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白色,何止巨塔

發布於
北齊診所醫院系列完結篇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時間就在昨天晚上,我被我莫名其妙的思念搞得心神不寧,頭昏腦漲的時候,新院長傳了訊息給我。


我一定是瘋了,滿腦子莫名的影子揮之不去,在我還搞不清楚自己有沒有瘋以前,我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一早睜開眼,看見新院長昨天晚上傳給我的訊息。

「我的母親過世了,詳情明天談。」


唉呀!我昨晚在做什麼,居然沒看到!昨晚那個瘋子到底是誰!顧不得還沒洗臉,馬上開啟戰鬥模式,立馬回了訊息,盡快趕到醫院。


老醫生娘住院好幾個月了,前一陣子已經好轉,大家都認為她很快就能康復回來,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結局。


回想老醫生娘還沒住院以前,身體不適在自家病房療養。有一天,我想上工之前去看看她吧,沒想到一推開病房房門,發現她衣褲半退,整個人癱瘓在地上。


我一看大驚,一定是想要用簡易廁所,結果跌倒了。我趕忙想扶她起來,但很奇怪,明明是個瘦巴巴的老人,但她像一團沈重的泥,不管我怎麼使盡全力都拉她不起。


我跑去叫事務的老姐姐來幫忙,我們倆一左一右架住老醫生娘想把她扶起來,但不管我們兩個怎麼努力喊數,一、二、三!連扶正都有困難,更別說弄到半公尺高的床上了。


我這才發現,本人如果沒有出力配合我們,要拉起一個完全無力的老人,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今天樓下誰值班?」我有點急了。


老姐姐說,「是A!」


我聽到是A,猶豫了一秒,老實說,我覺得很羞愧,都什麼時候了,還記得個人恩怨。


我看了一眼全身軟趴趴,毫無眼神虛弱不堪的老醫生娘,「去叫A!」我說。


老姐姐馬上嗨Hi的一聲,匆匆忙忙跑去樓下叫人。


A跑上來,只見她三兩下一個架勢不知怎麼弄的,一下子就把老醫生娘架到床上。


我看著這一幕,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難過。


雖然A看我不順眼,我也不見得喜歡A,但不得不承認,我們必須互相尊重對方的專業。


「都已經這樣了,叫她兒子(新院長)趕快送她去醫院吧!」我說。


(雖然我們家也是醫院…)


A說,「她兒子(新院長)沒有同意,我也沒有辦法啊!」


我和A兩人站在老醫生娘床前,我第一次感覺到和A有一點點同聲一氣的感覺。


一個財務長一個護理長,面對眼前風燭殘年的老人一點辦法都沒有。


後來,就是這個無言的結局。


我的老醫生娘和老院長一樣很疼愛我,除了有的時候也許是因為半個世紀的鴻溝,我聽不太懂她在說什麼。


基本上,她是一個很好的人,除了有點天兵的怪以外。


早上一踏進醫院,不是燒焦味,就是烤魚等怪味瀰漫整間醫院。走進廚房一看,已經燒成焦黑的鍋盆正在瓦斯驢上滋滋滋滋的大聲抗議,鍋裡的料理,是一整顆未切的南瓜,不知為何,南瓜身上還插著一把菜刀。不明就理的人,會被眼前的風景驚嚇到掉了下巴吧!


會做這等好事的人,就是我的上司。年旬九十的老醫生娘。


老醫生娘兩年前還不是這樣的,她頂多會用很認真的表情對妳說,「請把小冰箱從二樓直接往下扔吧,這樣就不用搬運了!」


或者是用很嚴肅的表情對業者說,「請把農具小屋從中間鋸成一半吧,上面屋頂的部分想要放在頂樓養狗。」


當這些荒唐的指令正經八百的被傳達過來,你會開始懷疑有問題的是不是自己。


就這樣本來就有一些天兵的怪,再加上逃不過老人癡呆症的魔掌,除了在南瓜上插把菜刀外,現在更開始包起給狗吃的水餃,你可以說我歧視動物或沒愛心,但就算是這樣,我也不認為給狗吃的東西有包起來的必要。


有一天,老醫生娘興高采烈地跑來問我會不會包肉粽?我?我・當・然・不・會・啊!她聽了似乎有點失望,但還是很積極的說要自己試試看。


過了兩天,她很興奮的叫我試吃她包的粽子,我一看,那與其說是肉粽,不如說是炒飯包在荷葉包裡四角折疊的樣子。


但我自己也不會,不能亂嫌棄,戰戰兢兢地放了一口到嘴裡,老醫生娘滿臉期待的看著我,「怎麼樣?好吃嗎?」


嗯…我長到這麼大沒有吃過的味道。不知為何,還有股酸味,是倒了醋了嗎?


不敢嫌棄,硬著頭皮吃完。沒一會兒,聽到老醫生娘和老清掃田中的對話,「田中啊,你昨天買的栗子是不是沒放冰箱?放到今天都出酸了,不過沒關係,那種程度還是可以用的…。」


我一聽差點沒噴出來,居然包了發酸的栗子?這兩個人到底有沒有吃過肉粽啊!


我這才發現,為什麼醫生娘的手作餐點邀約,從來都只有我出席的原因。


包發酸栗子粽的老醫生娘、在包狗水餃的老醫生娘、剪花弄草的老醫生娘、在廚房煮飯煮得一蹋糊塗的老醫生娘、去隔壁看牙醫,穿了別人的鞋子回來的老醫生娘…。


老醫生娘的身影,和老院長一樣,在醫院的各種角落出現又消失,消失又出現。我企圖抓住她在廚房的身影,但我只抓到一把空氣,她對我一笑,消失無蹤。


單純一直線心地很善良,我感覺總是被員工和老院長欺負的老醫生娘,有著菩薩心腸的她,真的去做菩薩了。


早上和新院長商量各種處理與善後,兩個人都很穩定,好像是在討論著別人的事情。


我一整天打著各種電話,不斷鎮定重複著老醫生娘死亡的消息。


直到跟勞務士老先生講話時,我終於忍不住眼眶含淚。


我很想跟老醫生娘說,我會好好照顧她心心念念的醫院,請她含笑九泉,但老實說,她的兒子得到她的遺傳,比她還要天兵,我真的沒有把握。


帶我走進這座白色巨塔的人通通死了,只剩下我一個人還在這座塔裡。


白色,何止巨塔…。


A後來被她自己的人助手B背叛,跑來找我同盟……。


我真的轟走一個老姐姐,扶了一個新人上來接我的位置……。


院長皇上哭喪著臉對我說,他只會看病人,其他什麼都不會,拜託我行行好,我手裡握著的門把也沒有要鬆手的跡象。


我是要打開門走出去,還是關上門走進來呢?


祝老醫生娘一路好走。我想我也差不多也該走了…?


杉山的去留,就讓看倌自己去決定吧!

杉山的去留,就交給各位讀者自己去想像吧!您覺得杉山在,那杉山就在,您希望杉山走,那杉山就離開。至於我下的棋呢⋯,我表面看起來像是左遷,但實際上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我的一年半大計終於迎(贏)來尾聲。


謝謝大家對醫院系列的閱讀與喜愛,配張圖讓大家閱讀時更好想像與進入狀況,感謝支持。


北齊診所系列總共有21篇,不用一篇一篇看也是看得懂,有興趣的話,可以標籤#北齊診所慢慢看,我自己是覺得挺有意思的,謝謝觀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暴龍養成記(下)

暴龍養成記(上)

羅生門之軍事行動クーデター

4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