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歐巴桑追星記ー我與我的言承旭一個嫁到日本的台灣人談迷偶像

發布於
偶像和粉絲是相互的一體兩面,言承旭也常常說,他在粉絲見面會上得到力量,其實這句話才是我想對他說的……。這幾年因為職場跟生活上的事情,我改變了很多,人想要做什麼,想要看什麼,想要說什麼,只要不妨害別人,就去做吧!真的不要去想別人會怎麼想這件事情。別人就真的如同字面,只是個別的人,真的不要讓自己有遺憾……。所以,就開心放心去追星吧!!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喜歡言承旭的朋友文章引用請註明出處


今天不談職場,不說北齊診所,來點輕鬆的!大家有沒有喜歡的偶像或是演藝明星?今天跟我一起來追星吧!


我是一個嫁到日本十幾年的台灣人,雖然我冠著日本夫姓,但是我跟台灣的連結,從不中斷,連偶像也是。


我是歐巴桑,但過去也有過少女時代

我這個傻傻的,智慧線很短的笨蛋,心裡有個喜歡的人。就像大多數人愛慕偶像一樣。我的祕密花園裡也有個白馬王子。他是天邊的明星,當時風靡亞洲的道明寺Jerry言承旭。

如果說,人跟人能在同一個空間裡呼吸著同樣的空氣就算是一種緣份的話,那我和Jerry的緣分,起源於我大四的那一年。

我抱著書走在大學的校園,正要走去女宿打地鋪。通常女宿的後面都只會有蚊子與狗,今天卻一反常態圍起了人潮,我也禁不住好奇跑去湊熱鬧。印入眼簾的是幾個高大的男孩子,應該是在拍戲。大家都留著瀟灑的長髮,長手長腳的身形甚是好看,尤其是那個牙齒特別白的。老實說,太多人擋住了我的視線,看不清楚臉孔,但陽光下熱絡的互動與開朗的笑容令人印象深刻。

後來一問,才知道是在拍現在當紅的偶像劇「流星花園」。我當時不知道那個偶像劇好不好看,我只知道現在在我面前這四個大男孩長得真好看。

女宿的同學說,他們每天都在女宿樓下拍攝,歡迎每天來打地舖。當年沒有愛到那個需要每天厚臉皮去女宿敲門的地步,就這樣匆匆一瞥,結束了我的第一次接觸。

後來才知道,那牙齒特別白的,是F4的言承旭。

時光匆匆,就在我忙著跟男朋友吵架,忙著跟教授錙銖計較,忙著求職工作,就在我在自己的世界裡轉來轉去時,Jerry曾幾何時變成了家喻戶曉的大明星,締造太多紀錄,當年轟動的程度到了,就算我學起了日光的猴子不聽不看不聞,他們的消息也會自動傳入耳內印入眼簾。我陸陸續續看了流星花園,雖然當時沒有瘋狂追逐,但的確愉悅地感受到了Jerry帶給我的甜蜜與喜悅。

而後我與多年的男友分手,跟一個大我十幾歲的男人走了。我離鄉背井遠赴他鄉嫁到日本。從此我的記憶停留在2005年。言林大連事件的那一年。


在日本唱片CD堆中看到言承旭的唱片撩動我思鄉的情緒

有一天,我到音樂二手店閒晃,其實那天我只是在等隔壁披薩店的披薩外帶,閒著無聊到二手店打發時間罷了。這音樂二手店少說也有數萬片數也數不清的CD,我就隨興的撥弄著這些架上的CD,突然間其中一片CD跳著探出半個身子來,我好奇地拿出來看,居然是Jerry的CD。我驚訝的摀住了嘴,因為在我住的地方,隨手亂撥就撥到華人歌手CD的機率,應該比中彩券還要困難。

(基本上是店面是沒有華語CD的,因為這一片是J在日本發行的華語CD)。

這不叫做緣分,這根本是奇蹟!

當年那個在校園裡埋下的種子,一直在我心裡角落裡的感情,發芽了。

我聽完了Jerry的音樂,看遍了Jerry的視頻,讀完了Jerry的書籍。我掉進了他的世界,隨著他喜怒哀樂,心情起伏。

我深深地被他吸引。

當我家的小男孩吃醋的問,這照片這男人是誰?我笑著說,這是Jerry,媽媽喜歡的男明星。我的男孩醋意頗深,嚷著要我換成他的照片(笑),我似乎有他和叫做Jerry的小男孩的臉龐重疊的錯覺……。


日本粉絲長情 跟著偶像一起變老

好戲不用多,一齣就可以!當年萬千少女已經變成歐巴桑,但她們心目中的永恆,永遠不變。台灣版流星花園一劇風靡亞洲,全球有5億人看過。

 F4引爆日本華流,當時多少日本人看到Jerry Yan驚聲尖叫,狂叫連連,言承旭仍盛時期,見面會來場粉絲人數達一萬多人。即使近幾年言承旭不像之前活躍且低調,但直到2019年末,言承旭在日本東京、大阪辦的見面會還有共4000人參與,其實還挺替台灣人驕傲的,但日本粉絲長情也是令人感動,跟著偶像一起變老。


當年F4引爆日本華流大流行,照片取自網路


歐巴桑要進東京,就為看言承旭

Jerry在日本舉辦粉絲見面會,以前我都沒參與過。所以,2019年看到言承旭日本官方網站發佈消息在東京辦日本見面會時,我的歐巴桑少女心蠢蠢欲動。

每天下課鐘一響,一大堆孩子在田裡小徑間,騎著腳踏車衝過來衝過去,我家隔壁的小學,我從來沒有看過誰近視在戴眼鏡的。

我就是住在一個這樣的日本鄉下地方。

我在我的小鎮裡自給自足,只要不要心太大,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可以在小鎮上買到。

想要fashion一下的時候,坐電車到隔壁大站就有個小型shopping mall。想買GU還是UNIQLO也沒問題,就開車開個30分鐘就會到了。

台灣的朋友聽說我住在日本,有人會託我買東京的東西。老實說,我很佩服那些朋友,他們想要買的那些品牌,廠商,我聽都沒聽過,我問哪個日本人大概也沒人知道吧!

最重要的是,不是那託買的東西有沒有聽過的問題。問題在於,我・從・來・都・不・上・東・京・的。

第1、 不需要。第二,沒必要。第三,不需要加沒必要加沒時間。

像我這樣一個東京聳,1年前為了去看我喜歡的明星Jerry Yan言承旭。去了一趟東京大冒險。

為什麼說大冒險?因為我是那種在台北過地下道,會從道路・同一側的,另一個出口出來的人(完全沒有過到馬路,還在道路同一側)。

像我這樣一個路痴,也敢自己一個人上東京。為了我的Jerry Yan言承旭。

F4引爆日本華流大流行,我也有一堆,照片引用請註明來源於出處(小太陽的星與心)


言承旭帶給我暴龍力量對抗職場霸凌

為什麼迷偶像?

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不是那偶像太優秀了,就是迷偶像的人壓力太大了。

當然言承旭是個出色的藝人,但我想我是四六比。後者多一點。

偶像和粉絲是相互的一體兩面,言承旭也常常說,他在粉絲見面會上得到力量,其實這句話才是我想對他說的。

我一個台灣來的在日本工作,雖然我不願意承認、但身邊總是有無數懷疑的眼光和歧視的態度。

我以前是個懦弱的人,從來都不想為自己爭取什麼,凡事想著以和為貴、結果在幾次不公平且畸形的霸凌下,我心裡想的不是別人,腦袋裡居然浮現了暴龍Jerry的臉。

想起言承旭的經歷跟成名史,於是我強大起來了、現在那些愛霸凌的人對我打躬作揖,雖然我也不想這樣,但無可置疑地暴龍Jerry送給我勇氣,帶給我力量。

我自己都沒想到,暴龍Jerry居然影響我這麼深。

我看著他的戲劇,隨著他ㄧ起作夢。我看著他的笑容,跟著他一起開心,他偶爾露出憂鬱的表情,我也會想到自己的現實生活,不知不覺跟他ㄧ起憂鬱起來。

我從來不會忌諱或談論我喜歡誰,就算他現在不像以前那樣活躍,我只喜歡我的狼,我的道明寺。

不管現實生活裡,不管我是怎樣成熟的大人,我需要言承旭給我一個夢想跟逃避的入口。


跟老公報備參加言承旭東京見面會

2019年12月28號,醫院已經放年假的第一天,我跟我的先生說,「我要去東京,看我喜歡的明星Jerry!」

這幾年因為職場跟生活上的事情,我改變了很多,人想要做什麼,想要看什麼,想要說什麼,只要不妨害別人,就去做吧!真的不要去想別人會怎麼想這件事情。別人就真的如同字面,只是個別的人,真的不要讓自己有遺憾。

我先生是日本人,他不認識什麼道明寺,他感到很驚訝 ,這Jerry Yan是哪一根蔥啊?

我的日本先生露出一臉狐疑的表情,臉上好像用強酸醋寫著,「是哪個明星愛成這樣?」

男人很奇怪,連明星的飛醋都要吃?最好你老婆是能夠跟他怎樣啦,這句話說的我自己都覺得非常好笑。

我顧左右而言它,「嗯…那票挺貴的要一萬塊日幣,不去可惜。」

說得一副票好像是別人送的一樣,明明就是自己買的。其實只是為了掩飾心虛,亂說一通。

我為了買那張票,還真的做了一個奇怪的決定。我想,我只要三次不去美容院剪頭髮,就可以掙到那張票的錢。其實也不是因為沒錢,就是感覺這樣做,好像對先生比較好交代。

這就好像,如果我的老公跟我說,他要拿這個月的菜錢去看林志玲,我應該是不會翻白眼,直接電視機就扔過去了。

同樣的道理,就算有錢,我堅持三次不上美容院。其實這也只是我自我滿足的世界而已。

明明很喜歡這個明星,但還是要讓老公相信,我的最愛是你啦!

在老公面前,還是要有所保留,不能大聲嚷嚷,心情大放「Jerry我愛你!」

要很賢妻良母,很假正經的說,「反正放假沒事嘛,我只是去看看而已…。」

頭髮留了半年的結果,歪打正著真的變成了流星花園裏的杉菜。我就打算頂著杉菜的髮型去東京找道明寺。哈。

會場在zepp tokyo,我先生很擔心,怕他路痴的老婆會在東京街頭上哭,雖然不太情願,還幫我查好了電車路徑。千交代萬交代,一定要在某大站搭到某班車,要不然會來不及。

在老公的白眼還沒有翻出來以前,我就真的把這個變身大醋桶的男人丟在家裏。ㄧ個人跑去東京。

我假惺惺地問,「要不你ㄧ起去吧,我幫你買票。」其實我是在講混話,票・早・就賣・完・了!

老公大手一揮,「不用!謝謝。我寧願跟洋平在家裡玩。」說的酸味頗重。

其實他還好意思跟我踢翻醋桶?!他以為我不知道他喜歡綾瀨遙嗎?整個YouTube都是綾瀨遙的視頻!

但我假裝不知道,我管你是喜歡綾瀨遙還是林志玲呢?我都無所謂。反正綾瀨遙也不可能會看上你(我老公)!

老公啊!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喜歡綾瀨遙!


見面會是我的充電大會

在我轉了三次車,和電車纏鬥了兩個小時以後,終於來到會場附近的車站。

去過台場的人都知道,那室內shopping mall裡面有一個Toyota的小車試乘處,zepp tokyo就在那旁邊。

我明明提早半小時,自己感覺很早到,但外面已經擠滿了徘隊的人潮。

還有一群日本妹子經過我身旁,疑惑地說,「怎麼多人?是什麼明星要來啊?」我聽到後有點驕傲,本來想雞婆地插話,是台灣明星Jerry Yan。後來想算了,人要低調。

都已經拋夫棄子大老遠花兩個小時跑來這裡了,低什麼調啊?我自己越想越奇怪。

所有旭迷都是成群結隊,以日本人為主,也有中國大陸來的,香港來的,東南亞來的,也有臺灣來的,還有俄羅斯的美女,大家吱吱喳喳地興奮地說著自己的語言。

唯一相同的就是,同樣喜歡Jerry Yan這件事。

像我這樣單槍匹馬一個人的,是隊伍裡奇怪的風景。

連看偶像都是一匹狼……反正我也從不否認我是怪咖。

不過我看到滿滿的人潮,很自滿地和我的旭迷朋友網路實況報導。

看著我穿著黑色高領衫,綠色花格毛料裙,高高的靴子配上昭和時代的千金才會穿的長版大衣,一副淑女名媛的模樣。

可是,優雅的小包包裡凹凸不平的,鼓鼓的裝滿了保特瓶,因為這兩瓶保特瓶,毀了我一身的行頭,我本來打算當杉菜的,結果這下變成刈菜了。唉……。

好不容意盼到Jerry上台,他ㄧ身黑色西裝,黑色領帶,顯出他挺拔的身形,我看能夠把黑色駕馭的這麼好的,大概就只有他了吧。你可以說我是眼裡出西施,我看到他,感覺他根本是騎著黑馬來著,如王子般的俊美五官,一雙大長腿高大帥氣,我光是看他的臉跟聽他的聲音,就覺得已經值回票價,可以收拾包包離開了!

言承旭2019見面會,照片取自言承旭全球家族

他和主持人妙語連珠,把大家逗的哈哈大笑,我真的從頭笑到尾,真是一場開心的見面會。千里跋涉總算有價值了。

這是我的充電大會,我彷彿充飽了電的金頂電池,準備再跳回我的現實社會,接受更多的挑戰。


歐巴桑也是有少女心,喜歡誰不用怕說出來!

回程時我帶著他送給我的禮物,像那個漫畫一樣,臉旁邊都是粉紅小花花,空氣要是會講話,我的周圍一定都是「好開心〜好開心〜〜」的小碎聲。

不要說年齡像阿桑,就不能擁有少女心。少女心是要自己創造的。

幸好我回程時沒有花痴的撞到牆,還知道電車怎麼坐,我家在哪裏。

當然,我很愛我的家人。但是人啊!有的時候真的需要一片,自己的秘密花園。

不管是長像,還是內心,歌唱,還是演技,寫作,還是口才,或是有什麼會飛簷走壁的高超才能,雖然對方不認識我們,但總有一個心裡被他牽動的東西。

當然言承旭長得很帥,但我更認同他內心裡面的東西。

不是最好更不頂尖,但在我內心裡,我看到他好像看到我自己,我覺得他的個性跟我很像,不,應該說我的個性跟他很像。

我對他心有所感,心有戚戚焉這就夠了。

所以老公啊!你也不用偷偷摸摸的看綾瀨遙,下次你如果說你要去看綾瀨遙的首映會,我也不會給你翻白眼的。

你大可以放心跟我說,到底是喜歡綾瀨遙哪一點?我・會・把・菜・刀・收・好・的!!

〜〜〜〜〜〜〜〜〜〜〜〜〜〜〜〜〜〜

在我心裡,Jerry yan就像重要的朋友,如同家人ㄧ樣。雖然,我很難跟我真正的家人解釋,你這個家人的存在。

我跟著你,其實是在・跟・著・我・自・己。

我希望很快能在東京再見到你戰狼般的身影。

謝謝你每年來東京辦見面會,我真的很感謝你。

〜〜〜〜〜〜〜〜〜〜〜〜〜〜〜〜〜〜

喜歡誰,不用怕,說・出・來!

Jerry Yan!我就是在說你!

(完)

本文

2020.12發表於探路客

2021.1發表於yahoo論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