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9 篇作品累積創作 67611 
夏沙

觉醒后的中医学生出路在哪

在我文章的评论区或者是收到的私信当中,偶尔会有一些网友问我中医学生的出路在哪。这部分网友大多已经是有所醒悟的中医专业的学生,已经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所学的中医内容与真正的医学和科学相去甚远,也已经开始着手逃离中医这个看不见...

5
夏沙

世故三昧

鲁迅曾在《世故三昧》一文中这样写道:人世间真是难处的地方,说一个人“不通世故”,固然不是好话,但说他“深于世故”也不是好话。“世故”似乎也像“革命之不可不革,而亦不可太革”一样,不可不通,而亦不可太通的。

6
夏沙

科普的真正对象

在观察网络上千奇百怪的言论时,在看到我写的科普文章被人破口大骂时,在体会到这个荒诞的世界已越来越反智时,我时常会陷入一种矛盾心态的循环之中:科普没用,无论你怎么做都改变不了什么,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人你科普...

夏沙

当科普遭遇民粹与反智

在我发表在微信公众号或B站的文章的评论或私信中,经常能看到有人把我骂作汉奸、卖国贼、五毛、美分、数典忘祖、网络蛀虫等等。即便我所做的不过是无偿做点科普工作,让大众了解一些科学的最新进展,揭示一些谣言的真相,提倡一下科学精神,也丝毫不能幸免。

夏沙

为什么逻辑上是“证有不证无”

我曾在我的专栏文章:《针灸到底有没有用》一文中已经分析过,为什么“无”是没办法证明的:逻辑学上只能证明某种事物存在,而不能证明不存在,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主张某种事物存在的人天然存在着举证义务。

夏沙

穿山甲的“药效”没有科学依据

6月5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发布了关于穿山甲调整保护级别的公告(2020年第12号):为加强穿山甲保护,经国务院批准,将穿山甲属所有种由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调整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

夏沙

同性恋并非是一种病

最近和网友们聊起了关于同性恋的话题,发现即便是在一群以科普为爱好的朋友当中,同性恋是否是一种疾病、同性恋是否是一种不正常的性关系,都还存在着巨大的争议。这其实并不奇怪,同性恋的逐渐非罪化、非病化,并且逐渐被这个社会所...

3
夏沙

达克效应与认知的四个阶段

有人曾经总结过,一个人的认知过程一般要经历这么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第二阶段:知道自己不知道; 第三阶段:知道自己知道; 第四阶段:不知道自己知道。这一认知过程,恰与Dunning-Krug...

夏沙

论偏执

无赖精神 鲁迅曾经在《娜拉走后怎样》里说过这样一段话:“世间有一种无赖精神,那要义就是韧性。

夏沙

我们应该告诉下一代的是真相

孙杨暴力抗检事件,目前来说已经是走向完全相反的节奏了,《检察日报》全版刊出的三篇评论文章重新为这次事件的官方态度定了基调。这三篇文章不仅认同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对孙杨禁赛八年的裁决,而且对孙杨不配合药检取样、把个人荣辱和国家捆绑的行为进行了直言不讳的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