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醫院是老人情報交流中心?

(edited)
曾幾何時,我工作的鄉下小診所也變成老人們的活動中心,他們在候診室東南西北的聊著,從自己的兒孫聊到別人的祖宗八代,有時推門進來的病人是熟識的人,還會發出一聲「唉呀!隔壁的老頭,原來你還活著啊,快!快來這裡一起聊吧!」熱情地招朋引伴…。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櫻花滿開美不勝收,人生應該也要這樣美不勝收


我聽說羅馬浴場是羅馬人休憩社交的場所,所以他們三不五時就要去洗一下,交換一下情報。


曾幾何時,我工作的鄉下小診所也變成老人們的活動中心,他們在候診室東南西北的聊著,從自己的兒孫聊到別人的祖宗八代,有時推門進來的病人是熟識的人,還會發出一聲「唉呀!隔壁的老頭,原來你還活著啊,快!快來這裡一起聊吧!」熱情地招朋引伴。


我在掛號室看著這群老人們好像在開同樂會一樣,完全不知道他們的病痛在哪裏。


每天會有對老夫婦,總是一前一後的騎著腳踏車,像是在滑壘一般雙腳放開,身手矯健的滑進醫院停車場,熟練的停好腳踏車,騎車的技術比我好一百倍以上,每天如家常便飯般地來醫院報到。


他們做的是牽引治療,就是一種用牽拉的方式改善與舒緩肌肉痠痛的物理治療。我每天看著他們夫婦倆飛快地騎著車的樣子,一點都不覺得他們有需要做牽引的必要。


院長是個慢郎中,再加上如果遇到愛哈拉的老人,他ㄧ個患者就可以耗一個小時。


即時這樣,候診室的老人們還是甘之如飴的等著。他們可以和隔壁的聊完天、喝杯茶、打個盹,醒來發現隔壁換了個人時再繼續聊。也許是在家裡沒有講話的對象,醫院變成他們與外界接觸與溝通的場所。


他們聊的起勁,聊到我都忍不住結帳時關注一下,「你們是朋友啊?」老人大手一揮,「沒有啊,我不認識他!」兩個不認識的人也可以講那麼久,這對我來說簡直特異功能了。


他們看完診,病歷傳到事務局,不是高血壓就是心臟病,不是便秘就是痛風。也有罹患癌症的,大家的身體都有本難唸的經。


當然其中也有愁眉苦臉的人,但大部分的老人們都隱藏著身體的病痛,選擇在候診間開心地和街坊鄰居聊天。不知不覺中、醫院變成他們的社交聯誼的場所。


明明昨天還坐在那聊天,結帳時還大聲調侃自己,就是病太多了藥單才那麼多張,哈哈大笑的人,第二天警察署打電話來說死在家裡了,為了調查死因,需要醫院協助調查,請問死者生前有什麼隱疾嗎?


其實,我在醫院櫃檯做久了,偶而會有一種「靈」感,有時候,結帳的時候,感覺那個人的臉色特別不一般,不是蒼白也不是發黃,就是一股說不上來的臉色很怪,特別是眼睛下面和印堂好像抹著一層薄薄的藍印子,過沒兩天,果然就接到警察署的電話,說過世了。家裡有本診所的藥袋,需要醫院協助調查死因。一查病歷,是來我診所拿感冒藥的。這種臉色特別奇怪的人,我見過好幾位,各種年齡各種疾病都有,跟年齡大小和重疾淺症,一點關係都沒有。


有一天,腳踏車飛快二人組突然沒有來了,就在年底我快要想頒發全勤獎給他們的時候。後來才知道,那腳踏車隊的隊長丈夫在家中跌倒過世了。我很希望腳踏車阿嬤打起精神,再騎著腳踏車穿梭各大醫院,不要ㄧ個人關在家裡。


但後來腳踏車阿嬤都沒有來了,也許是因為這裡有跟腳踏車阿公ㄧ起的回憶。


剛開始我很不習慣這些人總是在醫院裡聊天,現在,我都放任他們去了。


人啊!不要想太多,開心就好。什麼天大的難關跟死亡比起來都變成小事。時也運也命也,有些人選擇笑著聊著走完人生也未必不是一件壞事。苦也一天、樂也一天、笑也一天、哭也一天,他們不渲染自己的疾病的痛楚、樂觀開朗的笑容,才是面對人生的不二法門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的北齊診所ー我在櫃台的日子(上)

我的北齊診所ー我在櫃台的日子(下)

8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