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毒藥
末日毒藥

一個世界末日後的殘存者,很兩極,沒有性別,只有靈魂,不懂得愛,卻熱愛寫愛。我不能給什麼承諾,但我可以答應,就算世界末日,還有我在。❤️ 追蹤和拍手都會回拍和追蹤呦!❤️

蒐集是我的興趣(7)

「我家的孩子很乖的,他不是會無故離家的那種孩子」許佳瑋的母親在電視上說著,「如果你是要錢的話,我們有,要多少都給你,只要把孩子還給我⋯嗚⋯」她泣不成聲地說。

才走進教室,人群的交談聲在諾大的教室裡顯得更加吵雜了,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討論著失蹤的人們和從昨晚就開始不停重播的母親的哀求。

「好了!大家都先安靜坐下!快點!快點!」高教授走上講台,開啟麥克風對著大家說。

「我知道大家都對最近一連串的失蹤案件感到不安,尤其是失蹤的人裡還有我們學校的學生,但大家不要過度慌張,儘量下課時結伴同行或是身上準備一些防身物品,看到危險可疑的人立馬向學校或是派出所報告。」高教授推了推眼鏡呼籲著大家。

「教授,許佳瑋到底是被綁架還是失蹤啊?!」一名同學舉手提問。

「目前警方也還不確定,許同學平常作息都很規律,沒有離家出走的前例,而他們家也沒接到過索要贖金的電話,所以只能說,一切都未知。」高教授喝了口水,清了清喉嚨說。

「那警察有透露什麼消息嗎?他們不是有來學校調查?」另一名同學舉手發問。

「他們只是來詢問許同學的一些資料,了解一下他在學校的狀況而已,並沒有透露任何消息。」高教授耐心的回答著這些根本不知道答案的問題。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請問遲芸芸今天有來學校嗎?」一個男人站在教室門口,敲著門問。

「遲芸芸⋯遲芸芸⋯有的!她在那裡,請問您是?」高教授在座位中尋找我的蹤影,我慢慢的把手舉起,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我。

「您好,我是刑偵大隊的偵察組長吳準,負責這次失蹤的案件。有些問題需要和遲同學聊一下,方便嗎?」吳準詢問著高教授,也和我點頭示意。

「當然可以。遲芸芸!妳配合這位吳組長了解一下!」高教授對我招招手。

「是!」我拿起包包手忙腳亂的要往門口走去。

「請問!我可以陪她一起嗎?」青清突然大聲的問道,我驚訝地轉頭看著她。

「這個⋯」吳準摸著下巴思考著。

「我也對許佳瑋有點點⋯點認識!你來是要問他的事吧!」青清打斷吳準的思考。

「是這樣沒錯!好吧!那妳也一起來!」吳準對著青清說。

「好!!」青清大聲的舉手應答。

走出教室前,已經可以開始聽到教室裡的騷動了,我最討厭這種竊竊私語的聲音了,聽了就讓人莫名不爽,我們跟著吳準來到輔導辦公室,輔導老師看見我們進來了就點點頭的禮貌離開了。

「坐下吧!就放輕鬆,自在一點,不用太拘束,我只是了解一下吳佳瑋的學校生活。」吳準拉開一張椅子後坐下。

「嗯嗯!」我和青清點點頭後也跟著坐下。

「遲小姐,我聽教務主任說去年妳有跟許佳瑋一起合作一個市府舉辦的藝術展。」吳準打開他的小冊子。

小冊子就是電視劇裡警察都會隨身帶的那種記事本記事本,我以為只是演演,沒想到真的有,我覺得不可思議的盯著看,小冊子上面有密密麻麻的字。

「對,去年我們一起合作參加了[展現城市之美]的活動。」我說。

「那你們一定會常常碰面吧?!畢竟要討論活動內容又要製作作品。」他繼續看著小冊子問著。

「嗯⋯還算蠻常的吧!因為活動時間有點緊,我們又是不同系,所以光達到共識就需要一點時間⋯。是吧?!青清。」我突然轉頭問青清。

「啊?喔!對啊!不過他也算脾氣好,才能忍受妳的怪脾氣,我覺得達到共識的時間不算久,哈哈哈哈。」青清笑著說。

「那你們平常除了討論活動的事情外,還會另外出去嗎?」吳準繼續問著。

「我們有時候討論完或是做作品到一個段落,會一起去吃東西。」我歪著頭說。

「很常一起吃飯嗎?吃完東西會去哪裡呢?」吳準皺著眉頭問。

「還好吧!吃完飯就各自回家啊!」我說。

「吃完飯就各自回家?沒有再去哪裡走走或看個電影之類的?」吳準眉頭皺的更緊了。

「嗯!吃完飯就回家了,沒有再去別的地方了!青清都在啊!」我擺弄著自己的水瓶說。

「嗯⋯青清⋯李青清⋯小姐是吧?!」吳準突然有點慌張,他在小冊子上翻了翻,似乎是沒找到關於青清的,所以,趕緊詢問後往他的小冊子上寫下。

「嗯!我是李青清。我是芸子從小打到大一起長大的同學兼閨蜜!嘿嘿!」青清燦爛的笑著說。

「芸子是⋯?」吳準擺弄手指,一副這是哪位的樣子。

「芸子就是芸芸啦!我們都習慣叫她芸子!」青清笑著說。

「每次他們做討論那些的,還是吃飯的,妳都在嗎?」吳準看著青清問。

「對啊!不對!基本上,就算他們沒有要討論,我也都在芸子旁邊,我和芸子可以說是黏住了吧!哈哈哈!」青清笑著說。

「所以,芸⋯子⋯在哪,妳就在哪,是這個意思嗎?」吳準微微的皺眉問。

「嗯!有時候吃飯會叫我弟一起,但很少。」青清說。

「妳弟弟?妳弟弟也會一起去吃飯?」李準又開始在紀錄。

「對啊!我弟弟叫李乙青,他現在高三,目前確認保送體大了,他跟我一樣,和芸子都是從小一起長大,所以有時候要吃飯時,他剛好沒事,他就會一起來。」青清劈哩啪啦說著。

「那妳弟弟他跟許佳瑋有過交流嗎?我是說,聊天啊或也陪芸子他們一起討論活動這類。」吳準問。

「沒有,乙青對許佳瑋有點感冒。」我突然插了一句話。

「為什麼?他們有什麼過結嗎?」吳準小激動的問著。

「不⋯不是啦!他們沒有過結!只是乙青對我比較有保護慾,所以,有男生靠近我,他就會像貓一樣炸毛哈哈。」我笑笑的說。

「喔~原來是這樣⋯」吳準點點頭說。

「那妳對許佳瑋的印象如何?」吳準問我。

「嗯⋯就高高的,畫畫還不錯,很有禮貌,然後⋯」我一邊回想一邊說著。

「然後呢?」吳準問。

「不太會說話。」我一個字一個字說出這句話。

「哈哈哈哈哈!我懂了!」吳準笑著說。

「好啦!謝謝妳們的配合,佔用妳們的時間問妳們這些問題。」吳準站起來對我們說。

「不會啦!希望我們提供的信息有幫助,也希望他可以安全回來。」我和青清也站起來鞠躬說著。

「會有幫助的!謝謝妳們啊!」他說。

「啊?我有個問題忘記問了?」他突然大喊一聲,我和青清停下正要離開的腳步。

「什麼問題呢?」我看著吳準說。

「妳們都在哪裡討論活動和做作品?」吳準用手指頭彈著自己的額頭。

「我的工作室。」我說。

「妳的工作室?!」吳準像是看到魚的貓一樣。

「嗯,我從高中就開始用的工作室。」我看著他說。

「那⋯方便留個電話,改天去妳工作室看看嗎?」吳準燦爛的笑著說。

「嗯⋯可以啊!」我微笑的說。

「那妳電話給我。」吳準打開小冊子準備寫下。

「我的電話是0989-xxx-xxx。」我說

「那⋯我們就再聯絡囉!」他舉起他的小冊子在空中揮了揮。

「好。」我微笑的說,然後和青清離開辦公室。


[展現城市之美]

「欸!我警告你,離芸子姐遠一點!」乙青對許佳瑋大聲說著。

為了怕妨礙到麵店的營業,他們兩人走到附近的公園處理這件無聊的事。

「你是哪位?憑什麼要我離她遠一點?她說她沒有男朋友,每個人都有追求的權利吧!」許佳瑋也是大聲的回話。

「他媽的,你懂她嗎?你才認識她多久?你知道她害怕什麼,喜歡什麼嗎?」乙青大吼著。

「我和我姐從小就跟芸子姐一起長大,她的好惡我都知道!你什麼都不知道,就要他做你女朋友?是不是太好笑?!」乙青繼續吼著。

「從小一起長大又怎樣,很瞭解她又怎樣,我是剛認識她,但我可以慢慢開始瞭解她啊!我不懂你到底在激動什麼?!」許佳瑋依然音量不輸給乙青。

「你是聽不懂人話嗎?離芸子姐遠一點,最好做完這次合作就不用再見了!也別再跟她告白,再跟她說什麼交往,聽到沒?!否則我真的會對你不客氣!!」乙青已經氣到不行了。

「你說的我都聽得懂,我不懂的是你媽的你憑什麼干涉啊!你該不會也喜歡她吧?!怕她被我搶走嗎?沒關係,我很有風度的,我可以公平競爭。」許佳瑋得意又諷刺的說。

「媽的,真的不打不會乖是不是?!什麼鬼公平競爭?!不需要!只要你滾就好了!」許佳瑋的話準準的踩在乙青的點上。

「你就是輸不起!怕輸給我!」許佳瑋挑釁的說著。

「閉嘴!閉嘴!你給我閉嘴!啊啊啊啊啊啊!」乙青發瘋似的吼叫著,然後從草叢旁拿起一顆不小的石頭往許佳瑋奔去。



大家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可以追蹤我的粉專和IG唷!

Matters都會互讚互追唷❤️

Liker ID:summerle1224

FB粉專:末日毒藥

IG:shmilyplannerlife

IG私人:summerle1224(若是想加這個請先私訊我是從matters來的,並留下id,感謝您!)

波波黛莉PopDaily:末日毒藥

方格子:末日毒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蒐集是我的興趣(1)

蒐集是我的興趣(2)

蒐集是我的興趣(3)

Loading...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