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遺民

普通的一个支人 推特:https://twitter.com/Sinocentrition

张展的殉道挽救不了垬族人

中共国从来都不缺义人,近几年义人一个个倒下,从709律师,到张盼成、董瑶琼、再到近期的常玮平,陈秋实、方斌、何方美。。。现在还在失踪的状态。 我们这个民族从来不缺义人,不缺勇于殉道,坚持信仰的人。

但是他们的牺牲又能唤起多少民众呢,所谓醒来的人缺乏义务伦理,一味的追求个人的自由,一心想当外国人,将精致利己发扬到了极致;大多数人还在睡着,被喂了太多致幻剂,党把真理部的客户端安装到了每一个个体大脑,所以无论再多的义人殉道,也唤醒不了这个民族。

疫情以来,最初被掩盖至少50天,被训诫的八名医生,网络被下架的视频,被删掉的求救贴,中途改少的数据......所有正常的集体记忆一个个被删除掉,在党安装得真理部客户端的作用下,书写了另一套集体记忆,通过一个whataboutism比对出体制的自信,歌颂党国的强大,仿佛经历过的种种苦难与恐惧都成了不齿的糗事。没有反思,没有愤怒,没有悲痛,所有试图唤醒记忆、记录记忆的人都会被去中心化的真理部扣上为外国敌对势力递刀的帽子,被失踪、被判刑。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当中论述了,心甘为奴,放弃自由的人理智都出了毛病,一国人都放弃自由,那么一个国家的人都生病了。这样一个阉割掉自由的奴隶社会只有一个荒唐的条约,就是:“一切义务全由国民承担,而一切好处则由统治者去享有

所以我们就看到了,印尼人、帕劳人天天吃蝙蝠,却吃不出病毒来,爱吃野味的广东人也吃不出病毒,没有吃野味传统的全中国唯一一个P4实验室所在地的武汉人,就吃出了病毒来。

所以我们看到了,人 我们死,功劳,他们去收,武汉殡仪馆被估算一周安排去领骨灰的家属大概有5万人,然而武汉一年的总共的死亡人数也不过4.79万人,中共官方给出全国新冠死亡人数仅为4632人,又有多少人就算死了,也算不上一个数字,陈秋实、方斌镜头里,还没有做核酸检测就去世的人们,都不算新冠的死亡人数,一场疫情,又产生了多少无辜的冤魂。

没有人关心死了多少人,没有人关心疫情的源头,没有追责、没有愤怒、没有公义,一场因为掩盖疫情让病毒肆虐全球的灾难,给垬族人留下的仅仅是党的伟光正与英明神武的抗疫功绩,还有幸存者对于生存下来的感叹,仅此而已。被编户齐民的垬族人,被散沙化的最后,如果不幸被铁拳砸到,被收割了,立马开启“我命贵”模式,平时只是在岁月静好与歌颂党伟光正的跪舔模式中切换,为下一次灾难做着牺牲的准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