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毒藥

一個世界末日後的殘存者,很兩極,沒有性別,只有靈魂,不懂得愛,卻熱愛寫愛。我不能給什麼承諾,但我可以答應,就算世界末日,還有我在。❤️ 追蹤和拍手都會回拍和追蹤呦!❤️

母親,我愛妳?!(上)

發布於
「媽,我一定會謹遵您的教誨,要堅強,無論發生什麼都要堅持下去,絕對不會放棄。」一個男人對著躺在病床上的母親痛哭說道。

「哎唷~恭喜啊!妳兒子考上了第一名的高中!真是羨慕啊!」一群婆婆媽媽對著剛從市場回來的母親祝賀著。母親靦腆的點頭回應,手上還提著一大堆要煮晚餐的菜,母親總是這樣,明明可以直接說完謝謝,然後說要回家做飯就好了,但害怕人家說閒話,她一直耐著性子,有問必答。

「果然是別人家的小孩才能做到,我家那個遊手好閒的,還不知道能進什麼大學呢!真羨慕妳啊!有一個這麼優秀的兒子,考上最好的大學不說,還是醫學系,哎呀!真是羨慕的不得了!」左鄰右坊圍著在公園運動的母親羨慕的說著。母親一邊運動,一邊微笑的回應他們,一點都不覺得厭煩,母親總是這樣,明明可以簡潔的運動完了要回家了,就可以打發他們了,但害怕得罪人家,她依然面帶笑容的回答。

「不是我在說啊!我這輩子要是有一個像妳兒子這樣的孩子,我真的別無所求啦!才剛要畢業就有醫院搶著要,唉~妳這已經是不愁往後的日子了,可以好好的遊山玩水啦!」社區的婆媽們叫住準備上樓的母親羨慕的祝賀著。母親手上拿著鑰匙,身上都是汗的笑著答應著,母親總是這樣,明明可以說全身是汗,先回家洗個澡,晚上在社區的公園再好好聊,但不想讓人家覺得自以為是,目中無人,忍耐衣服都和汗水黏在身體上的難受,她依舊親切熱情的談話著。


我家只有我和我母親兩個人,父親在我上國中時就過世了,所以,是母親一個人把我養大的。我的母親是個十分堅強的人,從小到大我沒見過母親掉過眼淚,即使是在父親的喪禮上,她堅強的和每個來祭拜的人互相問候,葬禮上該有的禮數和父親想要的葬禮規格都是母親一個人打點好的,我很欽佩我的母親。母親非常關心我的課業,她最常對我說的話就是:「你一定要加油!考上醫學院,當個有名的醫生,這樣我才對得起你爸,才對得起列祖列宗,知道嗎?你一定要當醫生,這樣你才沒辜負我這輩子對你的付出,懂嗎?你要牢牢記住!」。其實母親說的這些話我以前從來沒聽過,父親還在世時,他總是告訴我要勇於追求自己喜歡的,因為人生只有一次,千萬不要照著別人的方式生活,浪費了自己歲月。因此當父親走後,母親的話讓我迷失了一陣子,我不曉得我該聽誰的說的,我不曉得遵從誰的想法才是正確的。我迷失了半年多,像是個沒有靈魂的軀殼,不曉得目標在哪裡,不曉得我到底要的是什麼,直到我遇見了她,我的初戀女友。自從她進入我的生活,像是照亮了黑暗,我不再迷失了,我知道我要什麼了。

於是乎,我拿起了畫筆,在畫板上滿滿的勾勒出她的線條和臉龐,拿起畫筆的我是快樂的,臉上的微笑是自然生成的,我就這樣畫著畫著,想起我父親說的話,我決定,我要朝著美術前進!我拿著完成的畫跑回家,將作品放到母親面前,我非常興奮又驕傲地告訴她:「媽!好看嗎?教授說我非常有天份!而且我也很喜歡畫畫,我想走美術系,現在想著就好開心,媽妳快看看!妳還記得我小時候常常和爸爸一起畫...。」我話語還未說完,母親便撕掉了那張畫,撕掉了我的第一個作品,然後失望地看著我說:「畫畫能吃飽飯嗎?你答應過我要讀醫學系的承諾都忘了嗎?」母親說完後,重重的坐在椅子上,母親流下了眼淚,我看著被撕碎滿地的畫紙,我有說不出委屈和難受,我將碎紙慢慢一片一片拾起,望著正在流淚的母親,我跪倒在地上,無言以對,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母親掉眼淚,我妥協了。我將畫紙丟入垃圾桶,然後和以前一樣過著平淡的生活,就像那場爭執從來沒發生過。

母親告訴我,我和她是一體的,是由血緣綁縛著,所以我們對彼此都非常重要。我一直記得這一點,因此母親的要求我都會達成,無論多困難,多辛苦,要付出多少都無所謂,只要是母親想要的,我就會做到,如今我當了醫生,我還是這樣遵循著,努力的謹記著。

我母親不喜歡我大學的那個初戀,因為母親覺得她配不上我,所以,無可奈何,我只能放手,因為我不想再看見我母親掉眼淚了,然後我透過母親的介紹,認識了現在的妻子,我的妻子也是一位醫生,到現在我都還記得我們結婚那天,我母親有多麼多麼的驕傲和開心。

可是我結婚沒幾年,母親就病了,我緊急安排檢查,居然是癌症,一下子,我晴天霹靂,我不曉得該怎麼告訴母親這個消息,但是一定要住院做治療,總是會知道,所以,我決定如實告訴她,母親聽到後沒有留下任何眼淚,她和以往一樣堅強,她躺在病床上說:「該怎麼治療就怎麼治療,該吃什麼藥就吃什麼藥,一切聽從醫生安排,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我要活著,我還不想死。」

母親接下來都住在醫院,每天不是治療就是睡覺或者檢查癌細胞狀況,她常常喊痛,卻不願意打止痛劑,也不願吃止痛藥,就只要我去守著她。我是一位醫生,我有門診,也有手術,我無法母親喊痛就離開崗位什麼都不管,只管去坐在她病床前,無論我怎麼說,她總是用這句搪塞我:「以前你生病,我背著你三更半夜搭車掛急診,守你幾天幾夜,我在你身邊連廁所都不敢去,就怕你醒來看不到我。現在我老了,病了,我就想你多來看看我,很過分嗎?我一個人辛苦把你養那麼大,還讓你當了醫生,結果你怎麼對我的,真是白養了,我白活了。」說完便開始嚷嚷要去死,要放棄治療。最後,我還是得低聲下氣的低頭道歉,母親才會氣消。

「最近你老婆怎麼都沒來看我?」母親在病床上問著我。

「她嫌醫院細菌太多!」我回答母親。

「我是她婆婆,至少也該來照顧照顧我!」母親有些生氣的說著。

「她要上班,也很忙。再說,我在醫院,我來就好啦!」我試圖想緩解一下氣氛。

「你回去跟她說,她要是不知道怎麼當兒媳問她媽媽去,然後每天都來我這裡照顧,做不到,你們就離婚。」母親生氣的說。

「媽,這會不會太過了?這樣就離婚?妳以為結婚是過家家呀!」我也開始沒有耐性了。

「怎麼?有了老婆就沒了媽是嗎?我就知道,養你這麼些年不值得,我怎麼養了隻黃鼠狼啊!」母親在床上大聲鬧喊著。

「媽,現在是晚上了,不要影響其他病人休息,有什麼事我們再說好嗎?」我試圖安慰母親的情緒。

「你今晚自己想想,你這個醫生是怎麼得來的!都是靠我!都是我!沒有我,你根本考不上!」母親撂下這段話後就躲進棉被裡。

我走出病房,將病房門輕輕拉上,我靠著門思考著,思考我的人生

我慢慢的無力的走回辦公室,然後繼續思考著,從有記憶開始到現在

是原本就會成為這樣嗎?還是是哪裡有了改變?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改變?又是改變了什麼?

又為什麼要改變?是自己要改變,還是為了什麼改變?



大家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可以追蹤我的粉專和IG唷!

Matters都會互讚互追唷❤️

Liker ID:summerle1224

FB粉專:末日毒藥

IG:shmilyplannerlife

IG私人:summerle1224(若是想加這個請先私訊我是從matters來的,並留下id,感謝您!)

波波黛莉PopDaily:末日毒藥

方格子:末日毒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的毒藥人生(一)

我的毒藥人生(二)

末日毒藥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