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沙

留美博后,科普写作者。科普、求知、求真。

当科普遭遇民粹与反智

發布於


在我发表在微信公众号或B站的文章的评论或私信中,经常能看到有人把我骂作汉奸、卖国贼、五毛、美分、数典忘祖、网络蛀虫等等。即便我所做的不过是无偿做点科普工作,让大众了解一些科学的最新进展,揭示一些谣言的真相,提倡一下科学精神,也丝毫不能幸免。

事实上,中国社会对于愿意出来做科普的科学家、科普作家或者热心科普人士的评价是普遍不高甚至是漠不关心的,如果你在某些场合做科普,跟别人说你在做科普,除了那些破口大骂的,多数人会或明或暗地嘲讽你、鄙视你、攻击你,其背后的心理可能存在以下几种:

认为做科普是不务正业。事实上,中国绝大部分科研工作者的唯一职责是做好科研,发高影响因子的文章,而不包括什么所谓的科普。只要你能发大paper,你就是业界大牛,你几乎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资源。反过来,做科普?这能当饭吃吗?有任何收益吗?科研还做不过来,谁还有心思做科普?问问你自己实验做完了没有?

认为做科普是自讨苦吃。以目前人类的经验而言,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会有个人群叫做“愚昧的大多数”,这个人群与精英群体几乎存在着天然的对立,并且这几年世界各国都有着民粹主义抬头的迹象。社会大众认为精英们掌握着话语权却又不干好事,或是腐化堕落、治国无方,认为应该由自己或“自己的代言人”来决定自己的命运,在选举对象、公投决策、科学问题上存在着明显的反智主张。反智主义可以认为是那些能力不那么好、读书不那么出色、掌握社会资源不那么多的人的一种精神需要,是有社会心理基础的,这可以部分理解为底层民众对上层人士掌握话语权的一种消极反抗,特别是中国还有着深重的反智传统。因此这部分意见认为做科普是吃力不讨好,不仅几乎没有任何好处,还要担着身败名裂的风险,弄不好还要被行骗者、大众们从肉体上消灭。你看看中国有多少科学家有兴趣做科普的?绝大多数都认为发高影响因子的文章才是自己的唯一追求。而如张启发、戴景瑞、朱作言、何祚庥、饶毅、姜韬、严建兵、黄大昉、林敏等科学家们义务做点科普还要被骂作汉奸卖国贼呢,所以明哲保身才是最好的选择。

认为做科普是自视过高。这部分意见认为那么多院士、校长、主任、教授、研究员等等都没有出来做科普,都没有把话说死,你一个小小的副教授、讲师、博士、硕士、本科生、高中生、社会闲杂人等有什么资格做科普?你说话有任何权威性吗?别以为你拿了某个学位就有多了不起,博士满街走,硕士多如狗,不要读了几年书就忘了自己姓甚名谁,知识是永无止境的,科学也不是唯一正确的,书读得越多的人才越知道要低调谦逊,因此出来做科普的人都是没有自知之明、狂妄自大的。

认为做科普是徒劳无功。这部分意见认为精英之所以为精英,大众之所以为大众,正是因为有些人做到了大多数人所不愿付出的持续努力、不能坚持的长期学习、不敢承担的重大责任、不曾具备的战略眼光,才一步步地成长为各行各业的精英(此处只讨论起点相同的情况),如果精英们的学识、水平、魄力反而不如大众,那就不成其为精英了。因此,他们认为做科普是徒劳无功的,大众其实并不具备被科普的条件,大多数人或者因为知识水平所限不能理解你的科普;或者因为反智思维影响不愿接受你的科普;或者因为既得利益所在千方百计阻挠你的科普。真正能接受你科普的人要么是本来就已经具备相关科学知识与思维的人,要么是不了解相关科学知识但同样是经历过科学训练的人,要么是本来就已具备被科学思维说服潜质的未觉醒者,而那些原本就站死了某个立场却能被你的科普言行说服的人可以说几乎没有。因此愿意做科普、热心做科普的人是迂腐的、偏执的、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书呆子。

认为做科普的人虚伪自私。持这部分意见的人以己度人,认为所有人都是无利不起早,不存在无私科普的人,你打假是因为有利可图,你科普是因为博出位想出名,或者因为你是“转基因利益集团”一分子所以才要科普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或者因为你是西医(其实是现代医学)既得利益者所以要整天“黑”中医,总之你不可能是一个没有任何自己所图的人,因此你所做的一切科普都是挂羊头卖狗肉、拿着科学大棒压人、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这些怀着嘲讽攻击科普人士心理的人在那些纯粹的造谣谩骂的裹挟下,共同造就了今天网络上的评论环境,这正是一场民粹与反智的狂欢。在深厚的反智文化土壤里,文革中的中国大众曾把知识分子视同反革命,反智主义盛行,知识分子们不仅在尊严上被打倒,而且在肉体上被消灭。然而几十年过去了,这种情形本质上并没有什么改观,甚至在某些方面还有着全面的加深。民主和科学作为曾经的“德先生”和“赛先生”在如今的中国都有着被大众全面否定的倾向,民主在大众的观感里不再是一个值得向往的字眼,相反变成了一个虚伪、无用的代名词;科学也因为反科学文化人鼓吹的反科学思潮而被污名化,实行了几十年的科教兴国,大众的科学素养却并没有得到多少实质性的提高,科学精神不仅得不到普及,还被低学历人士视为低层次,科普人士们仅仅是希望用科学标准来探讨科学问题,却被污蔑为“迷信科学”、“科学教”;科普作家们仅仅是希望用摆事实讲证据的方式讨论问题,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却被暴民们的谣言谩骂所淹没。

在科普形势如此恶劣的今天,如果不是怀着崇高的理想、秉着坚强的意志与乐观的信念,有多少知识分子会有兴趣做科普,去让大众获取知识呢?看看科普人士们所受到的攻讦与污蔑吧。那些麻木不仁、冷眼旁观、明哲保身的作壁上观者,正是因为你们错误地认为做科普是不务正业、自讨苦吃、自视甚高、徒劳无功、虚伪自私,是你们的不作为,让中国变成了现在这样,让中国自主研发的转基因作物得不到推广。不要以为科普人士们所遭受的攻讦与污蔑没有发生在你身上,你就可以独善其身,将来你也会因为某种原因被这同一群暴民的怒火所吞噬。

正如刚才的意见所言,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少部分精英面对大部分民众。如果大众尊重知识,精英总体上是可以引领社会前进的;但如果大众厌弃知识,民粹横行,那么精英会被通通打倒,整个社会就会全面倒向反智,退化为愚昧落后。但在这个关系中,大众和精英都是有责任的,大众有尊重知识、珍惜人才、尊重社会契约的责任;精英有做好服务、做好研究、做好科普与解释的责任,但相对而言精英的责任更大,因为大众虽然会闹情绪,有时甚至会推翻精英,但他们终归需要精英去引领他们前进。

科普从来不是容易的事,正如中国人目前仍然大多数是中医粉,但至少科普人士给了他们一种另外的声音,这其中就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人醒悟过来,特别是那些本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的人,“废医验药”思想的存在会引发他们的思考,并进而促进批判性思维的觉醒。所以我们的唤醒对象不是顽固的中医粉,而是那些被迷惑、蒙蔽的人,只要多一个人从相信中医变成批评中医,这就是科普的最大意义,因为从来只有从中医粉觉醒成为批评中医的人,没有从批评中医的人重新变回成中医粉的,一旦把问题想明白了,就会从此受益。


扫码关注、点击文章开头“求真者”或搜索微信号关注:qiuzhenzhe2018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