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我是小太陽,不是小隊長(淺談日本的失業補助與求職制度)

發布於
自從我們家的事務長嚷著要辭職,回家吃自己以後,我深深體會到校長兼撞鐘,員外兼長工的辛苦。奏請皇上,應徵新人…。第一位面試,我是小太陽,不是警察分隊小隊長!怎麼小小的面試弄得好像警察在偵訊刑案一樣 ……。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私、しょうたいよう(小太陽)だ!

しょうたいちょう(小隊長)じゃないっ!


進入本文以前,要先來重拾教鞭,上一堂日文課。


日文裡面有太陽這個字,意表九大行星之首,但是沒有小太陽。如果不管意義,要照字面音讀也是可以,就唸成しょうたいよう(syo-tai-yo);至於小隊長的發音和小太陽非常相似,小隊長唸成しょうたいちょう(syo-tai-tyo)。懂得日文的人,應該會發現其發音類似有趣之處。


我是小太陽,不是小隊長!照片取自網路


自從我們家的事務長嚷著要辭職,回家吃自己以後,我深深體會到校長兼撞鐘,員外兼長工的辛苦之處。


財務也是我、事務也是我、人事也是我、照顧院長也是我、打雜也是我、全部都是我。如果日本政府要頒布私人企業萬能員工的話,二話不說一定非我莫屬!


分身無術之餘,打躬作揖奏請皇上,

「臣下身兼數職,魚與熊掌不能兼顧,誠請皇上核准,聘請新人為荷!」


本院院長,我的皇上,平日不管事就罷,關於這個我的奏摺倒是批得挺乾脆的,二話不說就是一句 ,

「准〜!」


從來不開口的皇上這麼阿沙力的開了金口,這不趁他改邊心意之前趕快著手去辦怎麼行呢!


我領了皇上的聖旨,在打著反對旗的,一向是我死對頭的A桑和B桑面前瀟瀟灑灑地走路有風,

「這・是・院・長・說・的!!」


嘴角上揚六十度給他們一個很得意的笑,就看著他們兩個咬牙切齒,心裡直跺腳的。(哇哈哈哈)


新人事的事情開始著手以後,發現沒有想像中的簡單。先是人材介紹公司,介紹費昂貴不說,介紹成功之後還要抽成,雖然付出的這個金額,是人才素質的保證,但換算下來,這一位事務人員的鐘點費就是打工姊姊的兩倍以上,這對我們小診所來說真是負擔不起。


與勞務士顧問商量以後,決定在日本政府的機構,「職業介紹所」刊登求職的廣告。因為是政府機構,所以刊登與介紹是不用錢的。


沒想到刊登月餘,一隻求職的小貓都沒見到,也許是因為現在是新冠傳染病緊急事態宣言發布期間,

求職者聽到醫院都會退避三舍吧?


好不容易終於來了一個應徵者,一位年輕的姑娘。二十來歲照片看起來也是端端正正的。她的書面履歷上呈給皇上以後,皇上一口答應,於是我安排她這個星期五下午來面試。


第一位面試者,我也有點緊張,護士C的父親大人是從事人事方面的工作,於是我向她請教面試的注意事項,我們倆個一起先做第一次的面試。


第一位面試的小姑娘,第一眼的印象是,嗯…照片比較好看,看來現代修圖的技術都很超群啊。

沒關係,重點是實力與人格。


一坐下,我和護士C簡單的自我介紹以後,我說,「可以先請妳簡單的自我介紹一下嗎?」


小姑娘講話小小聲,我要拉長耳朵才聽得到。「我叫○○ ○○。」


突然一陣寂靜……。

我抬起頭來和護士C面面相覷,咦?!沒有了嗎?自我介紹就只有一句名字就沒有了嗎?!


第一次遇到這種的,正確的話應該說,沒有料想到會遇到這種的。我只好改用勸誘引導的方式來面試。

「嗯…妳可以說多一點啊!比方說,家族成員啊、出身地啊⋯⋯」我說。


她聽完,「我家五個人,我是○○來的。」就這樣,結束…。


又結束了耶,她真的惜話如金,我問一句,她才肯說一句耶!


我此時心裡的笑彈已經爆到最高點。


我是小太陽,不是警察分隊小隊長!怎麼小小的面試弄得好像警察在偵訊一樣。


我和護士C倆人互看了一眼,我嘴角已經揚起,她應該知道我已經忍住笑意快要不行了。


護士C上場,

「那可以請問妳之前工作離職的原因嗎?」


面試的小姑娘很直接,

「以前職場的人和我不和。」


喔……好直接的答案,小朋友啊!有些話就算是真的,也不能說出啊⋯⋯。

照理說,應該要說,自己要進修等等自己的原因才對。說別人不好所以辭職??這個社會學分可能要重修。


我看護士C也已經掰不下去了,兩個人面試開始不到五分鍾,退堂鼓在心裡響個不停。我趕快丟下一句,「我請院長來,請妳等ㄧ下。」飛也似的逃出會議室。


ㄧ走出來,我和C兩人不約而同在胸前比了個大大大的叉叉,「ㄅㄨㄅㄨ⋯⋯」OUT!!


「這這這…院長還要見嗎?」我說,


護士C,「這就讓她回去太可憐了,叫院長隨便講幾句吧!」


只見院長進去不到30秒就出來了,嘴裡還嚷著,

「我叫她自我介紹,她只有說個名字耶…!」


我聽到院長這句,隱忍已久的笑彈終於大爆炸,心裡搥牆拍地,差點笑岔氣。


二十來歲的只有名字的小姑娘回去以後,我又拿出兩份書面履歷,

「院長,您看這兩位怎麼樣?」

先必須要院長的書面審查。


院長看沒30秒,

「嗯…這個太老了…。嗯…這個為什麼工作換來換去,是不是性格有問題?兩個都,不要!」


等了兩個禮拜才來的兩位應徵者,沒有兩秒就陣亡在院長的嘴下。


我找了半天才找到的人,不是給我嫌老就是嫌個性差,我看你的個性也差不多啦!現在大家聽到醫院都嚇死了,還這麼愛嫌,這樣是要找到民國幾年?唉……。


就這樣,我的做東做西,忙碌的小隊長生涯還要繼續持續一段時間…。

(完)


附文介紹日本的職業介紹所,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



日本的職業介紹所


日本的職業介紹所,就是失業的人到那裡報到,領失業救濟金的地方。全名是,職業安定所,簡稱職安,通稱HELLOWORK。


要領失業救濟金,必須要符合,繳滿雇用保險料12個月以上,每日每月出勤時間達到規定的標準才可以。


失業以後,必須向職業安定所提出,找工作的報告,以表示自己求職的決心。

畢竟職業安定所最大的目的是協助失業者盡快找到工作,而不是鼓勵失業者來領救濟金。


在職業安定所找工作的人,不是年紀偏大,就是沒有心工作,只是想領救濟金而已。我十多年前,在日本的第一份工作辭職以後,也去領了數個月的救濟金。我那時候很明顯屬於後者,因為當時人生的規劃是懷孕生子,所以沒有很積極的找下一份工作,但我還是很認真的寫了好幾份求職報告給職安所。


我想,來我們診所面試那個小姑娘根本無心要工作,大概只是為了繳交職安所的求職報告吧。


面對這樣目的不同的人,我決定去找民間機構來刊登了。

(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辭與不辭?誰是贏家

暴龍養成記(下)

我的北齊診所 順子

4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