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如果當時再堅持一下?堅持與放棄、人生的各種抉擇成就了現在的自己

發布於
你問我,有沒有懊悔與不干?我只能說,過往的經歷,不論是好的歷練、壞的磨練,在自己走過來的當下,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在心中變化成一股力量,支持自己能在未來的日子裡堅強無畏地向前。

你要問我,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坐在這裡(日本的診所裡面)?

我不過是在大樓電梯裡,跟老院長講了幾句話而已。

〜〜〜〜〜〜〜〜〜〜〜〜〜〜〜〜〜〜〜〜〜

診所外黃昏一景

我是一個普通的台灣人,十幾年前愛上異鄉人,所以跑來日本。在我結婚以前,我從來沒有在日本生活過一天半日,只有旅遊時去過東京玩過幾次而已。


剛開始,我在家做貴婦,每天都坐電車去隔壁大站逛街,在家翹腳爽看郵購目錄。


自己一個人邊看郵購目錄,在家喝光從台灣帶來的100g1500台幣的超高級凍頂烏龍茶,讓我老公瞠目結舌。


早上送我老公出門,晚上在陽台上和他揮手、歡迎他回家。


但這樣的日子,我很快就厭倦了。超市已經逛不了3小時,連最愛的藥妝店都看到已經懶得走進去了。


於是,我重開我的人力銀行,在離家車程兩小時的地方找到一個台灣的日本分公司的業務工作。


我蛻去主婦的外殼,每天穿著套裝與高跟鞋,打扮新潮的手持星巴克咖啡,高跟鞋聲嘎達嘎達地,在各商業大樓穿梭。


雖然通勤時間很長,我幾乎每天在電車上睡到不醒人事;雖然工作內容複雜且艱辛,但面具般的鮮豔彩妝,時尚套裝與高跟鞋的嘎達嘎達聲響等等,包裝起來的虛榮感,遠遠戰勝我對工作的質疑。我以為這就是我要的時尚與夢想的生活了。


職場裡都是華系人,只有主管是日本人。這位日本主管秉持著他ㄧ貫的日本作風,並不會因為下屬全是華系人,就放寬他的條件。反而每天一副,「我非得好好匡正你們這些華系人的陋習與壞習慣」的嘴臉。


被訓話是家常便飯,被電擊是理所當然。那時的我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年輕時的我沒有理想與抱負,一心向錢看,這份工作酬勞也不差,就得過且過混天算日好了。


直到有一天,我下班後搭電車就快抵達家門時,接到這位日本主管的電話。他厲聲斥責我,抽屜沒有上鎖,裡面有重要的報價資料,要我,現在!馬上!立刻!回公司鎖抽屜。


我都已經坐兩小時電車快回到家了!心裡不禁國罵四起,髒話連篇。但我承認忘記將抽屜上鎖是我的過錯。於是我又花兩小時坐電車回公司鎖抽屜。這麼一來一回,等我真正回到家時已經半夜11點多了。


看到這裡,你一定覺得我受不了這位日本主管,這根本是職場霸凌濫用權力,所以後來選擇辭職,跑去醫院工作了吧。


錯!那當下雖然非常生氣,但當我看到他還在辦公室等我的時候,雖然他不是等我,是在「瞪」我,但我後來因為他了解自我的責任和一些做事的方法。


因為我的心態改變,對他的觀感也改變,老實說後來還一搭一唱的合作甚歡。但我並沒有百分百信服他,

「這麼厲害?!怎麼不自己去跑(業務)?說得比唱的好聽,哼!」年輕人心裡的嘀咕,從來都不斷。


真正壓毀我的一把稻草,是後來新官上任的台灣主管。為何稻草不說一根,而說一捆,是因為相對與之前精瘦的日本主管,這位新台灣主管是一個像卡車般的噸位。這兩個人是南轅北徹完全不同的類型。


他不管事,不參與業務,拿報告給他批閱,他會告訴你,日文濁音圈圈和兩點打錯了,就這樣批閱結束,沒有任何工作上的指導與批評。既然主管是如此,我也輕鬆樂的每天翹腳喝咖啡。


但糟糕的是,台灣總公司投來疑問的眼神與指責的口吻時,他會說,他完全不知情,全部都是杉山,我幹的好事。


歷經前後兩任這樣迥然不同的主管,最後,我選擇離職。


在前一任主管的強烈要求跟巨大壓力下,我沒有走。反而是這輕鬆愉快主管的任內,我選擇放棄。當時我不只是放棄這份工作,我是放棄了那幾年在那個職場投下的努力與心血。


有的時候,有些事情,不是用酬勞與薪水、不是用錢這件事,就可以自己說服自己的。


後來就如同大家所知的,我到醫院工作。這又是另一個奇遇了。


人很奇妙,緣分來的時候擋也擋不住。我和老院長可以在大樓大廳、走廊、電梯裡,甚至在路旁,一天遇到三次。


老院長是昭和時代的極端自我主義,舊式風格的男人。他喜歡台灣,甚至自學中文。一天裡偶遇的次數,一個月內邂逅的回合之多,兩人不禁莞爾一笑。在電梯裡、他用生硬且極不標準的中文問我、「妳會算帳嗎?」


……?ㄙㄨㄢˋㄓㄤˋ?他現在說的是中文「算帳」這兩個字嗎?我是挺會跟我老公,我家老頭「算帳」的啊,他現在是在問什麼呢?我聽得滿臉問號。


我想了一下說,「如果是彌生出貨跟會計系統的話,都會。」


萬萬沒想到,這是工作的offer,我就從六樓坐到一樓的電梯裡,完成了面試,得到了一份工作。當時1歲的兒子洋平,我抱在手上,還是摩訶不可思議的小小見證人。


眾所皆知的,我到了北齊診所當起了財務、後來還肩起了事務的工作。


這個全部是日本女人的職場,帶給我許多打擊與痛苦的記憶。


但我到現在,還站在這裡。


我永遠記得,老院長死前拍我的肩膀,堅定肯定的眼神,「杉山!你做得到的!」


就這麼三言兩語,我敘述完了十幾年來的職場生活與變化。


如果,當年那位日本主管沒有走,如果,當年我沒有離開那一個職場,我現在是不是已經是那個領域的,人中龍鳳個中翹楚了呢?


如果,老院長病逝的時候,我沒有在現在的職場堅持,選擇離職,那現在的我,又會是在做什麼呢?


堅持與放棄,人生的各種抉擇成就了現在的自己。其實關於各種人生的答案,最想知道的是我自己。


然而我只能在未知中,時而選擇堅持,時而選擇放棄,不斷地走下去。


你問我,有沒有懊悔與不干?我只能說,過往的經歷,不論是好的歷練、壞的磨練,在自己走過來的當下,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在心中變化成一股力量,支持自己能在未來的日子裡堅強無畏地向前。


所以,基本上,我是心存「感謝」的。感謝前日本主管以身作則告訴我責任這件事,感謝老院長教我信任與忍耐這件事。那前台灣主管呢?他雖然有時是負面教材,但他的存在也讓我知道人生打哈哈,有時不要太認真了,這也是生存之道、


就算是逆境菩薩、也是渡我者。


歡迎大家光臨我的職場,我的北齊診所。在日本的某一個窮鄉僻野,也許你會見到某位個子小小,在櫃檯大聲喊結帳的台灣女子,不要懷疑,那個人就是我。


和我打聲招呼吧,愉快地用中文和我聊天。我會慢慢地告訴你、關於、我的北齊診所。

(完)

我的北齊診所待續……


2020.12.24發表於探路客

2021.1 發表於yahoo論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的北齊診所 順子

【徵文活動】職場定心丸,救救社畜的靈丹妙藥!

7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