濑户内海与香山

真的吗,我不信。

我感觉受骗了

發布於
我被骗进了这样一个未来

墨尔本进入了第五次lockdown,悉尼的covid case已经140多个了,昨天他们还在搞一些大游行,简直是惊悚。

前天和小姨打电话,她刚从葡萄牙旅游回到英国的乡村度假大house,整个人容光焕发,非常高兴,不停骂英国人是bastard,“美加英澳,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这些说英语国家的bastard!”小姨高兴的大声嚷嚷,然后她劝我去欧洲读研,说欧洲的生活好呀,欧洲的生活如如何有机,人与人之间多么的和睦,欧洲简直是一种人类的终极目标,我有一搭没一搭应着,心情非常低落。她还一直说covid是个scam,是个巨大的骗局,让我不要相信,要坚持自己的梦想,要去很多地方。我就忍无可忍挂了电话。

生活确实是个巨大的骗局。我被骗进了这样一种未来,和以前被promise的那个不一样的未来,我经常感到无端的愤怒,委屈,害怕,未可知,不愿行动。2020年来墨尔本生活留学,我期待的是跟教授有一些人与人的链接,期待能跟同学有一些人与人的链接,但是没有,一切都没有,一年半我被关在这样一个狭窄的出租屋里思考我未来的出路,只能思考到一个结果:就是我将,甚至我想,在这个出租屋里永远的呆下去。我已经失去了前22年积攒的所有跟人类交往的能力了。如果离开这个出租屋,我将没有办法应对这个社会,可能这个社会的某些齿轮还是在飞快的运作,什么都没有变,像我小姨这样拿着好几个国家永居的人,当然可以飞来飞去,享受在每一个国家最好的福利。但是有太多人的生活就被永远的困在当下了。甚至远远在covid 来临之前,很多人的生活就被永远的困在当下了,这让我觉得特别痛苦,

最近打开微博就是郑州的洪水,地铁受困,东京奥运会,世界以一个奇怪的角度飞速猛进,我都不知道我在不在其中,好像我也没有办法置身事外,但是什么都做不了,我痛恨这种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但是很多东西靠的太近又会让我无比害怕。我经常想起2019年的时候从欧洲回来,一切都欣欣向荣,我回家,每天去两次健身房,和弟弟谈无伤大雅的恋爱,写一些非常腻歪的情书,不停吵架,想着要办意大利的签证,要去展会上大显身手,那时候的我是怎么想的呢?2021 年开始我甚至很少想到欧洲了,或者日本,我感觉我的生活就是非常普通的三条街,从出租屋去市中心买优衣库,从出租屋去意大利街喝咖啡,买吃的,从出租屋去公园和学校。即使是这样看起来千篇一律的生活,我都发自内心感恩,没有把活在墨尔本当作理所应当,而且随时准备失去,随时准备提着箱子就滚回我的小县城。

疫情真的把一切都改变了,那些习以为常的东西我也不认为是习以为常了。这件事到现在还能给我一种深重的打击,我也是没想到的。

疫情什么时候结束我已经不是特别关心了,这种感觉可能也会一直持续下去吧,像饥荒,文字狱,和各种刻在我们黄皮肤的人基因里的恐慌一样,这种抗体会马上被retrieve,你都不知道下一次灾难会发生在什么时候。这是我活在这个地方的胎记,无论跑多远都甩不掉这些痛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