!」陳永珍眼神散發光亮的站在冰淇淋櫃前看著。

「你想吃什麼口味?」許佳瑋拉拉陳永珍的手問。

「好難決定喔~」陳永珍轉頭嘟著嘴回答他。

「小姐,第一次來我們這裡吃冰淇淋嗎?」櫃檯內的女店員禮貌微笑地詢問。

「對啊!你們口味好多,我也看過很多人推薦,但真的來了還是難以決定。」陳永珍不好意思的笑著說。

「沒關係,大家都是一樣,不如我先給您試試看我們店裡最熱賣的口味?」女店員微笑的說。

「可以嗎?!真的嗎?!好啊!」陳永珍露出開心的表情直點頭。

「這是我們店裡最熱賣的口味“榛果香草”。」女店員用冰棒棍挖了一小口遞給我。

「天!!!好好吃!!!!」陳永珍不禁大聲說著。

「是吧!這個口味是我們店裡自己研發的,別的店吃不到的。」女店員帶點驕傲的口氣介紹。

「我可以試試看這個嗎?」陳永珍指著冰淇淋櫃裡粉紅色的那一格問道。

「妳不要這樣麻煩人家啦!人家都已經讓妳試吃了,妳還要試別的口味!而且後面還很多人在排隊耶!」許佳瑋抓住陳永珍的手說。

「沒關係的!是這個粉紅色的嗎?」女店員完全耐心的服務著。

「嗯嗯!」陳永珍含著冰棒棍點頭的回應。

「這是我們其中一款熱賣口味,是覆盆子奶酪,也是我們自己研發的,您好會挑喔!」女店員又拿冰棒棍挖了一口給我。

「這個!這個也好好吃!!!!」陳永珍睜大眼睛的對女店員說。

「是吧!」女店員微笑的回答。

「那給我們這兩個口味各一球,謝謝妳。」陳永珍開心的說著。

陳永珍拿著冰淇淋愉悅的在店內找位置,剛好有一組窗邊的客人吃完正準備離開,陳永珍拉拉許佳瑋的衣袖,示意讓他先去佔位置。

「你吃吃看!真的很好吃!」陳永珍挖了一口餵許佳瑋。

「妳吃就好了,天氣那麼冷!」許佳瑋看著窗外排隊的人群說。

「一口!真的真的真的很好吃!」陳永珍撒嬌的伸手往許佳瑋面前遞。

「有那麼好吃嗎?」許佳瑋挑眉懷疑的問。

「嗯!」陳永珍快速地點頭。

「哇!真的好吃欸!」許佳瑋露出驚嘆的表情說著。

「難怪生意那麼好!」他接著又吃了一口陳永珍餵他的另一個口味。

「這個也不錯欸!難怪妳那麼冷還非要來排隊吃這家冰淇淋。」許佳瑋摸摸陳永珍的頭說。

「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陳永珍露出微笑說。

「那另一個呢?」許佳瑋問。

「冬天就是要吃冰才能感受到冬天的來臨。」陳永珍振振有詞的說。

「什麼歪道理......」許佳瑋笑著回答。

「你看外面。」陳永珍指了指窗外的人們。

「外面怎麼了嗎?」許佳瑋轉頭看向窗外毫無頭緒的問。

「所有人都穿著厚厚的外套,有些戴著毛帽,有些圍著圍巾,你走在人群裡會覺得大家都是這麼穿,沒什麼不同,可是當你吃著冰淇淋的時候再看看,你會感覺冬天來了,你會真的覺得冷。」陳永珍看著人來人往的路人們說著。

「好像有點道理又好像是亂掰的。」許佳瑋歪著頭看陳永珍。

「人是恆溫動物,血液是熱的,心是熱的,冬天吃冰淇淋的時候,才更能感受到寒冷,會覺得自己是活著的。」陳永珍接著吃冰淇淋說。

「覺得自己是活著的.....」許佳瑋小聲的複頌了一次沉思著。

「你說,明年這家店還會在嗎?」陳永珍突然問道。

「嗯?應該會吧!看這個人潮和它的品質,應該不會那麼快就拜拜了。」許佳瑋回答。

「那,我們明年冬天還會一起來吃嗎?」陳永珍盯著許佳瑋的眼睛問。

「會的!傻瓜。」許佳瑋溫柔的對陳永珍說著。


「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陳永珍哭著用手不斷的捶著許佳瑋的胸膛。

「是不小心按錯了,我發現馬上就收回了,我不知道有人會存下來,對不起。」許佳瑋緊緊抱著陳永珍說。

「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嗚嗚嗚嗚...」陳永珍不斷的哭喊問著。

「過一陣子就會消失的,大家很快就會忘記了!一定會的!」許佳瑋安慰的說。

「不會忘的!大家都知道那是我了!你要我怎麼面對我的家人和朋友!你為什麼要拍這種東西!為什麼!!!」陳永珍歇斯底里的哭喊。

「我只是想為我們留個紀念,妳知道我不會故意這麼做的,我不會做傷害妳的事的。」許佳瑋抓著陳永珍的手解釋著。

「但是現在已經傷害我了!!!你怎麼對得起我!!!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陳永珍完全無法思考。

「我不會離開妳,我會陪妳渡過這段時間,相信我,我不會讓別人對妳指指點點!我會保護妳的!」許佳瑋用力抱著已經哭到快沒有力氣的陳永珍說著。

「很快就會淡忘的!相信我!大家一定很快就會忘記了!」許佳瑋輕拍著陳永珍的背說。

陳永珍的情緒漸漸穩定下來,許佳瑋抱著她安靜地坐在客廳的地上,他們沒有任何交談,只是僅僅依靠著彼此,那一霎那,世界彷彿只剩下他們兩人,沒有其他的紛擾。陳永珍靠著許佳瑋的胸膛,臉上滿是淚痕,她相信許佳瑋,相信他的承諾,相信這一切很快就會被淡忘,只要咬牙忍過這一段時間就好了,沒錯,大家很快就會忘記了。


[她差點跟我拼命,等這件事過一陣子再說!]安撫完陳永珍的許佳瑋發了一封訊息。

[OK!沒問題!果然好眼光!期待新作品!]一條訊息回傳到了許佳瑋的手機。

[那是當然的,哪一次給你們的是不入眼的,不過轉告其他人這段時間先安靜下來,我把她處理掉再說。]許佳瑋帶點命令的口氣發送訊息。

[放心!有我在,沒問題!]對方快速的回覆了訊息。

「人是一種很會遺忘的動物,但是只要有一個小開頭,就會很快又挑起記憶的。」許佳瑋看著回傳的訊息邪笑的說。




大家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可以追蹤我的粉專和IG唷!

Matters都會互讚互追唷❤️

Liker ID:summerle1224

FB粉專:末日毒藥

IG:shmilyplannerlife

IG私人:summerle1224(若是想加這個請先私訊我是從matters來的,並留下id,感謝您!)

波波黛莉PopDaily:末日毒藥

方格子:末日毒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蒐集是我的興趣(1)

蒐集是我的興趣(2)

蒐集是我的興趣(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