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遺民

普通的一个支人 推特:https://twitter.com/Sinocentrition

为什么粗制滥造的中国解体论会有市场?

發布於

先来说说墙外市面上比较流行的中国解体论:以斯宾格勒与拉铁摩尔为内核的姨学(刘仲敬),将中国文明代入一个文明周期的公式,试图证明华夏文明一直处在被内亚文明所压制的状态,把德行投射到武力层面,解读成自保的能力,从而证明华夏文明一直处在费拉状态。从中国历史里刻意挑拣出分裂的历史,来论证处在文明末期的费拉社会,必然被更强大的文明瓜分,容易被征服,或者因为费拉社会产生了不了秩序,而出现混乱无序的张献忠一样的屠杀事件,就是所谓的大洪水。刘仲敬把自己解读成一个观察者,他认为大洪水一定会出现,所以就应该趋利避害,在大洪水冲击过的废墟之上,发明民族,然后希望洪水过后的割据军阀们能够采纳。但是令人觉得荒唐的是,他自己都承认他的诸夏论实际是个小概率事件。但是墙外网络上追捧姨学的姨粉,多半不是因为刘仲敬对于华夏文明的描述,而只是停留在一种向墙内的粉红、五毛、自干五费拉嘲讽的情绪宣泄上。那些姨粉多半也不会在乎姨学里诸夏民族的界限是否分明,华夏属于费拉文明的论据是否站得住脚,只是把姨学当成了一个可以用来嘲讽墙内无德、无脑、无畏、无知的爱国(党)主义信奉者的一个情绪宣泄的渠道罢了。所以姨粉无论怎么嘲讽蛆块链们,依然是处在另外一种费拉的状态,掉入了刘仲敬给他们挖的陷阱中,自己沦为中共奴隶制的外围奴隶,也是存在在中共国奴隶系统中的一环。

外网除了姨学以外,我还遇到过利用“血统不纯”来解体汉民族的,利用不存在社会契约的授权,来论证中国古代不存在民族,只存在统治者的奴隶。利用黄帝属于“阿尔泰系游牧民的身份”来从根源上否认”炎黄子孙“概念的。还有的人质疑,梁启超”中华民族“是政治上发明的民族,来否认近代以来中国的国族概念。用证明古代历代汉人帝王的血统部分来自胡人,来解构汉族历代朝代,从而解构汉民族的,如李世民带有胡人血统等,来把唐朝归类为阿尔泰系游牧文明的。还有拿拉铁摩尔的内亚中心论,把中原王朝解读成游牧文明铁蹄下的被征服者,来解读出汉人的民族符号只是游牧民族的奴隶民的概念。 当然这些姨学以外,汉族(华夏)政权解体论,都没有姨学成体系,也更好驳斥,甚至把一些词汇的定义弄清楚,这些看似有道理的解体论就不攻自破了。

首先,我认为姨学对于华夏文明属于费拉文明的描述,符合斯宾格勒的文明周期公式,特别是以大洪水以及分裂来作为文明周期的终点,并不认同。虽然我也认可,中共国人的社会在社会主义改造下被高度费拉化,但是把时间线延长,华夏本土文明与内亚游牧文明的每一次交锋,甚至是两个文明间的政权更迭期间所发生的历史事件,都能证明华夏本土文明并非费拉。几次大洪水的推动因,也并不是华夏文明的费拉所致,而是内亚游牧民族的血洗文化在被征服者上作用的结果。

我来把每一次中国历史上胡汉文明之间的政权交替,都拿来研究。五胡乱华、蒙古灭宋、明朝建立、满清入关、民国建立,举出反例来证明,华夏文明属于费拉文明的论点并不成立。

王可伟油画作品《国殇》

首先来看五胡乱华,是西晋在八王之乱的乱局之下,丧失了中国北方领土的控制权,匈奴、鲜卑、羯、氐、羌等周边的少数民族南下在中国的北方所建立了十六国,在这期间胡人对汉人的屠杀,并没有像阿姨所描述的那样,汉人社会成了费拉的状态,变成任人宰割的羔羊,而是产生了冉闵的军队,并且颁布了《杀胡令》,直接导致了,羯氐羌被大量的屠杀,乃至灭族,匈奴也销声匿迹,只有鲜卑选择全盘汉化,最终建立了北魏,成功的统一了北方。所以当时北方汉人在失掉政权后,仍然有能力组织去进攻,并非刘仲敬所描述的汉人社会是费拉状态。而且鲜卑人用主动汉化的方式,也能看出汉人实际并不是费拉的状态。如果汉人只是费拉的奴隶民,鲜卑人又何必用奴隶民的文化,来自行文化变革呢?

蒙古灭宋,宋朝的抵抗是在蒙古在世界扩张中,被征服的国家中,抵抗最猛烈的也是耗时最长的,从中亚的花剌子模、再到西亚的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以及高加索地区的钦察各部等等用了仅仅4年,再到东欧平原的基辅公国、波兰王国与神圣罗马帝国、保加利亚第二帝国、匈牙利王国等中欧及东欧各国,用了6年时间。第三次西征,征服了两河流域的阿拔斯王朝、叙利亚的阿尤布王朝,用了4年时间。蒙古三次西征征服的亚欧大陆上的各个国家,多达40多个,总的战争用时加起来也不过10年。

然而在征讨南宋的时候的战争时间用了22年,这是所有蒙古西征时征服的国家时间数相加之和还要多。而且蒙哥,这个蒙古帝国的大汗最有望的继承者,也是在征宋时的钓鱼城战役中,被宋军的箭楼给射死的。这也是蒙古帝国扩张以来,在战场上被杀死的最高的指挥官。由此也能看出当时宋朝军民抗战的英勇,也出来了类似陆秀夫、张世杰、文天祥等极高气节的汉儒士绅,自发的抵抗蒙古入侵,包括最后的崖山海战,也是可以看出南宋从上至下的气节与不屈。这和费拉都是极大的不相符的。

明朝的建立之初,在1351年的时候韩山童、刘福通就开始起兵反元,在同年刘福通的成功了占领了豫南地区,随之点燃了汉人农民起义的烽火,如徐寿辉在溪水所建立的天完政权,芝麻李在徐州起义建立割据势力,郭子兴起义军攻占了凤阳等等,当时汉人反元的情绪高涨,武装势力也与雨后春笋般在各地开花,直至1368年朱元璋建立明朝,之间经历了农名起义势力间的吞并,统一了南方,以及朱元璋北伐元朝的战争。然而到了1378年,俄罗斯人德米特里才第一次开始反抗蒙古人,这已经距离明朝建立10年后的事了,到1480年俄罗斯人才彻底击败蒙古人,获得了独立。这已经是明朝汉人复国一个世纪之后的事了。元末各地的汉人自发的武装起义,也是彰显汉人社会拥有组织能力,以及武德、族群认同所产生的诉求的特点,汉人的起义的时间与激烈程度,在蒙古帝国的四个汗国之中,是最彻底且时间较早的。这也可以得出当时汉人社会武德高涨,并不费拉的结论。

元末各地的汉人起义军

满清入关,汉人社会抵抗的激烈,是从南方士绅普遍抵制剃发令的态度,以及南明与清军的对峙可以看出的。虽然,建立大西政权的张献忠,实际上是完成了刘仲敬口中的大洪水,但是我认为很可能满州人是在为自己的所造成的人口屠杀,编造了一个事实,因为满州人在南方屠杀的事实已成为史学界的共识,如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江阴屠杀等等,当地军民自发的抗清行动,所招致的清军的血腥屠杀,也很有可能在四川上演,因为张献忠作为一个弱势的割据抗清的政权,并没有动机屠杀自己治下的人民,很可能是因为大西政权以及之后的李定国联合南明永历帝成为最后的抗清势力,在被清军攻占后,为了报复因此残忍的屠杀了四川,把那样血腥的屠杀,算在了之前张献忠的头上。所以张献忠屠川的动机并不清晰,反而清军入关后在南方的诸多屠杀,变相得增加了清军是屠川凶手的可能性。但是明末军民抗清的名将、儒臣有:史可法、李定国、张煌言、郑成功等等,都是忠义勇武的,包括之后的永历帝抗元的路线,可以看出自上而下汉人王朝的内核是什么,这也就是在历次汉胡政权交接的时候都能看到,华夏民族的凝聚能力与动员能力,结合忠义及风骨的民族信仰。

民国建立之前晚清时期,在清朝各地兴起的排满色彩的汉人社团,甚至渗透到清朝的新军当中,如在湖广、福建、广东活动的洪门(天地会)、在四川、重庆、湖南活跃的哥老会(袍哥会)、沿着漕运运河发展起来的青帮势力,并称为清朝汉人民间的三大秘密社团。从清末一直到民国,在许多历史事件上一直都能看到这三大社团。在辛亥革命时期,海外的华侨革命党,是颜色革命的筹划者,以及西方宪政思想与华夏民间民族主义资源的整合者,把汉民族的民族独立排满情绪与宪政体制、民权思想相结合,就成了颜色革命。所以革命团体:光复会、兴中会、华兴会、共进会、与文学社和之后的同盟会等等,都是以清末汉族社团背景为底色的颜色革命团体。这些革命团体的成员多半也都是出自那三个清朝社团。从唐才常组织自立军起义(保皇立宪),到陆皓东组织的乙未广州起义、再到惠州起义、潮州黄花岗起义等等的背后,都是民间社团成员所为。不仅是起义,清末的刺杀镇压起义的满清高官的行动也很猖獗,甚至在满清高官中成功的散播了恐怖,有至少50多个满清高官被光复会、兴中会、华兴会等的革命团体所刺杀,当时满清最后的希望,皇室里唯一懂得军事的满洲皇族,宗社党的党魁,爱新觉罗良弼就是被同盟会的彭家珍所刺杀。

同盟会成员彭家珍刺杀宗社党党魁良弼

所以辛亥革命,就是汉民族一场民间社团组织能力、武装能力、民族主义与西方宪政民权思想相结合的颜色革命。辛亥革命的标志,著名的武昌起义,是渗透新军的文学社(为了掩人耳目,所以起了这个名字)倒戈反清,在新军内部起义,投身革命才有了武昌起义的成功。所以辛亥革命的每一场起义、每一个刺杀行动,都是汉民族组织能力、武装能力、政治诉求的彰显。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几乎在华夏土地上每一次胡汉文明之间的政权更替,都能看到汉民族的顽强抵抗与强烈政治诉求的表达。所以汉民族乃至整个华夏文明,并非费拉

刘仲敬口中的大洪水,也并非汉民族费拉的结果,而是内亚血洗文化被游牧民在中原王朝实施的结果。如匈奴王阿提拉,血洗欧洲,被欧洲人称为上帝鞭,所到之处就伴随着杀戮。蒙古部落崛起,先是把同在蒙古草原上的塔塔尔、泰赤乌、蔑儿乞、乃蛮、克烈等部,屠戮殆尽,剩下的少部分吸收成自己的部落,然后开始了蒙古帝国的扩张史。伴随蒙古帝国的扩张,所到之处就伴随着屠杀:把比车轮高的被征服者统统杀死。 他们把杀戮传遍世界,中亚的花剌子模(波斯人+突厥人)、中东的阿拉伯人、东欧的斯拉夫人、西亚的格鲁吉亚人、东亚的中国人都是蒙古人屠杀的受害者。

所以按照姨学对于大洪水的描述,以及对于费拉的定义,只要是没能力保护自己惨遭屠杀的民族都是费拉民族,这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屠杀的推动因,并不是出自被征服者,而是内亚草原的游牧文明的血洗文化。 如果仅仅是因为被征服,被屠杀就说明被屠杀者是费拉民族的话,那姨学所一直推崇的其他内亚武德民族:被蒙古人血洗的类蒙古部落也是费拉民,他们所设定的理想型欧洲民族,被匈奴王阿提拉屠杀,被蒙古人屠杀两次的欧洲民族也是费拉民族,甚至被蒙古所征服的当时在世界上强大的40个帝国都属费拉文明。这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所以历史上的汉民族并不费拉,大洪水也不是汉人费拉的结果,而是内亚游牧文化里自带的血洗文化的作用。

对于姨学以外,中国民族解体论的回应

首先需要明确一下,民族的概念 :谷歌nation(民族)的定义

a large body of people united by common descent, history, culture, or language, inhabiting a particular country or territory.

“一群有着相同血统、历史、文化、语言住在一个特定的地域或者国家的人” 被称之为民族。民族是血统、历史、文化、语言,这几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而不仅仅只是局限在血统的层面。

很明显民族并不是以社会契约,统治者的血统,或者仅仅是以血统为界限的。

如果以这些定义来识别民族的话,那么启蒙运动以前,在社会契约论没有广泛施行的19世纪以前,就没有民族的概念了。这显然是极其荒唐的表述。当今的大多数民族国家,也都是尽可能的早的从历史上论证各自民族国家存在的正当性。法国的高卢人,党意志的日耳曼人、英国的盎格鲁撒克逊+凯尔特人,都是各自民族国家追溯历史后的结果。

至于统治者的血统,则不妨碍民族界限的架构。比如欧洲各国的国王,都是出自一个家族,或者相互联姻,有血统关系,然而并能架构起欧洲一体的民族国家来,也不能抹平高卢人与日耳曼人,盎格鲁撒克逊人与斯拉夫人等等之间的民族界限。

再比如,蒙古帝国所统治的地域,被划分成了四大汗国+元朝。这五个地区的统治者,都必须要是黄金家族的血脉,然而这五个地区民众,却并没有产生一个民族,甚至各地黄金家族血脉的皇室会自行本地化,形成一种外来的黄金家族血统与当地民族主义相结合的政体,来脱离蒙古大汗的统治。甚至会因为本地化的民族冲突,成为各大汗国交战的起因。

中亚各民族间皇室族谱

仅仅把血缘当成民族的唯一衡量标准,因为中原王朝多次被征服,所否定汉民族存在的合理性,来解构汉民族也是极为偏颇的。以血统不纯的观点放之四海的话,可以解构全世界99%的民族,特别是当今以美利坚公民民族为典型的大融合民族,以及(北非黑人+中东白人)所构成的阿拉伯民族,曾经被罗马所征服的希腊民族,被蒙古人统治长达200年的俄罗斯民族,被蒙古人征服的中亚各突厥部落的联盟所形成的哈萨克人、吉尔吉斯人等的民族,整个拉美的西班牙裔与当地土著融合的新兴拉美民族的概念等等,我就不一一赘述了。反而华夏人因为是农耕文明,流动性与人口基数一直都是世界之最,放在世界上对比反而是血统相对最稳定的民族之一。

哈萨克人是由大中小三个玉兹的202个氏族构成

至于中华民族的中国国族主义的解构,实际上与美国的美利坚民族是相对应的。全世界200个民族国家都会在政治层面架构起各自国家的国族概念,然而对于世界普遍的国族主义,要闭口不谈,偏偏要着重解构中国的国族架构。

所以姨学以及墙外所流行的其他中国解体论的学说,并不能自圆其说,逻辑上也不能自洽,甚至他们的论述放在世界上来看,足以解构全世界大多数民族,这么粗制滥造的理论都能网罗一票粉丝,我有个大胆的猜测,墙外的这些中国(华夏民族)解体论的鼓吹者,也属于中共费拉化全球华人世界的一项维稳的环节。在墙内通过社会主义改造,根除华夏墙内民间的组织能力、社团文化,在墙外扶植、故意放出中国(华夏民族)解体论的学者,来把墙外华人世界对于华夏文化的自信心击碎,通过偏见与选择性的失明,来把华夏文化民族解读成费拉,来降低海外华人重走辛亥,自行去除墙内中共制度费拉化,回归华夏原教旨的勇武可能性,最终达到维稳的目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中共一直在操控近现代的历史,来去中国化。

在这提出一个中共族(垬族)的概念,《1984》式统治下的汉民族内核已经被改变。

我的两个中国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