濑户内海与香山

真的吗,我不信。

蝴蝶飞走了

-写给小雅,最美最靓的小雅

写下这行字,又要忍不住哭了出来。

小雅,新年快乐,2021,你也是怀着满满的希望来到的吧。你应该和我一样,满怀希望,新年checklist里面有很多想做的事儿,是这样来到2021的吧。

不知道怎么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这几天总是想着你,有些恍恍惚惚,你在每个事情与事情的间隙都会浮现出来,可能是因为我在墨尔本,也可能是因为我也每天无所事事,每一件事都能成为了不得的事,但是确实,我无法否认你的离开对我的打击有多大。

你是我最喜欢的也最嫉妒的人。你和你那些细细密密的小心事,你的顾影自怜,自我陶醉式的欣赏,经常攀上我的心头。谁没幻想过呢,自己是那个穿着花裙子的公主,在街头舞蹈,在众人羡艳的目光中飞扬,你不怕镜头,不怕别人的目光,不瑟缩,也不阻挡,就是大大方方向全世界说,对啊,我就是美啊,怎么样啊,我就是美。即使我不美,你看我这样,只有美的人敢这样。

你让我想起所有我青春期的时候羡慕的女生。我的青春期黯淡无光,就像所有女孩的青春期一样,高傲,清高,顾影自怜,以为自己是那个最特殊也最不一般的人,即使穿着校服也觉得自己有着不一般的时尚见解,总是期待被人注视被人揣测,被人了解我是多么用心良苦做一个不一般的人。我在很多场合下都说我是怎么幻想,幻想自己不一般,有男的爱,有很多很好的朋友,幻想自己和朋友住在大房子里,甚至幻想自己的初夜,那种有玫瑰花瓣和蜡烛的初夜,像我看过的所有电视剧那样,像所有小时候童话故事或者青春小说里的人一样。

而你就是那一切我从小到大幻想生活的实体。而最重要的你,你也在幻想这些。你不是那些什么从小entitled 过这种生活,偏偏又把搞得非常破碎的那种大美人,你就是过上了你向往的生活。你在公众号里细致描写你凌晨独居看剧享受40平米的上海市中心客厅,然后觉得是成功大美人的心情,我到现在还看了想发笑,多么幼稚啊,多么小儿科啊,多么引人发笑啊,但是我走在墨尔本街头的时候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呢,那些阴阴暗暗的小小成就感。我自己的窘迫感或许也来源于这个,我总是试图和一些跟我没有关系的事情发生关系,我也想在自己身上安排上各种各样的标签。但是我心底的一部分,或许也只有我自己认为的那部分就永远留在了那个一心渴望去外面世界的青春期少女上。

一个时代结束了。我的那个时代也结束了,那些消费主义,大花衣服,精致面料,狂热名牌追随者,我心目中的那个时代随着你的离开结束了。蝴蝶飞走了,after party散场了,我没法从你的余韵中走出来。大学的时候什么都不干,躺在逼仄的寝室小床和出租屋里,一心只想着变美,被男生喜欢,想着恋爱和更瘦的身材,拍美美的照片,嫉妒别人新买的LV包的时代真的要结束了。这听起来好shallow啊,但是这个部分切切实实组成了我的大学时代。无论怎么看,没有名牌包和美丽裙子的痛苦都很真实。也不怕你嘲笑,但是我现在时不时还活在这种痛苦里。

如果还有另一个世界,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如果没有的话,那这个世界,你做到了,你做到了好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你会被大家记住,你像那只蝴蝶一样给人惊鸿一瞥,余生都会在震动的余韵中怀念你。写下这篇文章,是想和你告别,老王走的时候,微博签名是不后悔且快乐,你也是吗,我无法当这个评价别人人生的judge,但是你这么灵动活泼,又热爱你做的事情,不后悔且快乐,你也是吧?大家都爱你,连我这个默默无闻的小观众,都必须要写下这些话:我也爱你,小雅。

我无法从这件事中总结出motto,我也会这么活下去,粗壮黑实,不比你百分之一美丽的我,也将努力活下去,直到我们相见的那一刻。

我想你,希望你在这,小雅。墨尔本的夏天好热,我坐在这家意大利咖啡厅给你写这封你看不到的信,我们或许就需要这种无意义的纪念,这种closure,这种真正告别的感觉,我还会常常提起你,跟朋友,跟所有人,好像你还在一样想着你。你说独居很快乐,但不希望一辈子都这样,不会的。如果有平行时空的话,你还会穿着花裙子,然后跟你的Mr right一起高兴的生活,你会住上大房子,你会的,我坚信。

蝴蝶飞走了,after party散场了。小雅,再见啦,再见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