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在看不見摸不著之間、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網路方程式

發布於
網路世界和現實社會只是一線之隔、就是另外一個空間。一樣充滿愛恨情仇。溫暖與陽光、悲傷與欺騙。這是一個比現實世界更考驗人類智慧的地方。


網路世界、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有人把假的事情、故意報導得好像真的。有人把真的事情、故意弄得好像假的。

真的事情、有人以為是假的。假的事情、有人覺得是真的。

真假參半的事情、有人置疑。模擬兩可的事情、有人信以為真。

真真假假、自在人心。再三考驗著人類的智慧。

手心與手背、一線之隔。

因為是網路、所以更容易交心。有許多人在網路上找到知心好友。

因為是網路、所以更容易誤闖、也有人在網路上嚐到苦果。

我想、

百分百真實的、

只有

心裡沒有說出的話、

對自己說的話(你也可以把網路看成另一個自己)

對心裡容許的人說的話。

是真的。

〜〜〜〜〜〜〜〜〜〜〜〜〜〜〜〜〜〜〜

十年前、我透過一個日本友人的介紹、認識了一個同樣說中國話的大姐。

她有個8歲的女兒。我們有一句沒一句天南地北的聊著、竟也成了朋友。後來我生寶寶、她還帶著尿布禮物來探望。

她第二次帶尿布來、那也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

她說、她趕著帶女兒去買任天堂遊戲機、因為只要買了遊戲機、她女兒就答應和她去群馬。

「去群馬?去群馬幹嘛?」我不經意的問著。

她說、「我離婚了、在群馬有個日本人、人挺好兒地、我明天帶女兒去找他。」

蛤?她什麼時候離婚了?我怎麼都不知道啊?!前幾次見面時、還在那裏說什麼一個月幾次的事情、這人性跟愛是分開的嗎?

「妳、、妳確定?在哪裏認識的群馬的人啊?」我真的難掩驚訝。當然擔心也有。

「在網路認識的、見過一次、還挺投緣兒地…」她喜滋滋的說著。

我聽得一愣一愣的、一頭霧水。

她現在的意思是說、她離婚了、明天要帶8歲的女兒到群馬去找一個在網路上認識的、只見過一次的男人?!

對我這頭腦硬梆梆、思想是昭和時代的人來說、真是摩訶不可思議!

我是不想潑人冷水、表面故作鎮定。但心裡已經像鞭炮一樣霹靂啪啦炸個不停!

我擔心甚於歡喜啊…

「那人可靠嗎?幾歲?做什麼的啊?他知道妳有小孩嗎?妳見過他家人嗎?妳要怎麼去啊?那妳東西呢?……。」我開始劈裡啪啦問個不停。

也許是操著同樣母語的關係、我嘗試想要勸退她。

她顯然喜悅與期待寫滿了她的雙眼。

「唉呀、妳放心!那人挺好兒地、女兒的東西房間學校都準備好了……。」她很開心地說著對方為她準備的一切。

既然這樣的話⋯⋯。

我目送著她離去的背影、她彷彿要走上第二人生的美好道路一樣、喜上眉梢地、背後都閃著光。

她牽著她滿腦子都是任天堂遊戲機的女兒、消失在大樓的長廊。

十年前、我還是折疊手機的時代。我沒有她的line。只有後來她傳來mail、說她和群馬的新男人生了寶寶、一張她抱著寶寶微笑的照片。

後來大家都換了新手機、輾轉就完全沒有聯絡了。

她的這段網路奇緣、人生的一把豪賭、最後怎麼樣了、我不得而知。

我只知道、在這真真假假光怪流離的世界裡、真心換絕情的也不少。

網路世界和現實社會只是一線之隔、就是另外一個空間。一樣充滿愛恨情仇。溫暖與陽光、悲傷與欺騙。

這是一個比現實世界更考驗人類智慧的地方。

網路世界、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不管是真的、是假的。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打算用什麼態度、去看待眼前這些事情。

所有的答案其實在我們上網以前、都在我們心裏了。

在我心裏 、

只有

心裡沒有說出的話、

對自己說的話(你也可以把網路看成另一個自己)、

對心裡容許的人說的話、

是・真・的。

我在這裡常常對著自己說話、也有許多心裡容許的人。

彼此分享著生活的點滴、育兒的心得、不同業種、年齡的交流。豐富且有趣。

親愛的〜

你常常在這裡對著自己說話嗎?

我、是你心裡容許的人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