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我的北齊診所 Where are you from?

發布於
不一會兒,藍眼大帥哥來窗口,他的日文也是字正腔圓,「請問幾點會輪到我?我有點事可以離開一下嗎?」他清澈如一池湖水的藍眼一直盯著我,好像藍洞,會被吸進去。「當然可以,你要去哪裏都可以………。」我不知不覺如此回答。長得帥真是世界通行證啊、真的不能笑別人。

我的北齊診所 Where are you from?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很久很久以前,當我出來乍到時,有一天,老姐姐ㄧ大早興沖沖的拿著ㄧ本韓流雜誌,指著ㄧ個男星的照片,頗為興奮,

「杉山!杉山!妳知道這某某嗎?他在妳們那裏是不是很紅??」

這是誰啊?我心想。我對韓劇、ㄧ・點・興・趣・也・沒・有。

我只喜歡我的狼。我真是個愛用國貨的原台灣人。哈哈。

我說,「是誰啊?」

老姐姐超訝異的、「妳不知道他是誰?怎麼可能?!妳不是韓・國・人嗎?」

「我?不是啊!」我瞪大了的眼睛不會比她小。

我們互看對方,彼此都挺驚訝的!

我明明自我介紹時有講,原來她都沒在聽。

我的眼晴那麼大,像雕刻刀刻出的雙眼皮,很典型的南方島嶼的長相,哪裏像韓國人啊?

老姐姐說,「就感覺啊!」

妳一廂情願的感覺嗎?我想。

其實我也可以理解,就好像在台灣,我們對一位菲律賓朋友說,蛤?我一直以為你是泰國人!大概是同樣的意思。

一直住在日本的鄉下,飛機也沒坐過兩次的老姐姐,大概也分不出來台灣人跟韓國人有什麼不一樣。

連戰友的國籍都搞錯,這是何等失禮的事!萬分抱歉的老姐姐還在凹,想要彌補她沒注意聽人說話的過錯。

「韓國人都弄得很漂亮啊!妳的感覺也很像啊!……。」

大概是想要硬拗一下,間接稱讚戰友一下,但我只覺得她越描越黑。

什麼感覺啊?明明就不像!我突然一個念頭閃過,不・會・吧?

我挑高了眉毛,「妳該不會以為我是整形的吧?」

……………………。

瞬間兩人之間,烏鴉飛過,空氣凝結。

我的國籍事件就在老姐姐的尷尬笑聲中落幕。



說到外國人、就算是我這樣的窮鄉僻壤,偶爾也有外國人來看診。(這裡的外國人指的是、不是日本人的人)

華系的人最多,再來就是東南亞人,有時也會出現個金髮碧眼的歐美系的人。

遇到華系的病人,我還會用中文跟他們聊天。

有些人會很開心的用中文跟我講個不停。但有些人好像很害怕大家知道他講中文一樣,ㄧ直執意要用他憋腳的日文跟我對話。

其實,在我大聲喊著他的名字(華系名字),要他來結帳時,他就已經露餡了,我真的不懂為什麼他即使日文講得二二落落,也堅持ㄧ定要跟我說日文。

我是怕你吃錯藥啊,所以想用中文跟你說明。我又不是你的日文老師!

其實,只要不要吃錯藥、付錯錢、可以溝通的話,要講中文還是日文,我都無所謂。要講台語也可以。



有一次,真的來了一個講台語的老阿嬤。她來探望她在日本工作的兒子,結果感冒了,她的兒子帶她來看醫生。

我喊她來結帳,她說她兒子去開車不在。她沒有日本健保,我一看結帳金額是天價。

「阿嬤啊!妳有帶日票無?」我用台語。

阿嬤說,「東連烏啊!李撢子耶。」(當然有!妳等一下。)

然後打開她好大的一口包,拿出護照、證件、登機證……好多東西攤了我一櫃台。

「阿嬤啊!護照不用啦,收起來啦!」她一直拿出來,我一直幫她收。

只見她終於翻出她的錢包,不知為何日鈔還用塑膠袋裝著,旅行人都是這樣的嗎?

我一看,哇噻!好大一疊日鈔。阿嬤啊!妳是打算要住一年嗎?

我說,「阿嬤、兩萬塊日票。」

阿嬤一聽叫一聲好大聲,院裡所有人都在看她。

「阿鳥爲啊!佳貴!驚死我!」(怎麼那麼貴!嚇死我了!)

「瓦似感冒咧!」她一真強調她只是小小小…小到不得了的感冒,怎麼那麼貴啦?!

我只好一直跟她解釋,因為妳是阿兜仔外國人,沒有健保就是那麼貴。

她不太甘願地抽出兩張福澤諭吉,還一直碎碎唸,「早知那麼貴、我就不來了!都是我那兒子大驚小怪!」

一直唸一直唸,唸到她兒子進來把她帶出場為止。

她要離開時,跟我要紙筆,我想大概是太貴了她要回去台灣投訴SNS,要記下我們醫院的名字。

結果她遞給我一張地址,上面寫著高雄縣……。「這似瓦的地址啦、來台灣的話來七投鉿。」(這是我的地址、來台灣來玩喔)

害我感動了兩秒,第一次覺得會說很多話也不錯。第一次覺得身為台灣人也很不錯。



有一次,很稀奇的來了個台灣人,說稀奇、是因為和大陸人比例的關係。他說他要去日本公司工作,需要入社健檢。結帳時、我和他聊了幾句、他要離去以前,對我說,「妳的中文講得好好喔!」

………???

留下哭笑不得的我。先生啊!我是你老鄉啊!

男人很奇怪,對這種日常生活方面的觸覺,好像都少一根筋。



東南亞人也不少,前兩天來了個皮膚黝黑,面相特徵很清楚的東南亞太太。我問她怎麼了、她反應不佳,好像聽不懂日文。她一直指著她的眼睛。

眼睛嗎?我們這裡是腸胃科耶!怎麼會有人眼睛跑來腸胃科啦,十年來我第一次遇到這種的。

我英文不太好,但是老姐姐們比我更差。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我用很間單的英文,

「我們這裡,眼睛,沒有、沒有!只有看肚子,肚子!(拼命指著我的小腹)」

「you have to go to 眼科(完蛋了!眼科也不會講!) 那個…eye‘s doctor……。」猛指著我的大眼。

她好像聽懂了、,似懂非懂地走出去了。唉、講得我滿頭大汗。

東南亞人看不懂漢字,他們好像以為只要是醫院,就全部給他走進去就對了!



不過,

偶爾也會出現幾個讓人很驚艷的,明明歐美人的長像,日文漢字寫得工工整整,問診單上意達詞順,寫得比誰都多,好像在寫入學小論文。

有一位長得好像湯姆克魯斯,有一雙深邃的藍眼睛。我們這種鄉下,都是老人,好久沒有看到這麼養眼的了。

他的問診單一傳來,老姐姐們通通都圍過來了,大家都好奇的不得了,想知道這位大帥哥身染何疾。

藍眼大帥哥日文漢字寫的工整好看,老姐姐們頗為興奮,在那裏傳閱。

「妳們快還給我,我要打電腦、不要再鬧了!」我說。

我想這些老姐姐是不是日本鄉下住太久了犯花癡了啊!

不一會兒,藍眼大帥哥來窗口,他的日文也是字正腔圓,「請問幾點會輪到我?我有點事可以離開一下嗎?」

他清澈如一池湖水的藍眼一直盯著我,好像藍洞,會被吸進去。

「當然可以,你要去哪裏都可以………。」我不知不覺如此回答。

長得帥真是世界通行證啊、真的不能笑別人(老姐姐)。

上次還來了ㄧ位杜拜的,頭上還裹著頭巾,我還以為他會戴金條還是超大鑽石戒指,結果也沒有。哈。

現在真是天涯若比鄰的時代,什麼地方都有不同國家、膚色、種族的人。

但是看病的話,還是奉勸在自己的國家看,在這裡,沒有健保,真的很貴。會嚇到掉下巴的數字。

大家出門旅行,還是要帶好各式常備藥,注意勤洗手、多漱口,ㄧ切小心謹慎、避免上醫院為宜。

不管你從哪裡來、別上不同國家的醫院為妙。

anyway where are you from?

照片取自網路。請勿進入,大家都要看得懂喔

(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