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我的醫院系列番外篇,日本的當「番醫」?「當番」醫??

發布於
今天又是當番醫,想起今年夏天當番醫時,一邊顧櫃檯一邊手機猛打猛打一股腦兒拼命寫文的情景…。日本的當番醫是什麼呢?請聽我娓娓道來……。

(本文為今年夏天當番醫時寫的文章,大家看到這篇充滿夏意的文章,應該會寒意全消吧!)


今天是個藍天一片,熱氣籠城,酷熱至暑的夏日炎天。


天空的湛藍好像油畫裡的顏料,一層一層一抹又一抹,深藍淺藍濃重的化不開,彷彿全世界的青顏料都化成了藍天,一大塊一大塊全潑染在這裡了。


棉花般的雲朵被藍天扯成一絲一絲的,毫不客氣釋放它耀眼的白,太陽無所不在的熱線,映照著熱氣微溶的柏油道路,深藍皎白交間的蒼穹,底下籠罩著一個熱呼呼的世界。


今天高溫35度,車內40度

這樣的一個知了大鳴大放,向日葵熱情盛開,大汗淋漓夏日大爽快的季節,最適合蜷在冷氣房裡看電視、打電動、看書、聽音樂兼耍廢。涼涼爽爽地躺著嗑完一隻透心涼的冰棒,將是多麼美麗的夏日風情啊!


可惜了,我的眼前現在是醫療登錄系統,左手邊是電話機,右手是滑鼠和原子筆,沒錯,美好的星期假日,我卻在醫院裡上班。


我種的向日葵,熱情的程度不會輸真正的太陽


這個星期假日各家醫療院所必須輪流出勤,出來當班看診的規定,在日本這裡叫做「當番醫制度」。(日文とうばんい、toban i,就是當番當值的醫生的意思),「當番」這個字,在日文裡面就是輪班輪值的意思。舉凡一些風邪、熱傷、擦撞跌倒…就由值班的診所處理,當值班診所不能處理時,就會立刻聯絡大醫院。而今天輪到我們家值班。


這是一種義務,值班表是市公所的人安排的,有時候不幸被排到正月過年一月一號還是臘月除夕十二月三十一號,也只能自認倒霉。


昨天下班前,接到市公所的人電話,對方好聲好氣,「貴診所明天當番醫,千萬拜託了!不要忘記了喔!」我剛開始接到這種電話都會覺得很好笑,市公所的人很愛開玩笑耶,誰會忘記啊?


結果,醫療事務的老姊姊說,古時候,就真的有醫生忘記,當番醫時沒有出來值班,診所門鎖著出去玩樂,害市公所的電話被打爆,天下真有這種滑稽的事情。


也許是酷暑,熱壞了人們的行動力,也或許是隨著東京奧運的腳步節節逼近,每日創新高的新冠感染人數,嚇壞了人們的遊興,總之,我現在在醫院櫃檯托著腮、轉著筆,百無聊賴。


很多年前,我剛開始值當番醫的時候,一個人坐在櫃檯,雙眼一直盯著眼前醫院廁所的門自動開開合合,廁所的門隨風起擺,規律的開合,好像時間的鐘擺,一左一右一右一左,看的我眼神呆滯快要被催眠,無聊至極之下,我略興奮略緊張傳訊息給我哥,


「哥!我今天第一次值當番醫呢!(自滿中)」


我的哥哥也很快回我訊息,對我這妹妹稱讚有加,

「哇!妳這麼厲害喔!妳也會當番醫喔!啊是怎麼看,隨便看嗎?」


……???我看我哥的訊息看得滿頭問號。


我給他回傳一個超大的黑人問號。過不久,我哥又傳訊息來了,「啊妳不是在當「番醫」嗎?」


原來我哥不懂日文,他把「當番」醫,以為是,當「番醫」。他以為我在當假醫生,這未免太好笑,最好你妹我有這麼神就好!


話說,今日爆熱沒有風,廁所的門不會自動開開合合,只有醫護室的人一直在上廁所,在我旁邊進進出出。已經下午五點,來了一位扭到腳的和一位被蜜蜂蜇到的。


我要這樣一直坐到晚上十點。傍晚,來了一個兩歲的孩子,敲到頭滿臉血,我最怕小孩來了,因為他等一下一定會哀嚎不斷,果不如其然,孩子在診間哭得哭天搶地,護士們一前一後壓著那孩子,大家手忙腳亂,我趕快上前請那父親出去走廊上等,免得等一下換那位父親要哭了。


雖然還沒到晚上十點,但我要替我的文章畫上句點了。因為睡神已經在我心坎上咚咚的敲著木魚,我暫時打盹一會兒去了。再見了,暫別,我的醫院系列,有機會再見(揮手)。


(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的北齊診所ー我在櫃台的日子(上)

我的北齊診所ー我在櫃台的日子(下)

我的北齊診所 Where are you from?

4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