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毒藥

一個世界末日後的殘存者,很兩極,沒有性別,只有靈魂,不懂得愛,卻熱愛寫愛。我不能給什麼承諾,但我可以答應,就算世界末日,還有我在。❤️ 追蹤和拍手都會回拍和追蹤呦!❤️

蘭因絮果(上)

花開花落自有時,有時候,明明是並肩坐著,可卻怎麼坐著坐著就散了

在 關於占卜和算命 這篇提到和我一起大難不死的前夫,今天來說說他吧!

為什麼用蘭因絮果這個標題呢?其實一開始他真的對我很好,幾乎是把我捧在手裡寵著,只是後來太多事情和太多的人參雜,我從抓狂心痛到難過期盼到失望冷靜到最後的絕望,我太能理解「如懿傳」裡如懿的感受了。很多人問我恨不恨他?我說不恨。他們為什麼?我說因為不愛了,不在乎了,自然也就不恨了。

愛的反面不是恨,是絕望。

以前總以為感情不是愛就是恨,後來我發現其實不是,愛跟恨呢實際上還是差不多的,只是方式變了,你恨一個人,是因為還有愛,才會恨,所以,我覺得真的不愛了是絕望,代表你對這個人已經不抱有一絲期待,也代表這個人的任何事情完全都不會再影響到你,這才是真的不愛了。


和他剛在一起時,他很不習慣,我也很不習慣,因為他習慣大手大腳的付帳單,但我喜歡AA制,他說我是個奇怪的女生,他認識的女生都不會主動拿錢包,都是男生們拿出來平分,我說你們才奇怪吧!從這裡就開始慢慢發現我們的不同和相同了。

他花錢從來不計較,總是幾百幾百的買,而我每個月只有100加幣零用錢

他一點工作都沒做過,甚至洗碗,洗衣服都沒有,我小時候就會洗碗,出國後什麼都得自己來

他全身名牌,我全身諾邊攤(路邊攤)

相同的是,他家境很好,我家也不差,不同的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家有錢,但大家都覺得我家平平。

他時常買東西給我,有時候只是我經過瞥了一眼而已,他就會去買來送我,帶我去吃高級的餐廳,買品牌包給我,但我從來沒有穿戴出去過。

他:「我買的妳怎麼都不戴呀?不喜歡嗎?」

我:「沒有啊。」

他:「還是妳喜歡是別的,我去買另外一條。」

我:「不是!等等!你坐下來,我跟你說。」

他:「喔喔,好。」

我:「你是不是都沒打工過?」

他:「對啊!我有錢幹嘛打工?」

我:「那你買這些東西給我的錢都哪裡來的?」

他:「當然是我爸啊!」

我:「你用你爸的錢買東西送我,你覺得我要使用嗎?」

他:「嗯⋯⋯⋯」

他:「可是他給了我就是我的了啊,所以是我買給妳的吧!」

我:「那些禮物我都不會穿戴,你可以拿去給你姐姐。」

他:「怎麼了?為什麼?」

我:「我希望你能去試著打工,用你自己賺的錢給我買禮物。」

他:「我去打工?我有錢幹嘛打工?」

我:「你說你想給我未來,想跟我結婚,我要知道你有沒有謀生能力啊!」

他:「我當然有啊!我家那麼有錢!」

我:「那是你爸媽賺的錢,並不是你的錢,而且假如有一天那些錢花光了,怎麼辦?你完全無法養活你自己欸。」

我和他說完這段話後,他沉思了很久,我想對於一個從小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少爺,要去工作簡直是天方夜譚,但他同意了,他說他願意試試看。沒多久他在離我上班的幼兒園附近的華人商場找到了一份搬菜工的工作,我常常下了班就會到那裡買點菜,順便等他一起下班,原本我預估他大概一天都撐不了,沒想到他撐下去了。睡前他和我說,搬菜真的好累喔!以前都沒在管這些,自己做了才知道,今天做了一天下來,覺得身體變舒服了,於是他就依然持續做著,他姐姐不知道他在打工,他母親也不知道,是他領到第一個月的薪水後,馬上買了禮物給我還有蛋糕要慶祝,他母姊兩位才知道他在打工,而且還是搬菜工這件事,結果呢?結果當然我就被用眼神殺死很多次,他母姊兩人誇張的摸著他的手,說他手都變粗了,還受傷了,他從來沒做過事,我們看了就心疼!當下我除了感謝他有證明給我看之外,就是這對母姊的對話讓我無言以對。

後來,他一樣堅持要去,無論他姐他媽上演多少次苦肉計,霸王別姬那類的戲碼,他還是聽我的話繼續工作,然後他母姊兩位哭的好像他要去打仗了還是什麼的⋯交往半年後,他讓我把租屋退掉,搬去他家住,可以順便了解他的母姊

年輕就是熱血啊!妳看現在還敢不敢衝

住進他家之後,他們的習慣被我改了很多,當然我也為了他們改變了很多,這是相處之間的必要。他開始會自己用洗衣機,烘乾機,也會幫忙洗碗,抽煙會去外面抽,不再亂花錢,也很少跟著他姐去喝酒唱歌玩樂,會陪我和他母親在家看劇,而我也習慣了只吃牛肉,他們是回族,信奉真主阿拉,跟他母親學他們家鄉菜,學他們的方言,我和他母親相處得很愉快,和他姐姐也算可以,但就是看不起我吧!他姐姐覺得我是因為有錢才跟他在一起。

有天,他父親從中國來溫哥華,因為他姐姐把錢花光(管錢的人),他們家務事聊著說著,我也坐在最邊邊,一句話都沒說,晚上我們吃了火鍋,為了他父親要來,我們還特地去肉店買肉,吃完火鍋後,他父親還在餐桌那跟我的貓玩著,我們兩個就開始收拾起來了,他父親一臉不可思議,隔天他母親帶著他父親到他打工的地方觀察他打工狀況,我心裡想著:該不會改來一齣爸媽送兒子參軍還是啥的,結果沒有,他父親看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他和我說:「謝謝妳,讓我兒子總算有點人的樣子了。」

他父親單獨把我叫到餐桌說話時,其實我很害怕,因為他很高大,看起來又很嚴肅,(當時我沒想到,全家最疼我的,就是我的前公公了)他和我說著那些話,他從來沒看過他們做過事,去了英國,澳洲到現在溫哥華,英文還是亂七八糟,只有花錢最拿手,但是,他這次來看到他在幫忙收拾碗筷洗碗,還去打工這樣,他很感動,所以,他很謝謝我,他母親也挺喜歡我,最後莫名的就變成了,錢歸我管,他們零花由我來給,我覺得很不好意思也很彆扭,畢竟我是外人,可是他父親說:妳會嫁給我們家兒子吧!所以我相信妳。


其實他並不是全然是個壞人,在這段感情裡,我們也曾經很幸福過,曾經眼裡只有彼此,曾經時時刻刻都在一起,曾經一起笑的非常開心,只是,我們大概誰都沒料到,後來,我們並著肩坐著的那道牆裂開了,一直在同一條路上的我們,竟然變成了走在不同的岔路上,最後,我們會真的坐著坐著就散了,走著走著就分開了,愛著愛著就消失了。


大家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可以追蹤我的粉專和IG唷!

Matters都會互讚互追唷❤️

Liker ID:summerle1224

FB粉專:末日毒藥

IG:shmilyplannerlife

IG私人:summerle1224(若是想加這個請先私訊我是從matters來的,並留下id,感謝您!)

波波黛莉PopDaily:末日毒藥

方格子:末日毒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