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jiYan

Founder of Dimension/Mask Network (mask.io); Entrepreneur; Engineer; Journalist.

违法加班,NO MORE!

發布於

转载留存;

作者:鬼柒(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40858716/


反超长违法加班制度

此事起于IT行业,但不仅限于IT行业,之所以在2019年4月初时引发舆论关注(九九⑥IC优),只是恰巧科技行业的劳动者们更容易做一些网络上的宣传而已。


其中有熟悉法律的网友热心建议,向各个IT行业较密集的城市的人社局申请信息公开,毕竟企业劳动监管是归他们管的,任何公民都有权利去问一下,“到底监管情况如何”,“为何这些企业依旧这样肆无忌惮的违法加班”


我入行做IT开发,至今也有十年,也经历过早期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敢问,just do it,别说九点下班,凌晨0点下班的情况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有朋友一针见血地说过,工作是为了更好地生活。如今,看到那些与曾经的我一样,备受身心折磨的人,岂能无动于衷?如果若干年后,我亲人朋友的小孩子们长大了,然后就要进入这样一个用工环境的话,如何不心痛?就算退一万步,我过阵子去找新工作,如果还是找到以加班为荣的公司,我又该如何自处?


所以我决定做点事情

从5月份开始给杭州,南京,深圳,成都,苏州的人社局们分别寄出了信息公开的申请,具体申请内容如下:


1、2018年广州市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对用人单位及其劳动场所日常巡视检查的年度计划
2、2019年广州市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对用人单位及其劳动场所日常巡视检查的年度计划
3、广州市设立的举报、投诉信箱地址,公开举报、投诉电话号码
4、广州市2017年度关于按照劳动保障部有关规定对承办的案件统计表
5、广州市2018年度关于按照劳动保障部有关规定对承办的案件统计表
6、在996.icu爆发的一个月当中,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有哪些具体工作?

此文撰写时间是11月份了,南方秋天的寒意也到了,终于有了一些结果。


成都人社局的行政诉讼案,目前还在沟通阶段,法院方面是相对比较支持我的,所以结果估计较乐观。关于杭州,南京,深圳的行政复议结果已经全部出来了,深圳的复议结果比较遭,主要是由于写的复议申请理由写错了,责任在我,所以最终深圳市ZF复议处维持原答复,既不予公开劳动监察案件统计表。杭州的复议结果最终经过几轮沟通之后人社局把两份统计表(2017的+2018的)邮寄给我。南京ZF复议处较支持我,直接要求人社局重新答复,我于昨日也收到南京人社局较为完整的答复,也包括了两份统计表。至此,第一轮信息公开的诉求经过半年左右的写文件,寄资料,收文件,电话沟通等折腾,已经有了一些结果,近期我会整理一下,考虑一下是发到哪里比较好。统计表大致内容是案件类型+案件数量,比如总投诉数量,或者关于工作时长的投诉数量,尚需配合一些其他资料一起研究才有意义。不过信息公开的申请过程中,人社局以及各方面的领导都有所重视,相当于一次非常直接地、通过公函的形式与几个IT行业较密集的城市当地ZF沟通,后续还是比较乐观地感觉会有所改善企业的加班情况。

通过表中的数据,其中杭州2018年的监察支队接到的劳动者投诉数只有205件,南京的立案总数有4000+, 横向对比了一下成都市的劳动仲裁案件总数是14000+

此图来源于杭州劳动仲裁委公开




其他详细数据见文末附件,由此可以见到一个情况,普遍的直接向当地监察大队直接投诉的情况居然比劳动仲裁还要少很多(14000+ 比 205),这个事情的原因初步有三种猜想:


1,劳动者只有在受到很大损失时才会付诸行动,而劳动仲裁通常能够比较细致的索赔,当然也会影响继续在该公司就职的可能性。


2,相比于向监察队投诉,劳动仲裁的普法宣传是更好的,毕竟这里面存在律所的商业模式,所以宣传方面会比投诉渠道更好,当然还有部分原因是各地人社局的投诉热线在官网上太难找了。


3,向监察队投诉需要实名,这就导致部分劳动者没法100%信任保密程度。


综上所述,跟一些其他的网友碰撞观点之后突然有了一个理论上颇为可行的方案:


互助式举报

有相同诉求的劳动者加入到一个聊天频道上,然后两两互助,相互交付所在公司的违法事实,然后相互举报对方公司违法加班。这样就能够较安心的向监察队投诉了,就算身份泄露给公司,对举报人而言也是危害极小的。详细的说明与聊天频道已经建立好了。=》互助式举报说明细项


信息公开的内容都是可以向社会公开的,各地人社局都是要求我提交身份资料的,所以ZF部门都知道我是谁,大家可以通过这些资料做分析,但是不要曲解这些资料的含义。在信息公开申请的过程中,虽然时间跨度比较长,但是与我沟通的各地工作人员都是比较和善的,而且也听闻很多部门的领导都比较重视。


诚恳的建议

虽然目前社会上有一些热心的人愿意付出自己的时间与精力来帮助我们,但是如果你本身已经是违法加班的受害者,那就努力地、拼尽全力地去改变。而不是坐在电脑前、手机前唉声叹气,这世上确实有些事情很难很难,但不要沮丧,只要还有明天,今天就是起跑线。


有些环境缺陷,并不会随着时间而消散,如果你也不动,我也不动,等中国移动么?


此致


问题收集与答复

可能有些朋友会有一些疑问诸如:


Q:为什么要找监管部门,而不是找企业?


A:因为每个企业自身都有生存需求,如果我们只去改善部分企业,而不整体的改善用工环境的话,那么这部分被改善的企业有可能反而被淘汰,劣币驱逐良币。


Q:加班是个人奋斗的自愿,与卿何干?


A:如果所谓“奋斗者”们愿意继续自残健康换取利益,我不阻止你们,请便。我只是希望能帮到那些不愿意的人而已。


Q:目前经济形势严峻,你们反加班是不是拖了祖国后腿?


A:真正的富强是人民能够幸福,如今这种涸泽而渔的做法是没有未来的,也是不得人心的,反对违法加班才是长治久安的良方,同时也是坚决地拥护法治社会。


Q:程序员那么高工资,加多点班怎么了?


A:首先高工资是因为他们产出的东西值这个价,其次如今的违法加班多数情况下是没有计算加班费的,是一种弹性成本,或者说是用一些诸如以后的升职机会,老板的倚重之类的空口支票来变相压榨员工,正因为弹性,就导致付出与收入不对等,另外我们说的情况是违法加班,它本身就是违法了,不容争辩,除非反对者们去修法吧。最后,此次事件虽然始于程序员,但是惠及全行业,所以重点并不是某个职业,而是这种工作制度本身有问题,不论哪个职业如果遇到这种不人道的工作,我们都应谴责,都应努力去改善。而我们建立的所有方法与方案,都是针对全行业。绝不会只是解决程序员的问题。


附件:


五市信息公开答复


成都市答复1

成都市答复2


南京市答复1

南京市答复2


深圳市答复1

深圳市答复2

深圳市答复3

深圳市答复4


苏州市答复1

苏州市答复2


杭州市答复(度盘)


行政复议寄出证明


杭州复议书P1.jpg

杭州复议书P2.jpg

杭州邮寄单.jpg

深圳复议书P1.jpg

深圳复议书P2.jpg

深圳邮寄单.jpg

南京复议书P1.jpg

南京复议书P2.jpg

南京邮寄单.jpg


行政复议结果:


南京信息公开重新答复


南京2017年劳动监察案件统计表


南京2018年劳动监察案件统计表


杭州2017年劳动监察案件统计表(原件较模糊,放大可看到部分内容)


杭州2018年劳动监察案件统计表


PS:请随意转发,此文章默认授予所有人版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The Free Software Movement And The New Form Of Labor

创业者心态不再,996 余波难平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