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0 篇作品累積創作 70815 
夏沙

到底是民主还是民粹

虽然民主制度建立的初衷是为了避免独裁统治和寡头政治,这相比于君主专制制度和军事独裁制度而言都是一种巨大的进步,但它的缺陷也是非常明显的,即民主制度本身很容易受民粹主义绑架选出一些民粹主义领导人甚至是别有用心的阴谋家。

10
夏沙

觉醒后的中医学生出路在哪

在我文章的评论区或者是收到的私信当中,偶尔会有一些网友问我中医学生的出路在哪。这部分网友大多已经是有所醒悟的中医专业的学生,已经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所学的中医内容与真正的医学和科学相去甚远,也已经开始着手逃离中医这个看不见底的深坑,寻觅自己真正的出路,但是他们往往苦于中医专业出身的束缚,在职业方向的转型上会走得异常艰难。

5
夏沙

世故三昧

鲁迅曾在《世故三昧》一文中这样写道:人世间真是难处的地方,说一个人“不通世故”,固然不是好话,但说他“深于世故”也不是好话。“世故”似乎也像“革命之不可不革,而亦不可太革”一样,不可不通,而亦不可太通的。然而据我的经验,得到“深于世故”的恶谥者,却还是因为“不通世故”的缘故。

6
夏沙

科普的真正对象

在观察网络上千奇百怪的言论时,在看到我写的科普文章被人破口大骂时,在体会到这个荒诞的世界已越来越反智时,我时常会陷入一种矛盾心态的循环之中:科普没用,无论你怎么做都改变不了什么,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人你科普再多也是枉然,你自以为是你的科普改变了别人,但其实你只是找到...

18
夏沙

当科普遭遇民粹与反智

在我发表在微信公众号或B站的文章的评论或私信中,经常能看到有人把我骂作汉奸、卖国贼、五毛、美分、数典忘祖、网络蛀虫等等。即便我所做的不过是无偿做点科普工作,让大众了解一些科学的最新进展,揭示一些谣言的真相,提倡一下科学精神,也丝毫不能幸免。

16
夏沙

为什么逻辑上是“证有不证无”

我曾在我的专栏文章:《针灸到底有没有用》一文中已经分析过,为什么“无”是没办法证明的:逻辑学上只能证明某种事物存在,而不能证明不存在,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主张某种事物存在的人天然存在着举证义务。比如主张上帝存在的人应该自己举出上帝存在的证据,而不是让认为上帝不存在的人举出上帝不存在的证据,因为这是不具备可操作性的。

15
夏沙

穿山甲的“药效”没有科学依据

6月5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发布了关于穿山甲调整保护级别的公告(2020年第12号):为加强穿山甲保护,经国务院批准,将穿山甲属所有种由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调整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而在最新出版的2020年版《中国药典》(一部)中,穿山甲、马兜铃、天仙藤、黄连羊肝丸等四个品种也未被继续收载。

14
夏沙

同性恋并非是一种病

最近和网友们聊起了关于同性恋的话题,发现即便是在一群以科普为爱好的朋友当中,同性恋是否是一种疾病、同性恋是否是一种不正常的性关系,都还存在着巨大的争议。这其实并不奇怪,同性恋的逐渐非罪化、非病化,并且逐渐被这个社会所包容与接受,也不过是最近几十年的事,并且直到如今同性恋者们依...

3
夏沙

达克效应与认知的四个阶段

有人曾经总结过,一个人的认知过程一般要经历这么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第二阶段:知道自己不知道; 第三阶段:知道自己知道; 第四阶段:不知道自己知道。这一认知过程,恰与Dunning-KrugerEffect(达克效应)的总结相类似:越是无知的人就越自信。

夏沙

论偏执

无赖精神 鲁迅曾经在《娜拉走后怎样》里说过这样一段话:“世间有一种无赖精神,那要义就是韧性。听说拳匪乱后,天津的青皮,就是所谓无赖者很跋扈,譬如给人搬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